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十)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九)ABO


离开76号总部后,明台匆匆赶往面粉厂。于曼丽说这三个月的生意都不好做,面粉厂很可能亏损得比较严重。

面粉厂有七十多号人要养,其中有一半以上是体弱的omega。他们很珍惜这样一次的工作机会,但同时他们的能力也实在有限,不能带来多大的创收。

面粉厂从明台接手到今天,非常吃力地维持在收支平衡的点上,但按曼丽的说法,这个维持了两年的天平,终快要坍塌了。

 

明台走进厂房大院时,曼丽正在陪几个职工的孩子们玩沙包。

小孩们学着曼丽一针一线地绣好沙袋,又往里头填充了细细的白沙。沙袋缝得不好,在丢来倒去的过程中,簌簌地往外落沙子,见到明台进来,孩子们便一窝蜂地拥了上来,吵着给明台要糖吃。

掏光了所有口袋,终于打发了孩子,明台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亏了多少?”他问曼丽,他不太查面粉厂的账目,账面也确实没出过什么问题。

 

“江浙一带的订单都没了。”于曼丽蹲下身子拾那些散在地上的沙包:

“供货链也出了问题,这两个月的工钱,怕是都发不出去。”

 

“我这里有些闲钱,先垫上。”明台说:“明天你和我去银行取。”

 

“别拿了,那都是阿诚哥留给你的钱,指不定哪天应急要用的。”

于曼丽眨了眨大眼睛:

“大不了咱不办面粉厂了,用不着把本给赔进来。”

 

“应什么急,现在不就得应急?”明台帮曼丽收拾院子,压低了声音:

“钱财是身外之物,院子里几十张嘴等着吃饭,厂子能倒么。”

 

曼丽给明台使了个眼色,明台就抬着头朝她示意的方向看。一个穿着妃色夹袄的身影从院门旁一闪而过。

 

“徐胭脂,”曼丽把东西都捡好了,拉着明台回办公室:“嘴碎又多事,厂子亏损的事,别叫她听去了。”

 

明台抿嘴不语,顺着曼丽的拉扯进了屋。

徐胭脂是一个四十来岁的omega,长着一副不算美艳倒也还清秀的脸。

早年为了谋生,做过皮肉生意,性格乖张又泼辣。年前她来应聘厂里的女工,把自己说得万分的可怜,于曼丽可能联想到自己的身世,生了些怜悯,就把人留下了。没想到这徐胭脂进厂后就拉帮结派,弄得厂里乌烟瘴气。

这些事明台是不管的,于曼丽也不想让男孩烦心,就藏着没说。

 

明台在办公室的长椅上小睡了一觉,等来了郭骑云。

小少爷就把76号的计划说了一遍,希望两个伙伴给些意见。

但出乎意料的是,郭骑云和于曼丽都沉默了。半晌,郭骑云似是艰难地说了一句:

“76号这个omega集中营,给的条件还挺好的。”

 

“条件是不差。”明台语重心长:

“但你要知道,日本人从来没有做慈善的心。他们把omega召去了,关在集中营里,像养牲畜一样地养着他们,最后也会像对待牲畜一样地对待他们。这种事难道发生得少吗?”

 

“但是,”于曼丽叹了口气:

“很多omega不会在意这个,没有救济,他们可能连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

 

“去omega集中营里也是死,而且可能会死得更凄惨,他们就真的不在乎?”明台气极。

 

“你也说了,‘可能’死得更凄惨,但也是有活下去的几率的。”

郭骑云低着头:

“你问那些都活不过今天的人:‘你是愿意今天冻死饿死,还是愿意明天吃饱穿暖再死’,大多数人肯定都愿意选择后者。”

 

明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这是怎么了?日本人要做什么,难道你们不清楚吗?你们希望我去和日本人合作,把那些omega往火坑里推?!”

 

“你别生气…”于曼丽的声音带了些哀求的意味:

“我们没有让你去和日本人合作,只是明台……在现在这个时刻,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去剥夺其他omega选择接受救济的权利。”

 

“你们简直不可理喻!”明台要气炸了。

 

“是你太天真了!”

郭骑云似乎也带上了火气:

“你是谁啊,你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就算到了今天,你也没有在死亡的温饱线上挣扎过!你饿过一天肚子吗?你见过那些穷人为了活下去鬻儿卖女的场景吗?!是!你是有气节,那些个在巷口和狗抢东西吃的小孩,连‘气节’两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他们只是想活下去,有错吗?!”

 

“10斤白米,1斤油啊。”于曼丽小小声地说:

“我们工厂发下去的工资,都买不了这么多东西。”

 

这话听得明台心里一痛,一向伶牙俐齿的他,此时竟也无言反驳郭骑云。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门外传来踩碎地砖的声响。明台用特工的速度猛地拧开门,看到徐胭脂那张因为饥饿而稍稍浮肿的脸。

两人对视了仅仅一瞬,徐胭脂掉头就跑。明台想追,脚下却像生了根。

 

“都被她听去了?”于曼丽急匆匆地跟出来:“传开就不好了,我去追她回来。”

 

明台看着于曼丽追出去的背影,心里沉甸甸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下坠。

 

然而事情却朝着更坏的方向在发展。

 

第二天的《中华日报》刊登了明台和李士群交谈的画面,标题赫然是:

“omega保护协会集中区成立,救济粮预计下个月起发。副标题则是76号主任李士群与‘omega保护协会’发言人明台先生达成一致意见。”

 

明台看到报纸的时候差点把纸撕成碎末,知道自己这是被利用了。如果他此时发出声明解释此事,就等于正式同日本人扯破脸面,这么一来,肯定会连累到明楼。

几乎在同一天,对此篇文章的社论就跟着出现了,很多进步刊物更是对明台口诛笔伐,认为他气节不保,拿了日本人的好处,和他大哥一起做了汉奸。

 

这些明台都顾不上,让他真正心寒的,是面粉厂的员工。

 

那天下午他接到于曼丽的电话,让他赶紧去厂子里跑一趟,明台一到那儿就愣怔了。

全厂七十来号的员工,在厂房大院里黑压压地站成了一片。为首的是那天的徐胭脂,和明台一直相当敬重的老员工江婶。

这些omega生怕自己排不进救济集中营,要明台为他们打打关系,做个申请。

 

于曼丽与他们遥遥对峙,看上去脸都气白了。而明台一时间却像失了力一般,连多解释一句的力气都没有。

自他独当一面后,为了留存这个面粉厂,明里暗里下了不少功夫。前来投奔他的omega,他一个都没有阻挡在门外,甚至连同他们的家人一起收留在厂房里。

 

“江婶,您这都考虑清楚了?”明台还是站直了身子:

“日本人的集中营不比厂里,他们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

 

“明小公子啊,我知道你是为我们着想。但现在世道越来越乱,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我家里那口子去年年底得了病,一直好不过来。家里现在全靠我一个人,我年纪大了,做不了重活。现在厂里的工资……实在是……还有,现在就算有了钱,也买不到白米和油。明小公子,你就行行好,送佛送上西,为我们打听打听,啊?”

 

“您缺钱您和我说,我可以给您提工资的。”明台心酸。

 

这话一出,一旁的徐胭脂发出哂笑:

“哎哟喂,您快别提您那工资了。要不是昨儿个我听了墙角,还真被明家小公子的名头蒙在鼓里。这厂子破砖破瓦的,早就不行了吧?你还发不发得起工资啊?别让咱们一大帮人随着您挨饿哟。”

 

“好歹人是公子,发不起工资也用不着出去卖,”

拼嘴上功夫,于曼丽倒是丝毫不输的,女孩尖牙利齿地就蹦跶出去了:

“徐胭脂,要滚就收拾着你那脏行囊快滚,别在这整天乌烟瘴气地瞎搅和。想做日本人的姨太太是吧,凭你那不要脸的臭皮相,我还真看好你呐!”

 

徐胭脂被酸得脸一阵青一阵白,还要再开口,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

 

明台轻轻叹了口气:

“这几个月厂子情况是不太好,但大家伙儿要相信我,咱们还是能周转得过来。这里日子虽然苦了点,但求个心安。omega的集中营虽然发救济粮,但背后还是日本人在操控。信不得的。”

“既然信不得,你为啥子又去给他们做担保?”人群里突然有人开口问话。

 

明台一时语塞,想解释,又不能解释,便呆立在当场。别人却误会了他的沉默。

 

“是不是omega人数太多,救济粮发不过来,你才不让咱们去呀?”人群中又传来这样的质问。

 

这一问却把大伙儿全问慌了。思来想去,还是这种可能性最大。众人就哭着喊着地给明台跪下,求他给厂里人想想办法,给大家一条生路。

 

明台便被他们左右拉扯着,若不是最后郭骑云出手护他,他的长袍都要被撕碎了。

 

 

四天之后,面粉厂区人去楼空。

 

除了几个老员工beta和厂区看门的大爷,原本热热闹闹的厂房宿舍,只剩下家具搬空后的陈年印迹。


评论 ( 66 )
热度 ( 19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