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07

【诚台】海垩纪元06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虽然明台上报了库尔德寻衅这件事,但调查结果如石沉大海,完全没有回应。

根据程锦云的说法,库尔德的爷爷是退役老将,在军队里颇有名望。虽然库尔德是个混世魔王,但明台除了丢了个反重力安全器外并没有受到实际伤害,再加上他的特殊身份,辅导员可能根本没和委员会汇报这件事。

“你不也破坏了弱电铁丝网?”

程锦云嗤之以鼻:

“还有脸告状。”

明台被他挤兑到墙角了,只能讪讪作罢。军队里都是年轻男孩子,荷尔蒙旺盛,互相看不顺眼拳脚相加那是正常的,对辅导员来说,不闹出终身残疾都是小事。

在体能测试结束以后,明台,威尔逊和程锦云的关系就变得有点微妙。毕竟正式军队就是三人成一小组进行任务,在他们进来时,已经有很多新兵根据以往的交情拉了组。

明台被孤立是有目共睹的。程锦云性格乖僻,不爱与人搭讪,而威尔逊比较愚钝,而且是维曼星人。那个星球早年用来建造监狱,关押罪犯,以至于后来从那星球出来的人多少都会遭到歧视。

正是因为各种各样诡异的原因,明台、威尔逊和程锦云越走越近。

新生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明台和程锦云毫无悬念地进了A班,但令他们的意外的是,A班除了库尔德和他那群马仔,甚至还有威尔逊。

威尔逊以最后一名的成绩死死抓住了A班的尾巴。其实以他平时的成绩根本进不了A班,可那次体能测试的攀岩项目,因为和明台共用一个反重力安全系统,他几乎是被明台拎过终点的,比他正常发挥至少快了近半个小时。

事出有因,威尔逊的成绩就没有被取消,所以他非常意外地进了A班。

星际军学院的A班是所谓的精英群体,当今军队里的风云人物,像元帅王天风、上将明诚、上尉郭骑云或于曼丽,还是星际特工W夫人汪曼春,无一不是当届A班出身。

进入A班,意味着更苛刻的要求和更繁重的训练。

A班的开班仪式上,明台被教官的训话吼得头晕目眩。他的文化课是第二名,体能训练是第七名,综合排名第二。程锦云的体能拉了后腿,排到了第四,而库尔德是第一。

三十名新兵学员的A班,三人自成一组,要完成入伍以来最苛刻的测试。

这是A班才需要进行的测试环节。他们将以三人为一组的顺序空降到随机的陌生星球。

军队会提供给他们水、食物和不具有太大杀伤性但足以自保的武器,他们将以小组为单位,在星球上生存一周。

在这一周的过程中,每个小组会分到一块带有军方标志的元素晶石,晶石本身不具备任何意义,但一周后,持有最多晶石的小组将成为军方的重点培养对象。而没有晶石的小组将被淘汰出A班。

小组间可以以任何不造成生命威胁的方式抢夺晶石。欺诈,斗殴,赌博都是手段。如此一来,怎么保护晶石就成了一门学问。

这个时候的明台似乎一下成了抢手货,有不少排名比较末尾的学员向他投来了橄榄枝。但明台打小就是有恩必报之人,他向无人问津的威尔逊提出了邀请后,才发现程锦云已经被人群包围了。

这种测试,体能固然重要,但更需要脑子。程锦云作为文化课的第一名,是最好的队友人选。

明台耸了耸肩,决定再去找个落单的伙伴,却没想到在测试说明会议开始前,程锦云很自然地坐到了他和威尔逊的这一桌。他看着明台先愣怔后傻笑的脸,只回了一句“白痴”。

名次最前的明台作为小组长,发现他的组里虽然带了一个吊车尾威尔逊,但整体实力不见得比其他组来的弱。特别是程锦云的脑袋瓜,根本就是本行走的辞海,颇具杀伤力。

三人一拍即合,成组报名。明台不打算抢水晶,但也不打算被淘汰出A班。程锦云的志向不在当兵,怎么都行;威尔逊作为三十年来唯一进入A班的维曼星人,还沉浸在光宗耀祖的荣誉中,对另外两人几乎言听计从。

“如果我们的最终目的只是保护水晶,”程锦云说:

“建议落地时就迅速赶往终点,因为越落在后头,可能遭遇的陷阱就越多。”

“但可能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明台道。而且程锦云和威尔逊都不是体能高手,他们没可能抢占先机。

“那就绕路。”

程锦云指了指电子地图:“终点一定是厮杀频率最高的地方,而有实力的团队也会在路途中进行‘狩猎’。如果想在试炼结束的时候平安到达,我们就得选择最崎岖的路线。”

“这样就不会遇见其他队伍了吗?”威尔逊将信将疑。

“就算会。”明台补充:“也只有和我们实力差不多的队伍会选择这样的路,实力强的队伍根本用不着绕远。如果实力相近,我们被抢走水晶的危险性就小一些。”

事实证明程锦云和明台是对的。

A班进行测试的塔木星球,在Q星系的边缘地带,因为距离恒星太远,人造大气层过于稀薄,非常考验新兵的体力。

星球上几乎没有树木,都是高耸入云的石林和断崖,因为温度不够,遍布冰川。

飞船降落以后,主考官会在监控室对他们全程进行追踪,以保障新兵的安全,历年来的A班训练没出过太大意外,因为塔木星球最大的哺乳动物也只有啮齿类的塔兔和豚鼠,不存在什么外部危险。唯一能威胁到新兵自身安全的,只有他们自己。

 

A班的学员需要在星球上呆满七天,第七天的时候,飞船会到终点迎接他们。明台小组分到了一把射程只有十五米的电击枪,一把开启罐头用的小刀,一个手电筒,一个应急医药包,三个压缩睡袋和七天的口粮。

如果按照小组人员的测试平均分前后出发,明台小组的平均分正好让他们成为第六组。

一离开聚集点,明台小组立刻躲进石林的阴影中,他们铺开电子地图,规划了起点和终点的位置,一秒钟的时间里,地图为他们铺开了至少四十条可行道路。

“不能完全按照地图来,”程锦云道:“至少要用四条路段进行拼接。”

“夜晚太冷,不能行动。”明台也说,他们只有睡袋具有保暖功能:“算好每天应走的距离,先定安全的休息点。”

“水晶放谁那里?”威尔逊哼哼,却没料到明台和程锦云都把脑袋转向了他。

“不,不是吧?”威尔逊脑门上全是汗。

“如果我们被其他小组发现,受到攻击,”程锦云弯腰画路线图:

“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追逐我和明台,你的存在感太低,应该不会有人关注你。就算注意到了,也绝不会认为我们胆敢把水晶交给你。”

“所以,水晶放在你那里,是最安全的。”明台接口。

威尔逊揣紧了水晶:队友这么诚实真是一件特别烦心的事!

路途一开始并不艰辛,对于明台和程锦云来说,石林只比平日的道路更加崎岖些。他们有充足的水和食粮,一路上还能聊天扯淡,若不是环境灰朦恶劣,气压极低,这次出行倒更像一场远足。

小小的意外发生在第四天的夜晚。

每到休息时间,明台和程锦云就负责布置营地,设电子屏障和安全警戒以保安全,而威尔逊则会找水源打水准备做饭,如果运气好,还能找到随水而生的野菜。

威尔逊的特殊爱好就是植物学,他那个满是不明污渍的军包里随时都藏着一册电子植物图鉴。

“你们猜我在河边看到什么了。”威尔逊跌跌撞撞地走回营地,军用水壶虽然为了提升空间利用而对水分子进行了压缩,但重量是不变的。威尔逊明显有些扛不动:

“豚鼠!一般豚鼠不都只有巴掌大吗?我刚见到的那只至少有锅那么大!”

“那么大只你没逮住?”程锦云嘲笑他:“也不知道昨天是谁抱怨好久没吃到新鲜的肉了。”

“那哪里能逮得住啊!”威尔逊满脸通红,他用手比划着豚鼠的大小:“但别说,你要给我电击枪,我还真能抓到一只!那大小,够我们三个人吃一天了。”

“不过奇怪了。”程锦云用汤勺拂去汤面上的泡沫,然后丢进去一个培根罐头:“豚鼠是惧水的生物,一般来说不会离河太近。”

“每个星球的生物习性都会有差别。”明台双手环膝,他刚铺好睡袋,注意力都放在锅里。

程锦云耸了耸肩。

 

三个人没有过多交谈,各自吃了肉汤和压缩米棒后,就被巨大的疲惫感席卷了。塔木星上没有高大的树木,燃了篝火很容易暴露方位。三个人尽快熄灭了火源,缩小了电子屏障的范围,爬进睡袋以保持体温。

吃饱喝足以后容易犯困,明台感觉自己的思维很快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但似乎只过了短短几分钟,他就被威尔逊急吼吼地推了起来。

不止是他,程锦云也顶着个鸡窝脑袋爬出了睡袋,还没等他俩开口训斥威尔逊,明台就闻见了空气中的血腥气息。睡意消失得一干二净,三人迅速进入戒备状态,程锦云马上确认了电子屏障的完整情况。向明台打了个“良好”的手势。

明台一不做二不休地亮起了手电,三个人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特别是威尔逊,明台都能瞄见男孩在颤抖。

电子屏障外是一地的血和碎肉沫,一只塔兔双眼泛红,正在明台他们刚刚休息的营地旁边嚼食一只豚鼠。就像威尔逊形容的一样,那只豚鼠足足有锅盖那么大,和塔兔的体型相似,但此时已经被啃得半个身子都不见了。

在手电的照射下,塔兔眼睛泛着光,安静地停止了进食的动作。正当明台和程锦云打算拿武器时,塔兔猛地一下冲下三人的方向,然后狠狠撞击在电子屏障上。

这一声响在夜晚特别明显,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只见塔兔动作不停,一而再再而三地撞向电子屏障,直到自己头破血流,毛发掉了一地。

好在电子屏障非常牢固,这种程度的撞击完全招架得住。但明台小组还是不自觉退了好几步,试图远离那只疯狂的塔兔。

“怎么回事……”威尔逊的声音都在发颤:“塔兔和豚鼠都是杂食动物没错,但没有这样的攻击性啊……”

“塔兔在发情期确实具备攻击性。”程锦云说:“现在这个季节也是交配期。”

明台起身把手电筒关上,几分钟后撞击声就消失了。塔兔的夜间视力并不好,在没有光源指引的情况下,根本就看不到明台小组。

但即便如此,三人几乎通宵未睡,睁着眼睛等待夜晚结束。

第六天,明台小组离终点只剩下最后一个山头。一路上他们没有遭遇任何A班小组,但原本雀跃轻松的心情随着塔兔事件而消失殆尽。

不管是明台还是程锦云,都想趁着夜晚来临前迅速到达集合区附近。因为野外的生活看上去并不比小组争斗来得更安全,如果他们撞上了发情的塔兔兔群,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但命运女神明显对他们不够眷顾。

A班的强队明显抓住了弱队的心理活动,胜利者在集合点周边所有能够扎营的安全平台上全竖起了电子屏障,如果明台小组想安全地度过夜晚时光又不错过集合时间,就必须进入到那些队伍所掌控的范围。

明台小组最终选择了被发现,有人性的同学应该比无人性的牲畜更好沟通。

到达终点的队伍已经有八只,但明显有着胜败差异。战胜者的那一方在宽阔地域竖起了电子屏障,而明显像是失败者的一方则被捆着手脚丢在断崖附近。他们多少受了不同程度的外伤,食物、武器和装备都被胜利者收缴,只留着保暖用的睡袋。甚至没有电子屏障。

“让我们看看这是谁,明家小公子和他的走狗们。”

库尔德明显是胜利者,他怪腔怪调,似乎所有的兴趣都在明台身上,似乎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单挑?”

明台哼了一声。

“不,”库尔德说:“群殴。”

话音未落,那群大个子的白人就扑了上来。

 

似乎早有所准备,明台接住库尔德砸过来的拳头,一翻身借着惯性把这个白种人掀翻在地。明台先是恶狠狠地揍对方的鼻梁骨以泄愤,再借由自身的灵活性避开那些致命攻击。

但除了明台外,程锦云和威尔逊就没那么顺利了。他俩几乎没打过群架,见库尔德那些同伙打算玩阴的,两人倒挺有默契地分两个方向转身就跑。

场景开始有些滑稽,库尔德小组像是这场比赛唯一的胜利者,先前到达的七支队伍似乎都被他们那伙人抢了水晶。

但这就导致了他们小组没了盟友,明台小组是三个人,库尔德小组也是三个人。明台和程锦云遥遥对视一眼,明台死死拖住库尔德,而程锦云则跑向那群被捆绑起来的失败者。

“拦住他——!”库尔德马上意识到程锦云想要做什么,但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程锦云用小刀割开了被捆绑的其他队伍的绳索,几乎要笑出声来:“去啊!夺回你们自己的水晶!”

其他小组成员被解开绳索后,一个个如狼似虎般地扑向库尔德小组,他们把库尔德的两个队员打倒在地,又朝明台这边冲来。

“如果我是你,”明台在嘈杂声中嘲笑库尔德:“我一定会给自己留下足够多的盟友!”

话音才落,男孩子们滚成了一团,拳头落下声,撞击声和嚎叫声不绝于耳。各个小组的水晶明显都收在了库尔德身上,他太过自负,才会在此刻成为众矢之的。

带着军方标志的水晶在争斗中洒落一地,明台擦了擦被库尔德打破的唇角,趁着大混战偷偷收集了地上的水晶,刚躲到一旁想喘一口气,集合地点上空响起了警报。

警报声非常刺耳,几乎一下子就叫停了所有的斗殴行为。

“所有小组请注意。”A班教官的声音从每个人的定位系统上传来:“所有小组请注意。测试取消,测试取消。请所有小组队长马上打开最高级别的电子屏障,军方的飞船很快就会去接你们。再重复一遍……”


【诚台】海垩纪元08

评论 ( 3 )
热度 ( 90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