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11

【诚台】海垩纪元10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你掐我一下。”

明台对程锦云说,于是程锦云很不客气地伸手捏了一把明台的脸。


“我的天啊。”明台呢喃道。


他面前的“星际志愿队”也被称为军部第一小组。

组长是上将明诚,组员则是上尉郭骑云和上尉于曼丽。这只三人队伍十年前就是生死搭档,战斗力破表,书写了无数的军部传奇。

而这只队伍中明台已经见过了两个人。明诚自不在话下,而上尉郭骑云,竟然就是那天接新生入学时,要他去驾驶舱帮忙的上尉!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同意来的!”

郭骑云看到明台和程锦云似乎很是高兴:

“男孩子嘛,就要有些血性!让议会的那群垃圾见鬼去吧!”


听到这句话,于曼丽一声娇笑。

女孩明明身着迷彩军装,却画了大红色的唇彩,踏着粗跟的皮靴,脚边搁着一把重型火箭炮,杀伤力可见一斑。


最后,明台把目光放到了明诚身上。


那真是明诚本人。就和七八年前明台记忆中的男人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变化。面无表情的一张脸,刀刻一般的下颌线条,而那双几乎透明的琥珀色瞳孔正在打量明台,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程锦云捏着明台的那只手上。


明台没由来有些紧张。

 

“小子,我来和你说说我们的要求。”郭骑云拍了拍明台的肩膀:


“总台昨天收到了天芒星的求救信号,103个幸存者,被困在中央城的政府大楼里。但你知道,现在任何的营救行动都是非法的,我们没办法开军队的飞船出去。可我们的私人飞艇没办法进行百人载重。所以想请你们技术兵想想办法,哦还有,你们得和我们去天芒星,我们三个人是必须下地去救人的,而我们去救人的时候,飞船得有人驾驶。你俩驾驶技术不是还不错嘛?”

 

明台和程锦云对看一眼,没有吱声。

 

“别婆婆妈妈啦,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于曼丽哼了一声,明台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朵年近三十的军中霸王花,却刚好接了个媚眼:

“放心,和我们出任务很安全的,我们干这活计都已经十来年了,个中老手哟。这次要不是营救人员超过百人,我们也不会需要技术兵种,一句话,你们到底来不来?”

 

这次行动,如果能平安归来,足够明台炫耀一辈子了。

他脚跟合并,朝几位军官敬了个标准军礼。程锦云有学有样。

 

“不用敬礼,从现在开始我们只是志愿者,只有个人名义,没有普通上下级关系。”

明诚终于开口了,明台愣怔地看着他。上将的腔调有四分耳熟,六分陌生:

“如果被发现,你们将以叛国罪被论处。如果感染了病毒,你们也只能被放弃。”

男人的声音有些冷酷无情。

他换下了将军的仪装,身着普通迷彩服,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许多,看上去几乎和程锦云同龄了。

明台慎重地点了点头。不知是不是他自作多情,明诚的眼瞳中似乎有一闪而过的温柔:


“祝福你们,我的同伴。愿联盟与你们同在。”


明台听着这句军队出征前的祝福语,心潮澎湃。

 


明台和程锦云以不同的理由向研究所请了假。明诚禁止他们携带一切个人通讯物品,因为技术工种的通信工具很容易被军部定位和监控,明台在临行前给明家发了一条报平安的简讯,然后犹豫了片刻,又飞速地给马尔斯传送了一条道别信息。

作为上将,明诚的私人飞船并不比明楼的座驾来得大,但正是因为对私人飞船的熟悉,明台对照着飞船图纸,迅速地改装了飞船内部的载重结构。

作为非飞船专业的半桶水,明台知道这样的改装是非常危险的,他必须对飞船整体的动力系统和线路进行变动。

但明台也知道,现在他们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而对于改装飞船的危险系数,明诚三人组根本就毫不在意,他们比雇佣兵还雇佣兵,是典型的亡命之徒。

 

在做了最终的平衡检测后,明台和程锦云宣布改装完毕,他们话音才落,这艘编号297的飞船就猛地发动了。从起飞到突破气层只用了短短十五秒,引得郭骑云发出兴奋的惊呼。


“这动力系统改装的妙啊!”

上尉哈哈大笑:“我早该让你也改改我那破飞船,换个动力系统也好。我觉得那玩意儿要开到G星系,得在宇宙中走上100年!”


明台抓住飞船的椅背,被超重感晃得头晕目眩,根本没在意郭骑云说了什么。在这样的飞行速度下,郭骑云一边驾驶飞船一边唱歌,于曼丽在化妆,而明诚竟然还有空看书。

出入Q星系边境的检查异常顺利,明诚的行踪从来不需要向联盟报备。与其说联盟相信他不会闯祸,不如说知道他闯的祸都能自己圆回来。


Q星系到G星系的路程放在五十年前需要一个半月,然而在半圆粒元素作为动力被研发后,人类进一步把控了宇宙。

仅仅三天时间,他们就到达了G星系的微尘覆盖层。明台隔着监控屏幕眺望宇宙,这个星系似乎连真空中都弥漫着死亡的气味。

一个正常的星系,各式各样的飞船总会络绎不绝地穿梭于星球之间。

而死气沉沉空无一物的G星系,就像一个沉睡已久的坟墓,埋葬着成千上万的生物。

 

“之前有谁来过天芒星?”

于曼丽问两个技术兵。上尉给自己拉了个卷发,眼角上挑,明艳动人。

明台犹豫了一下,举了手。他的第一次任务就是在天芒星进行的,对丧尸化的被感染者他还记忆犹新。

“那你和我们一起下去。”

于曼丽戴好护目镜,丢给了明台一把半圆粒子冲击枪:

“程锦云守着飞船,不要让它落地。飞船发出的动力热风很容易吸引变异者,也要注意感染鸟类的袭击。如果情况有变,我们会给你发信号。”

程锦云打了个OK的手势。

没等明台绑好降落绳,郭骑云就从飞船的降落通道一跃而下。

紧接着是明诚,再来是于曼丽。这让试图绑降落绳的明台看上去迟钝而愚笨。但他没打算冒险,他背着的工具箱都快和他一样重了。

 

天芒星是一个与地球无比相似的星球,虽然G星系没有恒星,但几乎每个星球都具备荧光光源层。天芒星没有昼夜之分,大气层厚实,氧气充足,星球表面有54%的淡水资源覆盖。

明台背着工具箱,被三人组护在了队伍中间。他们降落的地点是中央城的中心地区,这座著名的城区此刻到处是断壁残桓,墙上满是干涸的血迹。


“发信号。”明诚说。

明台解下身上的工具箱,用简易信号装置向他们曾经定位的求救地点发送了几则短讯,几乎立刻获得了回应。

“昨晚有变异者闯入,死亡21人,受伤14人。幸存者剩67人。”

明台迅速把收到的信息转告给三人组:

“他们在中央厂房。”

“往中央厂房集合。”明诚道:“让程锦云把飞船开过来待命。”

明台才发出信息,就听见身后传来热气腾腾的喘息声。

男孩后颈的毛都竖起来了,他还来不及转身,就见明诚对他举起了枪,那双琥珀色的瞳孔中是全然的冷意。上将拔枪射击不过短短两秒钟,明台觉得自己的后背和裤腿都沾满了血浆粘液。

“走!”

明诚喝道。

明台头也不回,扯上工具包就跑。

他身后是怪物的咆哮。

郭骑云一把拉住明台,将他一把举起,送到断壁的另外一侧。于曼丽嚼着口香糖,精准地用身体作为支架,抬着火箭炮射击,明诚则徒手用刀,将穿过于曼丽火线的怪物斩杀于钢刃之下。

明台回头去看,只见那些变异者有些已近两米多高,面部狰狞兽化,獠牙外突,全身青紫,双臂像猿猴一般垂放于地。而明诚三人组在以惊人的战斗力斩杀变异者们。

明台虽然是新兵中的佼佼者,但对付这些怪物他也难免脚软,作为队伍中被保护的一员,虽然有些失落感,但这才是最理想的分工方式。


“厂房大门已经被堵死,要从二楼翻进去!”

明台对着同伴大喊。

而他话音未落,就被郭骑云提溜着后衣领从二楼窗户口扔了进去。其余三人迅速跟了上来,几乎是拎着明台往楼里冲。

 

然后,明台看到了那群幸存者。

他们蜷缩在厂房中央,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当中有妇女、有幼童,青壮年们守着出口,武器简陋。

幸存者们戒备地看着这四个莫名闯入的人类,然后有人渐渐变了脸色。

 

“明诚!”有人认出了年轻的上将。

顿时幸存者中一片惊呼,夹杂着祷告声和获救的抽泣。他们能存活至今,也算训练有素,几乎是立刻就跟着志愿队伍爬出二楼窗户,准备撤离。

明台看着一个个幸存者经过他改造的体温监测器,忽地伸手拉住了一个妇女。

那女人瘦得皮包骨头,双眼大而无神,她先被明台吓了一跳,然后紧紧抱住了怀中一个看上去不过四五岁的小男孩。

 

“这个孩子……”明台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是不是被感染了?”

 

此话一出,空气几乎都凝结了。

幸存者中有人立刻大喊出声:“我就说你的小孩被咬了,你还不信!快丢了他!你要害死我们了!”

这句话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人嚎啕大哭,却死死抱住自己的孩子不肯松手。

那孩子虽然被包裹在层层围纱之中,却肤色暗沉,看上去被感染已久。

明台心下一沉。

虽然他们一直在研究病毒抗体,但目前所知的所有抗体都只对接触病毒十分钟以内的感染者有效,而面前这个四五岁的男孩,怎么看都像是被病毒侵袭了24小时以上了。

 

“放下小孩!”明台:“他马上就要变异了!”

那女人却像下定决心一般紧紧抱着男孩不放,明台伸手要去夺的那瞬间,四五岁的小男孩突然睁开了眼睛。

电光火石的刹那,小怪物张嘴袭向母亲的脖颈,被明台一把推开。女人哭叫着不愿放手,变异者就借着母亲还没完全松开的手,狠狠咬住了女子的胳膊,撕扯下一块肉。

那女人大声惨叫,下一秒就被咬住了喉咙。

明台眼睁睁看着变异者用小而扭曲的身形,将它的生母拖进厂房了的阴影中。


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的时间里,在前面负责安排幸存者上飞船的三人组回到明台身边时,事情已经结束了。

“那女人马上也会变异,快离开这。”

郭骑云一边说着话,一边去推搡明台,催促他上飞船。

明台却原地不动。


“别拖拖拉拉!”郭骑云的性子急,马上就火了。


“我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了。”


明台低声道。


众人循声望去,才看到小少爷正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推开那个五岁左右的变异者时,那个小怪物咬穿了明台右手的虎口。


【诚台】海垩纪元12(结局篇)

评论
热度 ( 92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