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二)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一)ABO


无论生活出了多大的变故,日子还是得照过。

大姐明镜拒绝了明楼试图把她送回苏州老宅的建议,理由是明楼和明台已经被汪精卫政府怀疑了,如果在这个关口把明镜送走,汪伪只会觉得他们在转移家属,对地下工作的展开更不利。

况且随着战时金融市场的一再动荡,货币贬值得厉害,物价飞涨。原油煤炭被日本人全部垄断,连油米粮面也限价限量,明台的厂子断了两次货源,那些明家扶持了近三十年的供货商接连倒闭,明镜忙得焦头烂额,根本离不开上海。

明家的铁矿和锡矿都停了业,遣散了人。因为所有的矿业已被日本人控制,火药雷管都成了一级管制物。这让明台手下的军火黑作坊也停了工。

民国政府鼓励的民族资本企业本就因十年的军阀混战而摇摇欲坠,抗日战争的爆发更是给了这些企业以重击,存活下来的千中无一二。就连明家这样的百年大族,也缩水了60%的产业,若不是明楼在政府任职,汪伪还得给他几分薄面,明家连这40%的产业都剩不下来。

上海尚且如此,其他地方的情况就更加惨烈。1942年夏,河南省大旱,三个月后又遇蝗灾。大量的饥民难民涌出河南,向冀、皖、鄂奔逃。饿死累死者数以百万计。随着死难者的增加,各类疫情开始呈阶梯式爆发。天灾人祸同时而至,中原地区苦不堪言。

 

“所以说,事情就是这样。”

郭骑云手里拿着一份报告,在面粉厂办公室昏黄的灯影下显得笔迹分明。

他的影楼在年前已经倒闭了,毕竟十天半个月不接一单生意的影楼能长期营业太遭人生疑:

“梁仲春家在湖北,他母亲今年62,染了疫病。怕是过不了这个冬了。”

 

明台接过报告,随手翻了翻,就丢回了桌面上。

自两年前他接手了明诚盯梢梁仲春家人的活计后,就一直没松过这条线。梁仲春在76号呆一天,他的家人就是牵制他的最好筹码。在明诚顺利获救后,明台授意湖北的军统情报分队将梁仲春的妻孩送回了武汉老家,面上是给了梁仲春一点甜头,实则是将梁仲春一家老小都控在了手中。

对此,梁仲春自然是恨得牙根发痒,但无奈他已和明台坐上了一条船。明诚是他们联手救的,藤田芳政的死他也逃不开关系,若是暴露明台,他自己也得下水,得不偿失。

 

“送去治了吗。”

小少爷问。

 

“送去了, 没用!”

郭骑云嗓门大,性子急:

“都六十岁了,恢复得慢。湖北那现在到处都是灾民,药供应不上,小日本怕灾民过到沦陷区,封锁了边界,没通行证咱们的人也过不去哇。”

 

“主要是,现在梁仲春听说了这事,要向76号请辞回老家。”

于曼丽这两年为了好在面粉厂做事,恢复了寻常人家的打扮。长裤布衫,浑身是清淡的综合剂香味,还扎了个团子头:

“因为理由正当,再加上梁仲春这两年在局里也没什么建树,76号批复的可能性很大。”

 

“组长,你可不能放他走啊。”郭骑云着急了:

“那家伙一点都不老实,对咱们记恨着呢!你这要放他走了,搞不好他回头就捅我们一刀子!”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明台睁开眼看了看郭骑云。

 

“这……不行就在路上把人做了。”

郭骑云也像被逼急了:

“我这边有人,只要他出了上海就能杀!”

 

“那你和日本人有什么区别?”明台闭上眼睛。

 

这句话非常重,郭骑云一下就没声了。

这两年郭骑云变得有些害怕明台,因为他从明台身上多多少少竟看出了些王天风的影子。大约走到这个位置的人都有共性,往往一句话就是一条命,这需要他们杀伐果决,毫不迟疑。

郭骑云感叹,明台大概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像alpha的omega了。

 

“放他去吧。”过了十分钟,明台睁开了眼:

“有药就给他备着。让那边的人继续盯梢,老弱妇孺的,能帮衬就帮衬些。”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于曼丽嗔道,她剥了一只棒棒糖,探出舌尖尝了尝味道:

“你打算盯到什么时候?”

 

“那要看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了。”

明台站起了身,草草签了面前几张季度报表,离开了面粉厂。

 

梁仲春原本是没打算拜别明台的。

他交了辞呈,告别了亲友,将家里收拾了一番,带着小老婆和才三个月的闺女买好了车票。只是临行前明满送到他府上的那包药,让他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这趟走得凶险。76号没理由杀他,但是他手上握着明诚和明台的秘密,是少数几个知道明诚没有死的人之一。

他要一直待在明台的眼皮子底下还好说,他这一走,若是回头把明家卖了,明楼和明台还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了?

他要是明台,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但梁仲春顾不得这么多了——游子在外三十年,他只想在母亲临终前回家尽孝。这回的他是真没存什么脏心思,只想让母亲在临走前看一眼刚出生的孙女。

 

明台送来的这包药,似乎是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一路,怕是没什么大风险了。

 

他在原地站了一分钟,然后请明满给明台带回了一张字条。

 

 

那夜风高月圆,明台给自己泡了杯浓茶,拖着睡袍站在明诚的房间里。

 

台灯下的字条上,梁仲春写下的字迹潦草而匆忙:

 

“阅后即焚。特高课,吉川一夫。”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三)ABO

评论 ( 19 )
热度 ( 146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