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10

【诚台】海垩纪元09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就像马尔斯所预言的那样,明台和他真的开始了道不清的纠缠。

自那次约会后,两人几乎没多久就要见一次面。明台经常联系不到马尔斯,那男人的电话并不是时时能打通的。他会突然失踪几个星期,然后在午夜出现在街头巷尾,把路过的明台拖进巷子里,两人疯狂地来上一回。

他们像野兽般彼此撕咬,不见血不罢休。不知是不是明台的错觉,马尔斯偶尔会带着一身的血腥气息,动作凶狠又狂躁。但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瞳却永远镇定如水,当它们凝望着明台的时候,男孩的心跳总是会不自觉加速,那感觉……就像被这双眼睛的主人深爱着一样。

太狡猾了。

 

明台说不清自己对马尔斯的感觉,肯定是不讨厌的,但这男人无法给人安全感。他那种大局在握的自负模样似乎不是空穴来风,这让明台更加警惕。

而且令明台无比烦心的是,马尔斯真的从来不叫他的名字(当然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男人总是喊他小家伙,小东西,但在两人情动之时,他会叫他“小公主”、“洛丽塔”。明台为此不知发了多少次火,警告他不许这么喊,但马尔斯从来不听。

明台觉得自己怒火的大概来源于马尔斯这完全不受控的性格。而明台又无法彻底与这男人翻脸,这种几近病态般的上瘾感让明台既忧心又无奈。

 

好在,明台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烦恼他的感情问题。

A班的星球测试虽然出了意外,但日子总要继续。作为在集合场地抢到最多水晶的明台小组,军队对他和程锦云两个人进行了特别培训。

令军部欣慰的是,明台和程锦云两人是近十年来军队文化课的最高分得者,这意味着明台和程锦云可直接进入技术工种部队。他们只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就能跟随队伍去出正式任务。

技术兵将负责电子设备的使用和维修,他们需要研发武器,去野外收集数据,进行采样分析,他们要研究“蛹”和它的寄宿体,为人类打击蛹的扩散提供有力的理论依据。

技术兵种是军队中的稀缺品,一下出现了两棵苗子,军方如获至宝,甚至对明台的身份都不再顾忌,签署了保密协议后,明台和程锦云就开始了噩梦一般的集训。

两人一天只能睡上五六个小时,其余的时间全都用来学习各种电子机械的使用、数据的采样,每个部门都有他们的老师,每个部门都在给他们布置作业。明台从出生以来从没有这么累过,恨不得自己长出三头六臂。

他依然会趁着为数不多的休假溜出去和马尔斯约会,但因为两个人都忙,时间经常碰不上一块。

当明台发现即使他被现实社会抽打成一个陀螺,依然会挤出时间思念马尔斯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忙碌的时间如白驹过隙,奔得飞快。转眼半年时光,明台和程锦云已经成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技术兵,两人被分配进了不同的小组。

明台第一次跟随队伍出任务是在一个阴雨天。六个小组共计18个人中,只有明台一人是技术兵。

军部一天前收到了来自G星系天芒星的求救信号。天芒星是G星系的主星之一,繁盛时期曾有12亿人口居住,如今却可以说是寸草不生。空气中都弥漫着腐败的气息。

那天的救援队伍不但没有营救出任何生还者,还损失了一名同伴。当那些变异出獠牙和啮齿的原人类朝他们扑来时,当子弹打爆它们的脑袋而它们依然能在地上抽搐时,当队友被咬伤仅仅一分钟就开始变异时,明台第一次有了世界末日的感觉。

 

而情况在不断变坏。

虽然媒体整天都在粉饰太平,那些不曾受到生命侵扰的人类还在过自己的日子,但越来越多的任务单和牺牲人员数目表都在告诉明台,人类社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明楼提出的议案获得了通过,幸存的人类决定封锁Q星系边境,感染星球被全面放弃。三个月之内,军队重新整肃,不再下发任何出入Q星系的任务单。所有求救信号依然接收,但不再回应。

明台隐约觉得这样的做法存在很大的问题,太阳系和G星系依然有幸存的人类在抗争,明台不敢去想那些人如果知道自己已经被放弃,该有多么绝望。

可明台只是个技术兵,甚至连士官都算不上。他不知道如何能够改变既定的事实,任谁也没有办法指责明楼的议案,因为三个月前军部的牺牲数字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峰,再去对幸存者进行搜救,只会增加Q星系的感染风险。

 

明台经过消毒区,进入抗体实验室。

程锦云正在实验室里等他,他俩今晚要继续研究那个过分复杂的课题。蛹是活物,它的病毒在传染的过程当中不断变异,这让抗体的研发难上加难,但军部和研究所并没有放弃。明台和程锦云也被这种精神所感染,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各阶段的研发程序中去。

 

明台有些走神。

他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联系上马尔斯了,通话没信号,讯息没回应。明台不是纠缠人的性格,而且他和马尔斯终归只是炮友,没有确定任何稳定的关系,所以明台也没好意思发起夺命连环call。

但马尔斯的失联明显影响到了小少爷的办事效率,在明台失手打碎第二个晶体芯片后,他被程锦云踢进了休息室。

男孩给自己泡了一杯特别浓郁的咖啡,用蒸腾的热气熏了熏泛酸的眼睛。在他小憩片刻之后,睁眼就看到了贴在休息室玻璃墙外的梁仲春。

明台花了一分钟平复了心情,在梁仲春几近夸张的召唤下缓缓走出了休息室。

“什么事?”小少爷不是很有耐性。

“大事,大事!”梁仲春用他那小眼睛朝明台抛了几个媚眼,明台克制住将咖啡泼他一脸的冲动。

“快说!”

自下药事件后明台堵过一次梁仲春,狠狠把这大二学长揍了一顿。本来想着可以从此撇清关系,再也不用来往,谁知梁仲春像块橡皮糖一样黏上了他,赶都赶不走,经常在他身边晃悠。

说梁仲春完全没用也不见得,这男人在把你当队友的时候,确实很大方,门路也多。但这种人是绝对不能交心的,分分钟卖得你内裤都不剩。

可是啊,人的一生中似乎也需要这样的旁门左道,时间一久,明台也就习惯了。

“你听说过星际志愿队么?”梁仲春问,一脸的神秘兮兮。

明台听说过这只队伍。

由于不满议会通过的『放弃法案』,很多民间雇佣军或者军队志愿者依靠自身的财力物力组织起救援队伍,对G星系和太阳系的幸存者进行搜救,星际志愿队由此而生。

但由于是民间的非正规组织,星际志愿队的素质良莠不齐,有些人根本没受过对付丧尸体的专业训练,他们根本是去送命的。

“如果你是想怂恿游说我加入这种队伍,省省吧。”

明台一声冷笑,威尔逊的事情给了他太大的教训,现在的明台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不赞成『放弃法案』,但也反对非专业的救援队伍去沦陷星球送命。

“别啊,现在他们是真的需要技术兵种,这样,你和我去看看那只志愿队,然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加入,怎么样?保证你不会退出的!”

梁仲春几乎要抱明台大腿了:“少年郎,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明台特别烦梁仲春这种模样,但平心而论,去看看那只所谓的救援队其实并没有损失。『放弃法案』太残忍,能够为沦陷区的幸存者做些什么,明台也是愿意的。

所以,虽然面上并没有答应梁仲春,但第二天,明台还是准时到了集合点。然后他看到了程锦云。

“你来干什么?!”明台震惊了:“你昨天偷听我和梁仲春的对话了!”

“跟你一起来看看,免得你这个傻瓜再上当受骗。”程锦云倒是非常淡定:“我也是难得的技术兵种,如果他们真需要帮忙,是不会拒绝我的。”

就算心里吐槽了一万遍,明台还是有些开心。

程锦云比他大三岁,但成熟了不止一星半点。自威尔逊遇害后,程锦云对他的态度温柔了许多,有时候简直让明台受宠若惊。

然而,真正令男孩受惊的,是他发现了向他发出邀请的“星际志愿队”小组,竟然是军界如今声望最高的一只队伍。


【诚台】海垩纪元11

评论 ( 2 )
热度 ( 75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