天啦05年就开始喜欢卡卡西老师现在完结了的火影竟然出了带卡CP这是什么美味的梗(๑´ڡ`๑)嗑嗑嗑补了海贼补火影!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七)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六)ABO


明台把明满幸存的小妹寄养到了先前的小麦商户——沈家夫妇的家中,称明公馆里只剩三个糙男人,顾不了年纪太小的女娃子。

寄养费是给够了的,明满也能趁着闲暇时期多去看望。

他的妹妹被父母保护得很好,没有提前分化,所以十多岁了还懵懵懂懂。

好在女娃性子好,和沈家那个暴脾气的女儿倒是相处融洽。


虽然因为集中营的号召事件,明台被omega协会会长李老先生拿拐棍抽了一顿,但老人家深知明台的性格,知道男孩是中了76号的圈套,才不得不当这个恶人。

所以当明台拿着于曼丽拍下的照片找上门时,这个历经世事风霜的老人彻底沉默了。


“如果事...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五)ABO


于曼丽毕竟是个特工,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微型相机所容纳的胶卷是有限的,她也后悔之前拍摄了太多无关紧要的东西,以至于现在只能选择性地拷贝一些重要信息。

五分钟后,于曼丽将所有文件归于原位,将微型相机藏进内衣之中。

她顺着原路折返,却恰巧遇见两个科研人员正要上电梯。女孩转身藏进走廊死角里,本打算等人上去之后再等待机会,却眼见走廊另一头,手持步枪的日本宪兵正往这个方向巡逻。

地下空间本就狭窄,若是日本宪兵从她面前经过,她完全避无可避。


宪兵经过了女孩先前的藏身之处,他有点犹疑地看了看已经空了的电梯井,然而并没有停下脚步。...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五)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四)ABO


明台决定去这个所谓的集中营调查一番,但早处于76号监管之下的他当然没法自己出马。

好在身边的omega特工不止他一人。

于曼丽认真梳洗打扮,惊惶的难民形象被她演绎得特别传神。明台帮她伪造了外乡人的身份背景,还特地去了难民营进行了登记。

“遇到危险随机应变,暴露也没有关系,保命要紧。”

明台强调:

“郭骑云和程锦云分别在A计划和B计划的出口接应你。”


于曼丽一声娇笑,似乎在嘲讽组长的婆妈:

“得了吧,多的是比这危险的行动,不会暴露的。”


其实于曼丽心里清楚,这几年变得婆婆妈妈的人,是她自己。

因为有了牵挂,...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四)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三)ABO


“明台,和吉川一夫先生打个招呼。”

明楼云淡风轻地一句催促,让明台回过了神。他几步进屋,让明满把门关上。


“哥,吉川先生。”男孩冷淡地点点头,换上鞋子就打算离开:“我先进屋了。”


“明小少爷出门忙什么去了?”吉川一夫拿着水杯,一句问话拦下了明台。


明台深深吸了口气,迅速地看了一眼明楼。明楼端着茶杯,把一半脸埋在了杯子里,朝他微不可见地一颔首。于是明台懒洋洋道:

“见笑了,出门买了个零嘴。”


“这么大了还乱吃东西。”明楼也不在乎吉川一夫在场,出声呵斥。


小少爷朝大...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三)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二)ABO


潘桥村的四周是玉米地。这个季节玉米还没成熟,青翠的杆子层层叠叠,把田埂盖得几不可见。

明台和明满就躲在其中,而先前那个在地窖里昏睡的小女孩正趴在明满背后。她没有醒来,但看上去生命体征还算正常。


“为什么要开枪啊?!”明满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我们刚才差点被打成蜂窝!”

“这不是还活着嘛。”

明台笑了笑,抬手擦去额间的汗:“别小看我,我可是很强的。”


发现他们踪迹的是一只步兵分队,人数大概在十二人左右。方才带头的两人已被明台隔空击毙,余下十人正喊着话朝他们的方向逼近。

明台闭上眼睛安静听着脚步声。...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二)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一)ABO


上海城很大,主干道的街区房屋建造得也算密集。戒严封的那都是老百姓的道儿,真正做事的人,是什么都拦不住的。

明台和明满翻过了最后一个屋檐,三两步地落了地。潘桥村离上海有些距离,不能开车的他们决定天亮去城外买两匹马。


“不和大少爷说这事,真的合适吗……”

在明台打算陪他回家寻找亲人的时候,明满就一直表现得有些犹豫。

虽然明台很强大,也很聪明,可他毕竟是一个omega。明家人对他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这要是被日本人或者76号抓住了,结果不是他可以承担得起的。


“告诉大哥?”明台低声嗤笑:

“那他大概会把我俩锁地下室里。...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一)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十)ABO

我这个假期一定要完结它……一定要QwQ


在omega集中营事件发生以后,明台就关掉了面粉厂。随着战线的不断西移,内地的军火和医药更是紧缺。明台不但要应付中统的要求,还得想办法为组织疏通物流线。

家里少了大姐和阿香,终归是少了些生活的气息。再加上每年明公馆的定期修葺因为战争的原因搁置了下来,这栋百年老屋终归是透漏出了一丝颓败。

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明台就教明满读书。男孩先前在学校里已学会了最基本的听读写,明台就带他读历史、读天文物理,读时事政治。他把报纸和杂志装订成册,每天吃过晚饭,明满就和他一起在书房里,一人工作一人读书。正是因为这样,明满打碎了杯...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十)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九)ABO


离开76号总部后,明台匆匆赶往面粉厂。于曼丽说这三个月的生意都不好做,面粉厂很可能亏损得比较严重。

面粉厂有七十多号人要养,其中有一半以上是体弱的omega。他们很珍惜这样一次的工作机会,但同时他们的能力也实在有限,不能带来多大的创收。

面粉厂从明台接手到今天,非常吃力地维持在收支平衡的点上,但按曼丽的说法,这个维持了两年的天平,终快要坍塌了。


明台走进厂房大院时,曼丽正在陪几个职工的孩子们玩沙包。

小孩们学着曼丽一针一线地绣好沙袋,又往里头填充了细细的白沙。沙袋缝得不好,在丢来倒去的过程中,簌簌地往外落沙子,见到明台进来,孩子们...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九)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八)ABO


既然避不开李士群的邀请,明台也不再推辞。通宵未睡,离明楼上班又只剩下两个小时,他就简单洗漱,喷上了自己的综合剂。今天出了太阳,先前落的薄雪便开始融化。树枝灌木开始淅沥沥地朝下滴水,气温极低,冻得小少爷瑟瑟发抖。

汪伪政府的大楼在去年底重新修葺过,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在楼顶高高飘扬。

明台在众人或诧异或好奇的眼光下,跟随明楼进了大楼。明家小公子是个血统纯正的omega——这从去年开始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但他那犯了死罪还肆无忌惮的嚣张性格,早就成了汪伪政府中的传说。

明楼让秘书给明台泡了一大杯热腾腾的咖啡,小少爷便懒洋洋地缩进了沙发里:

“干嘛带我来这...

1 / 23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