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三)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二)ABO


【高亮】※本文七十章后出现的人物纯属虚构


明台当然知道吉川一夫是什么人。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将主要精锐部队全线调往太平洋战场。随着美帝被卷入战争,反法西斯同盟成立,中国战局终于进入胶着状态,人们喘上一口气,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

 

吉川一夫是典型的日本军人。

他早年就读于日本皇牌的江田岛海军学校,后在美国从事情报工作。美日两国开战后,吉川一夫入伍作战,被打瘸了腿,原本打算退役回国,但他早年的老师土肥原贤二出面找到了他,力排众议地将他调来了上海特高科从事情报工作。

比起藤田芳政和南田洋子,吉川一夫的身份就有些光芒四射了。

他是正统情报科出身,又切实经历过战争的历练,虽然瘸了腿,但三十来岁的年纪也算得上风华正茂。再加上他和土肥原贤二私下里这层关系,他的调任让整个上海情报站都紧张了起来。

明楼曾经评价这号人物,称他若不是瘸了右腿,不知能在太平洋战场上掀起多大的风浪。

明台不从政,和这号人物面上没什么交集,但吉川一夫一到上海就纠出了两个军统情报站,还破译了他们这阶段的暗码。若不是明楼反应迅速立刻清空了联络点,他们的损失就不可估量了。

 

这第一次交手,就让明台惊出了一身冷汗。

 

南田洋子和藤田芳政都暴毙于上海,上海特高课长这个位置被日本方面戏称为死亡职位。但明显,吉川一夫对这种传闻毫不在意。

以往南田洋子和藤田芳政上任,总要搞出些大动静,但吉川一夫似乎从不做无用功。

在情报站被毁后,军统做了两次试探性的挑衅,还让明台安排了一次刺杀行动,而吉川一夫完全不为所动,没有落入陷阱中。

上任半年多来,对于汪伪政府布置的政务,吉川一夫几乎全权让高木代理,自己从不出面。连明楼在政府会议上都碰不见他几次。

 

明台又把梁仲春的字条细细读了一回,终是将字条凑近烛火,焚成了灰烬。

他从衣橱里拣了件明诚的外套给自己披上,端灯下楼,敲响了明楼的书房。

 

子夜前不入眠,早已成为明楼的习惯。

除了工作之外,明楼也很注重保养,不抽烟,不酗酒,浓茶这两年也喝得少了。

偶尔起得早,他还会上楼把幺弟从梦乡里挖起来,陪他一起去晨跑。

明楼和明台的交流方式也变了。少了明诚从中提点安抚,明楼的alpha气息总比以往来得柔和。明台也不再三句不和就耍泼撒娇,偶尔遇见棘手的难题,他们就相对而坐,摆上一盘棋,一直下到后半夜。

 

见明台这个时候找来,明楼也清楚小弟一时半会是难以入眠了。

 

在明台转达了字条内容后,明楼首先肯定了他对梁仲春的态度。明台便像被捋顺了毛的猫,一股脑地团上书房的沙发:

“大哥,你说梁仲春是什么意思,提醒我提防吉川一夫?”

 

“这不用他提醒,他清楚你的工作职责,提防吉川一夫是正常的。”

明楼给两人泡了牛奶:

“他会专门告诉你吉川一夫的名字,怕是因为吉川一夫对你会有更特殊的威胁。”


吉川一夫是个alpha,这倒不是秘密。

 

“怕什么。”明台翻了个白眼:“我都被标记多少年了。”

一个被标记的omega,对于任何非伴侣的alpha都是没有意义的,他的腺体和生殖腔早已被标记他的alpha的信息素侵占,无法再被标记第二次。

所以明台虽然已是个被登记的omega,还算戴罪之身,但他依旧活得肆无忌惮。

 

看上去像是默认了明台的说法,明楼沉默半晌,最终应了句小心为上。

 

 

这件事过去没多久,明台就和吉川一夫打了照面。

 

 

那是一秋日清晨,雾气还没散,浑圆透明的露水凝在草茎叶尖上,倒是一派安宁祥和之景。

 

明台起了个大早,匆匆披了件外套,就赶着让明满开车送他出门。

半小时前他接到于曼丽的电话,说常年给厂里供小麦的沈家夫妇的店铺一大早给日本人抄了,说他们的营业证过了期。

 

“怎么会过了期的?”

明台问。沈家夫妇做事历来小心谨慎,不可能发生营业证过期不去续登的问题。

 

“这年头办事机构你还不知道啊?补登一个证明能从年头给你拖到年尾,要是不打点,那些部门能把你忘到九霄云外去!”

于曼丽听上去像是真着急。

他们面粉厂的供货商本就在不断减少,沈家夫妇的小麦质量好,价格合适,一家人又通情达理,是再好不过的合作伙伴。

早晨于曼丽还在宿舍睡着,就被值班的小邓叫醒,说沈家阿姨给她打了两个电话。于曼丽把电话接了,才知道出了这么件事。

 

“日本人那边说,沈家夫妇那如果能找到合作的厂家,出份合同的影印件,可以暂时不扣人。所以沈家姨姨让我过去跑一趟,可我来了,日本人又说我不能做负责人,要喊你过来。”

 

明台觉得事有蹊跷。

日本人现阶段可不得闲,大张旗鼓地抄一家营业证过了期的小麦铺,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但这一趟不跑,说什么也不仁义。

明满把明台送到目的地的时候,沈家小麦铺外已经黑压压地围了一群观望的老百姓,一只日本宪兵队正守在店铺门口。

于曼丽一脸晦气焦急,时不时丢给周围闲话的人几记眼刀。

 

明台正准备下车,余光却瞄见一个身影,待到他把人仔细看清,手脚顿时僵硬了。

 

时隔太久,他不能确认自己的记忆,却本能地觉得危险。

那个守在店铺门口的宪兵队头子他是见过的——三年前解救矿区劳工,在装作军医混入军营的时候,这个大个子的日本军官曾因他身上的综合剂香气把他给拦了下来。

 

明台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慰自己。

那时候他的身份是个beta,不过一面之缘,时间又过了三年,没有经过特殊训练,不是从事情报工作的人根本就不会记得他的长相。

而且事已至此,他的车都开到了,于曼丽也看见了他,正蹦着跳着朝他挥手。

 

明台拍拍明满的肩膀,让男孩停了车。

围观人群见来了一辆汽车,也知道车上的人身价不菲,便自动让开一条路。意外地给明台造成了众星拱月般的效果。

 

“你就是面粉厂的负责人?”

大个子日本军官说的是日文,明台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马上就有翻译官跟了上来:

“这是我们十三分队的福田长官,他问你是不是面粉厂的负责人。”

 

“我是。”

明台认真观察了福田的神情,这大个子军官就像明台预料的那样,并没有认出omega的身份。

毕竟明台比三年前整整瘦了快二十斤,而白嫩的皮肤和政府发放的综合剂气息都在向外界证明他是一个omega,和三年前那个军医beta确实联系不到一起。

明台低眉敛目,摆出那副温顺无害的生意人模样。

 

“你们面粉厂的营业证带过来了吗?”

福田总一郎自己似乎对这次任务也有些莫名其妙,他例行公事般地质问明台,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有的有的。”

明台温和应道,暗自松了口气。跟在明台身后的明满立刻出示了面粉厂的营业许可证,在那翻译官认真检查过后,还算恭敬地还给了明台:

“现在请您出示与这家面粉店的合同……”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阴士丹林学生衫的女孩突然闯入围观的人群中:

“爸!妈!”

女孩有些粗暴地推开身边的日本兵,明台认出了她——沈家小女儿,今年还在教会中学读二年级。

 

“你们干什么!我们家怎么了?!”

小沈妹子是个beta,但这个年头的孩子多少都接受过私下的爱国教育,又秉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息,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人竟毫不胆怯。

 

“带一边去。”

福田皱了皱眉头,看上去一点都不想和小女孩多做纠缠,他一声令下,身边两个背着步枪的日本宪兵马上动手去抓沈家小妹。

女孩一见日本人动了手,更是疯狂地挣扎起来。

沈家夫妇向来老实,原本打算等着明台来平息事态,这会见日本人要抓他们女儿可不干了,上来就要劝。军人都粗暴,见沈家要反抗,一宪兵举起枪托就给了沈家大叔的后背一下。四十多岁的商人哪里经得住这一下,猛地就被砸趴在地上了。

 

围观人群发出了惊叫声,日本人调转了枪声直接拿枪口对准了沈家大叔,眼见就要开枪。

对他们而言,中国人命如蝼蚁。

他们所在地又不是租界区,杀一两个无权无势的中国人连报告都不用打。

 

沈家姨娘和小妹冲上去要拦,被一边的于曼丽和明满死死拖住。明台心下叹了口气,迈出两步站到了枪口前。

 

要开枪的日本宪兵顿了顿。

这看上去挺温顺客气的面粉厂主像是读书人,一身青灰色长袍衬得人淡雅清隽。但面对枪口,这人不惊不惧,倒是隐隐显出几分气魄来。

 

“哎哎,别开枪,这人不能杀,不能杀啊。”

翻译官擦着汗就跟上来劝。

日本人不知道这是谁,那福田的翻译官能不知道吗?这日本人要是脑子一热把明小公子给打死了,那明楼明长官不好动日本人,捏死他还不容易吗?

 

“长官,小孩不懂事,您别计较。我们都是顺民,有话好好说,我们都全力配合。”

才一秒钟,明台又换上了温和笑意,仿佛先前冷脸挡枪口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这话刚落,明台就听见了笑声。

倒不是嗤笑或嘲笑,就像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那般,笑得有些情不自禁。

 

明台这才注意到店门口的阴影里竟还坐着一个人。

那人身着军装,看领衔应是日军少佐。他在那阴影里坐了那么久,明台竟完全没有发觉他的存在。

 

然而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能出现的日军少佐只可能有一个人。

 

吉川一夫。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四)ABO

评论 ( 22 )
热度 ( 15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