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五)ABO


(七六)

“见过的。”

明台的脸上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错愕,随即是深深的厌恶。他是很好的演员,并且深谙此道。

吉川一夫不动声色,他也不多话,双手合十,好整以暇地看着明台。

 

“他们是在我的性征曝光之后,被76号派来监视我的特务。”

明台低头喝了口茶,但他没用杯身遮住脸。omega的眼神平静,甚至略带了些嘲讽:

“这也算你们日本人的手下了,吉川先生为何来问我?”

 

“因为他们死了。”吉川一夫说。

 

明台手一抖,茶水溅出了一些来。他匆匆忙放下茶杯,从餐桌上捡了毛巾为自己擦拭。

也许是惊讶,也许是恐惧,此时的明台并没有做出明显的反应。

 

“很惊讶?”吉川皮笑肉不笑。

 

“有一点。”明台深深吸了口气:“不过做他们这行的,生死由命,我们老百姓理解不来。”

这话出口,明台就听见了低笑声,吉川一夫似乎觉得男孩的回应很有意思:

“你想不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死的?”

 

“什么时候?”明台看上去有点漫不经心,他把毛巾放回桌上,对那俩汉奸的死兴趣缺缺:

“总不会是在盯梢我的时候被杀的吧?”

 

“一年前,在你大哥被枪击的那个夜晚,他们死在了你家后院的那条街上。”

吉川一夫轻声道:

“开枪者手法准狠,受过专业的训练。陈二两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打死,说明他们很可能认识开枪者。”

 

“吉川先生,您是在怀疑我吗?”明台抬起头:

“我大哥受伤那晚我确实出门赶往医院,但那时候心情焦急,并没有注意是否还有人盯梢。”

 

“我只是想问问,那天夜里,小少爷有遇到什么可疑的人么?”

吉川一夫似乎知道明台会反问,倒是神色轻松。

 

“一年多了,记不太清。”明台做出了思考状:

“应该没有什么异常,那时候我们家正好缺人手,我哥出事后,是政府单位派车来接我走的。我那时候比较慌,因为他们说大哥伤的很重。”

 

“你是被政府的车接走的?”吉川挑眉。

 

“是啊,如果你在意,可以查查出车记录。”明台捋了捋头发:“来接我的司机很年轻,面生。”

 

吉川一夫拍了拍手,福田总一郎应声而入。吉川一夫用日语交代这个宪兵头子去调阅火车站那晚政府的出车记录。然而在交谈的过程中,吉川的眼神依旧落在明台身上。

明台神色恹恹地又开始重新剥虾,全身上下都散着一股不情愿的疲惫感,似乎根本没在听吉川一夫和福田总一郎的聊天话题。

 

“跟您汇报一下今晚码头的情况。”

福田是粗人,他知道明台不会说日语后,就完全没有顾忌这个看上去羸弱不堪的富家omega:

“队伍上去搜了,确实查到了那艘船。但全船就搜出了两箱眼药,也不在封锁目录名单内,不算违运。”

 

吉川一夫安静地听着,并没有打断福田的汇报,只是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明台身上。在说到今晚离港的货船时,明台正好把剥开的虾蘸上酱料,动作行云流水,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两人谈话的影响。

 

“把人扣了么。”

吉川一夫问。

 

“扣了。”福田总一郎道。

他有时候确实不明白顶头上司的心思,人好端端一货船,有离港通行证,又没带什么违禁货品,非拦着不让开。那船员因走的是国内线,拖家带口的,一听要扣留,全都哭爹喊娘,弄得福田烦不胜烦。

但吉川的命令自然有他的道理,福田之所以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也是赢在有问题都自己消化,绝不开口问半句废话。

何况他是打心底信服这个比自己还年轻十来岁的军官,要不是伤了腿,也不知道能在太平洋战场上闯出多大名堂。

想到这儿,福田愈发地毕恭毕敬起来。

 

说到扣人的时候,吉川一夫的眼神牢牢锁定了明台的手。

然而教他有些意外的是,明台的动作依然没有任何迟疑,小少爷就像真的完全听不懂两个日本人在说什么一样,把已经有些凉了的虾喂进自己的嘴里,带着些不谙世事的公子气。

 

那百无聊赖的少年模样倒是让吉川一夫收起了一丝警戒心。他伸手扣住了明台的手腕:

“我让人重新上一份,”

他的国语异常的标准:“凉着吃对肠胃不好。”

 

omega的皮肤白皙细腻,却触感冰凉,吉川一夫也就顺着光滑的皮肤来回一摩挲。

明台似乎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叼着虾愣在原地。忽而omega涨红了脸,使劲往回抽手。

 

吉川一夫露出假笑,很自然地松开了明台的手。

 

一人面色通红,看着羞恼万分。一人嘴角挂笑,眼神戏谑。这怎么看怎么暧昧的场景让福田满身不自在,便借口再去办事,关上门出去了。

 

明台甩手将手腕藏进袖口中,把脸埋进茶杯喝茶,一副被冒犯的生气模样,脊背却被冷汗湿得透心凉。

 

千防万防,这场交锋明台还是落了下风。

 

吉川一夫借着方才的暧昧挑逗,摸出了他指间因多年持枪而未褪的厚茧。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七)ABO

评论 ( 52 )
热度 ( 165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