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04

【诚台】海垩纪元03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步的?

明台也很无奈,很茫然。

他毕竟不曾遭遇过那么多莫名的不公。

 

从小学开始,无论是家世、修养还是学习能力,明台都是老师的宝贝。他正直善良,乐于助人,所以风评好,朋友也多。

在参军之前,明台从未想象过会有人的恶意来得如此肆无忌惮又毫无逻辑。如果这些人的行为只是出自于对政界和明家的偏见,明台就绝不可能认输。

 

虽然坚定了意志,可是绕宿舍楼五十圈的跑步法简直要了明台的命。

饶是明台曾经自训过马拉松,也没办法在强体力消耗后的双倍重力星球上完成这次训练。

但明台没有妥协。

他甚至不曾停下脚步,实在动弹不得了,他就扶着宿舍墙壁往前走,待到一口劲缓了回来,就提气继续。绕五十圈的路程,明台跑到天色微亮,终于完成了。

待他举目四望时,发现整栋宿舍外围只有他孤独一人,洛斯基下士早不见了踪影。

 

虽然这代表明台的努力根本无人在乎,但男孩丝毫不介意。他完成了任务,心满意足。

白天的训练就要开始,明台却实在无力再爬上三十层楼去洗漱。他只能默默坐在原地,等着一尾星的天明。

Q星系的恒星比太阳大得多,也很年轻,散发出来的温度几乎能烤熟皮肤。恒星被命名为宙斯,在晃出地平线的那瞬间几乎照瞎了明台的眼睛。

男孩眼泪都出来了,只能重重躺倒于地,用手背遮住眼睛,半分钟之后,他睡着了。

 

“我就说,这小孩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在明台陷入昏睡后的几分钟内,一楼的军官宿舍钻出两个身影,一人是明台的教官下士洛斯基,另一位开口说话的,则是曾在飞船驾驶舱里击打丧尸的上尉:

“以明楼那种性格,不可能培养出个纨绔子弟。你要注意点,出出气可以,别把人给整死了。”

 

洛斯基没有应声,身边人虽然用着平易近人的语气,但军衔却整整高了他好几级。


“将军是不是回来了?”

最后,洛斯基转移了话题。

 

“是啊,正离开主星往这里来,晚上大约能到吧。”

上尉点燃一支烟,非常仔细地吸了一大口:

“如果研究结果坐实了,那就真的是世界末日了。”

 

新兵报到的第二天,明台以为自己肯定会晕倒在训练场上。但这一天除了动员讲话和迎新晚会外,并没有其他的训练安排。明台在迎新晚会上频频瞌睡,最后拼着仅剩的体力爬回三十楼,洗漱时还撞了一下脑袋。

来到一尾星的第二个夜晚,是明台近五六年来睡得最沉的一次。几乎还没挨上枕头就陷入了几近昏迷的睡眠中。

 

第三天明台起了一大早。

新生的日程安排还算合理,在到达一尾星一个星期内,他们要完成简单的体能测试和文化测试,然后按照各自水平进行分班。而今天要进行的就是文化测试。

文化测试一直是明台的强项。作为标准学霸的他,已经自学完成大二物理和量子生物学,文史哲类也不在话下,他还在学习人类古老的语言,试图借阅古老的纸质书籍。

所以在考试的时候,明台下笔如有神。他在二十分钟内就交了客观题的答卷,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洋洋洒洒写了上千字关于蛹病毒的论述。

考试结束铃响起时,明台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这是他这三天来最惬意的一刻,终于有件顺心事了。

 

出了考场后的时间是自由的,明台绕了一圈球场,发现有几个新兵在打球。

为首的新兵是个白人,看上去孔武有力,一身肌肉——这是黄种人和白种人的审美差异,像明镜对明台从小的要求只有好好读书,认真做人,身体保证健康就行,满身腱子肉?行行好算了吧。

但是白人不一样,男性的成功标志,首先要有一个好块头。

 

明台在旁边认真看了一会儿,为首的那个大块头似乎发现了他,中场休息时,白人朝他走了过来:

“要加入我们吗?”

那男孩问,带着一尾星本地的口音,听上去就是这个星球的人。

 

明台抬头仰望大块头,没有应话。

他本能地觉得有丝危险——在刚才的抢球上篮过程中,这魁梧的汉子明显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动作很急,颇具攻击性。

 

“查尔斯·库尔德。”那大块头自我介绍,但他没有伸手。

“明台。”

明台说。

 

库尔德回头朝他的小伙伴若有示意地笑了笑,嚼着口香糖把球丢给了明台。

3V3的半场赛,加了明台正好六个人。

 

但开场三分钟后,明台明显感到了孤立,和他一个小组的男孩,没人愿意传球给他。

所有人像约好地一样忽视了明台——他虽然在场上,但恍若空气。

明台并不意外。他同意加入比赛,倒不是来交朋友的。

 

在明台半路截球成功后,一连避开了两人的围追堵截。试图起跳投球的那刹,库尔德一个闪身挡在他面前。

这白人男孩就像一堵墙,完完全全地把明台遮盖了起来。

明台早知会有这么一出。一个假动作,男孩转身带球避过了大块头,弯膝起跳,猛地把球灌进了篮筐。

 

——虽然明镜从不要求他锻炼,但明楼从明台五岁的时候就带着他练习篮球了。

 

新兵队伍没有女性,也没人给明台叫好,但是明台不介意。

围观的人倒是挺多,但噤若寒蝉,仿佛呼吸稍微大点声,都会被明台注意到。

明台明显不打算与他们做任何意义上的沟通。他挑衅一般地将篮球狠狠往地上一砸,转身留给场上和围观人员一个潇洒的背影。

 

但是明台没有潇洒多久。

半个小时后,因为打球汗湿的T恤在空调房里冰得男孩透心凉。

 

“我没有作弊。”他气得有些头晕目眩,面前的文化课教导员面色严肃,他把明台的客观题答卷甩在了桌上。


“用时二十分钟,选项全部正确,你是要告诉我,明台先生,你是个天才吗?”

 

我是。

明台很想这么回答,或者他可以把军部的题卷难度狠狠嘲笑一番,但他明白这对自己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

“考场外监控显示,你在考试前拨打了两个电话。”

教导员轻声试探:“告诉我那是拨给谁的电话?”

 

“我大姐。”明台说:“她在主星,和我们这里有时差。第一次电话没有打通,所以我打了第二个。”

教导员马上拨了个校内专线,看上去是要让人去查明台的通话记录。

 

十五分钟的干等后,教导员的电话被拨了回来,明台看着他老人家的面色越来越严肃,知道大事不好。

这个年头,手机的通讯记录被篡改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任何一个对通讯有点研究的士兵,都能完美地改掉一台不加密手机的通话记录。

但是明台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针对到这种程度。

 

“记录显示,你有个电话是打给二年级兵梁仲春的,通话时间两分钟,说明电话接通了。”

教导员说:

“你为什么要打电话给那个人?”

 

“什么?”明台震惊了。

谁是梁仲春?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号人物,更甭提打电话了。

 

然而没有等明台解释,教导员拨通了舍管的链接视频:

“让二年级生梁仲春马上到教导室来!”他说。

 

 

明台第一次见到梁仲春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非常尴尬。

那男子也是华裔,有些獐头鼠目。人倒是长得不丑,但是气质在明台看来过于猥琐,并非善类。

梁仲春虽然是二年级兵,但是看上去比明台大了不止五六七岁。

这是难免的,军队福利好,有很多在社会上混不下去的人试图到军队里寻求一官半职,但他们吃着军饷,却也没有大的建树,梁仲春看来就是一个典型。

 

明台刚想说我不认识他,就被梁仲春狠狠地踩了一下脚。

明台闭上眼睛。

他们坐在教导员的对面,有桌子格挡,所以那个小动作教导员并没有发现,但这不代表那一下梁仲春没使劲。

 

“你们为什么会认识,是什么关系?”教导员问。

 

“我是他学长,”梁仲春说:

“他说他考试有点紧张,我就在电话里安慰了他一下。我们很早就认识了,是不是呀,明台。”

 

明台想动手揍人。

但鉴于如果没有外人在场,梁仲春都快给他跪下了的眼神,明台还是抱着“看看他要做什么”的心态保持了缄默。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劣迹斑斑啊,梁仲春。”

教导员指着梁仲春的鼻子:

“上回在一年级生里兜售酒精饮料的是不是你?大麻那事儿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你也是被怀疑对象,怎么样,现在还打算发展下线啊?”

 

“哪能呢,辅导员。”梁仲春嘿嘿地笑:

“我再怎么不靠谱,那也不敢找明公子做下线啊。”

 

明台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教导员看着明台和梁仲春,明显对他们更加怀疑了。

 

“如果您不信我,”

明台开了口,他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已经非常不耐烦:

“您可以随时给我重新测验,也可以看看我的毕业考试成绩。我可以用各种数据说服您。”

 

看着明台的眼睛,他的辅导员终于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还会再调查,明台你做好重新测验的准备。还有,别和梁仲春混在一起。”

 

“辅导员,您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不是……”

梁仲春还想接话,明台一个立正朝辅导员敬了礼,转身走出了辅导室。

 

梁仲春在五分钟之后走出了办公室,他低头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却被人狠狠地一把抓住领口推到了墙上。

 

“喂喂喂!”梁仲春看清来人,才抑制住了求救声:

“明小少爷,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聊聊。”

 

“聊什么?”明台语气冰冷,他已经收起了贵公子的良好风度,像一只易怒的小兽:

“聊你为什么篡改我的通话记录?”

 

“你知道,我们这种人是要生存的嘛。”梁仲春说:

“全部新生就你还用老爷机,而且不加密,你是不是在明家被虐……哎哎哎我说我说,我这也是下下策,我篡改的是内线通话,这样能证明,我昨天和你通话的那个时候,是待在一尾星的。”

 

“为什么?”明台阴着脸。

 

梁仲春虽然是二年级生,但是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扛不过明台的动作:

“我在卖那个……哎,就是在卖兴奋剂!但是军队禁这玩意儿的,昨天我请病假去主星运货了,但是上头在查我,我就想找个理由证明我没出这个星球。”

 

“好的,我这就告发你。”

明台转身要回教导员室,却被梁仲春一把拉住了。

 

“何必呢?你在这破地方呆久了,你就会发现这是个多么枯燥无味的星球。除了训练,出战,图书馆和放映室外,没有一点点的娱乐设施。士兵不是人啊?没需求的啊?”

梁仲春试图说服明台:
“我这也是帮大伙儿的忙,不然军队里,都是男性荷尔蒙,很容易出事的。我和你说,学生宿舍那栋楼,私下找我想办法的人多着去了。你帮我这个忙,我带你去成人的世界乐一乐,怎么样?”

 

明台冷冷地看着梁仲春。

但少年明显对这个提议有些心动。

在明家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乖孩子,从未涉足过酒吧夜店。明楼和明镜给他的正统教育,也绝对禁止幺弟交往像梁仲春这样的朋友。

 

如今,好奇心胜过了一切。



【诚台】海垩纪元05

评论 ( 32 )
热度 ( 16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