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八)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七)ABO

忍不住小剧透,这章节,远方的情敌登场hhhhhhhhhhhhhh

还有烽烟会出本,大概过年前后开预售

笔芯



明楼终是决定将明镜送回苏州。

姐弟俩在书房中彻夜长谈到凌晨两点,披着貂绒一脸倦态的明镜才缓缓走出书房。她作为红色资本家,暗地里支援抗战多年,耗了不少钱财,对于整个战局却也是杯水车薪。

1943年,日本侵华战争有了丝疯狂的味道。就在前天,汪伪政府宣布向英美开战。沦陷区一下陷入了异常被动的境地。为了更好地在上海展开情报工作,汪伪政府调令李士群回来继续担任76号特工部主任。

李士群早年的时候曾入过共产党,后叛投国民党,最后又取得了汪精卫的信任,为日本人做事。

正是因为此人几乎毫无底线和忠诚可言,他反而对国共两党的地下联络方式很是熟悉,成为了明楼目前的最大敌人。

为了让两个弟弟的地下工作没有后顾之忧,明镜终于同意收拾行李回苏州老宅。

 

明台坐在客厅等待明镜,书房的门一开,omega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他看着明镜通红的双目,不自觉也红了眼眶:

“姐……”

沙哑的嗓音细如蚊蝇。

 

这一声唤得明镜眼泪扑簌地下。两步上前紧紧搂住这个让她操心了大半辈子的男孩:
“你现在长大了,”

明镜颤着音说:“也是能当父亲的年纪了,你懂得比姐姐多,但千万别骄傲自满。这个城市太危险了。”

“我知道的,姐。”明台也有些哽咽:“你也要保重。”

“帮我看好你大哥,”明镜紧紧抓住幺弟的手:

“他现在孤身和那群人周旋,比以前还要危险,你要督促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千万不要逞强。我把阿香带走了,她一个黄花闺女留在这里也危险。没有阿诚照顾,你俩要我怎么放心的下……”

“我知道的,姐。”除了回答知道之外,明台几乎不能言语:

“等抗战胜利,我就让大哥接你和阿诚哥回来,我们很快就能团聚的。”

絮絮叨叨的明镜在听到这句话后,像突然定了心神,从那个焦虑的姐姐变回了明家曾经的顶梁柱:

“对的。”

她说,语气坚定,掌心也开始传来温度:

“咱们等抗战胜利,胜利了就团聚。”

 

明楼一旦做出了决定,执行力强的可怕。

他让阿香连夜收拾了行囊细软,带了些值当的物件,便趁着晨曦的雾霭还没退散,让明满驱车将明镜和阿香送去了车站。

兄弟俩并肩看着车尾扬起的滚滚烟雾,直到汽车碾出两条雪印消失在街道拐角处,明台才轻轻叹了口气:

“出了什么事,这么急着把大姐送走?”

“她在我怕事情会闹得更不可收拾。”明楼转身走回公馆,示意明台跟上。

 

明台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怎么回事?”

 

“李士群要见你,以omega保护委员会的名义。”

 

明台在暴露了身份、进行了政府名册登记后,就一直以omega的身份活跃在大众的视线中。

他加入了上海omega保护协会并担任了理事,他的面粉厂雇佣了不少无家可归的omega,他自行出资采买综合剂和抑制剂免费发放,许多omega对他感恩戴德。

在如今的上海名流界中,只要提到omega,很少有人不清楚明家小少爷的威望。

 

“他为什么要见我?”明台匆匆跟在大哥身后:“他想干什么?”

“他没提,但肯定不是好事。”

明楼的表情也非常凝重:

“你也知道李士群,他参加过组织工作,也进过中统。他对我们那套太熟悉了,很容易被他逮着蛛丝马迹。他之前得罪过周佛海,所以被下放了一段时间。现在汪伪要为迎合日本人摆态度,就不得不用上他。”

 

明台跟着明楼进了书房:

“我可以拒绝吗?”

 

“我替你拒绝了两次,这次实在是绕不过去我才把大姐给支走。吉川一夫加李士群,我们一个疏忽都是万劫不复。”

明楼打开了抽屉,翻出一纸牛皮信封:

“我向上反应了一下李士群的回归,中统还没有反馈,但组织上已经同意给予我们帮助。”

 

明台眨了眨眼,迅速打开了牛皮信封:

“谁?”

 

“‘雏鹰’。据说是共产国际那来的人,目前安插在北平政府中。”

明楼喝了口凉透了的茶:

“你要伪造的‘小野三郎’的档案也只能通过他去完成。我和他无法直接取得联系,但据说他才在北平呆了四个月,就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关系网,应该相当有手腕。”

 

听到北平这个词,明台眉头都要跳一跳:“既然都是北平,那有阿诚哥的消息吗?”

 

“这也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件事,阿诚的消息完全断了。”

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明楼的神情却是轻松的:

“我所知道的,就是阿诚的身体已基本康健,组织打算重新启用他。所以他的代号、职业、档案全部都要更换。也要彻底切断与我们的联系。”

 

这话就像暗夜里的一束光,明台觉得整个心境都明媚起来了:

“基本康健,是真的吗?!”

几个月来小少爷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信息素都穿越了综合剂的浓郁气味而变得欢快:

“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真的能够完全好转,重新承担任务吗?不会是组织缺人手逼着他上吧?”

 

明楼也露出了笑容,仿佛年轻了好几岁,语气里是对这个二弟满满的骄傲:

“他们说阿诚非常坚强,复健的过程很顺利。明台,他一定很想你。”

 

明台抑制不住自己的傻笑了,omega眼眶湿热,似乎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个和哥哥撒泼打滚的少年时代。

就算肩上的任务再艰巨,吉川一夫再刁钻诡异,又多了个潜在威胁李士群,但只要想到阿诚哥和他一样潜伏在安全的角落中,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他就能生出无限的力量。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九)ABO

评论 ( 32 )
热度 ( 17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