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五)ABO


于曼丽毕竟是个特工,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微型相机所容纳的胶卷是有限的,她也后悔之前拍摄了太多无关紧要的东西,以至于现在只能选择性地拷贝一些重要信息。

五分钟后,于曼丽将所有文件归于原位,将微型相机藏进内衣之中。

她顺着原路折返,却恰巧遇见两个科研人员正要上电梯。女孩转身藏进走廊死角里,本打算等人上去之后再等待机会,却眼见走廊另一头,手持步枪的日本宪兵正往这个方向巡逻。

地下空间本就狭窄,若是日本宪兵从她面前经过,她完全避无可避。

 

宪兵经过了女孩先前的藏身之处,他有点犹疑地看了看已经空了的电梯井,然而并没有停下脚步。

 

于曼丽叹了口气,她趁着电梯上升,猛地跳起攀住了镂空的电梯底部,此刻她正挂在电梯下方,随着摇晃的电梯缓慢上升。

两个科研人员在用日语交谈,抱怨地下研究室的阴冷潮湿,抱怨军人的粗鲁和不配合,用欣慰的语气怀念自己家乡的情况,其中一人的妻子刚刚寄来了孩子的照片。

 

他们看上去就像普通人,于曼丽想,却在中国的土地上做着最肮脏的勾当。

 

按下杀意,于曼丽趁着两人走出电梯,上臂用力猛地将自己送上了电梯井壁,在电梯再次降落下去之后,女孩翻身回到地面上的走廊。

 

目前为止,任务进行得很顺利。

于曼丽再次解开了落锁的铁门,悄悄地溜回了omega集中营这一侧。

她躲进体检室旁的小房间,迅速摘下手套,抚平凌乱的发丝,将毒针小心收进了头发中藏针套里。


正当她收拾清楚打算偷偷离开之际,小房间的门被猛地打开了。

 

于曼丽震惊回头,看到一个护士打扮的女子和一个日本宪兵正站在门口,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曼丽心下啐了一口,这是什么运气啊,她选的就是常人不会来的地儿,而面前这一对明显是来小房间里偷情的,所以才会被撞个正着。


两人见她独自一人,面上狐疑之色越来越重。

 

“你是omega集中营的人吗?”

那护士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询问到:

“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听见护士这么说,她身边的日本宪兵冷下了脸。最近地下党活动非常猖獗,长官三番五次地训话让他们要加强戒备。

 

于曼丽一时间竟也不知如何应对,她往后退了一步,想到内衣里藏着的微型相机,心下叹气,做好一场恶斗的准备。


护士不足为惧,但如果日本宪兵开枪,那她的撤离可能基本上为零了。

虽然程锦云和郭骑云分别在两个门口守着,但一旦动起手,总是存在伤亡危险的。

 

于曼丽伸手想去拿毒针,日本宪兵立刻举起了手里的枪支,大声用日语吼叫让她不许动。


Omega阴下了脸,准备发难。

 

“小丽,你还没好吗?”

突然有人从走廊那头喊话,吴侬软语的腔调,带着一点点的埋怨:

“换个衣服怎么这么慢嘛。”

 

房间里的三个人均是一惊。

于曼丽正满腹狐疑,却见房门口又出现了一人——竟然是面粉厂那个带头闹事的徐胭脂。

 

那女人进了集中营以后,没再涂脂抹粉,倒是清清秀秀一张脸,爬上了些岁月的痕迹。

此刻她似乎刚刚吃完午饭,手里还捧着洗刷过的餐具,正站在房间门口朝里张望: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嘛?”

 

“你认识她?”

那个日本护士用蹩脚的中文问徐胭脂。

徐胭脂她是有印象的,这个女人对付男人特别有一套,讲话也是八面玲珑,很是圆滑,大概以前是做皮肉生意的,一股儿风尘味洗不净。

成天在集中营里咋咋呼呼的,想不记得都难。

 

“羽田小姐不认识也正常,这丫头进来没几天,不守规矩的。”

徐胭脂满脸假笑:

“性格又坏人又呆,是不是冲撞了你们?我让她给你们道个歉。”

 

“她自己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做什么?”

被称为羽田的小护士又问。

 

“这不是吃饭的时候把汤洒在身上了嘛,我就让她找个地方换衣服。小女孩儿脸皮薄,怕换衣服撞见人,自个儿就寻到这地方来了。”


这么说着,徐胭脂用特别嫌弃的眼神看了一眼于曼丽:

“发什么呆?你是真傻假傻呀,还不快点出来!”

 

于曼丽顺势一低头,朝着俩日本人鞠了一躬,急急忙忙跑到了徐胭脂身边。

 

“我们就不打扰了啊,您俩忙。”

徐胭脂意有所指地暧昧一笑,推着于曼丽就出了房间。


房门一关,徐胭脂一收先前赔笑的脸儿,转身就走。

于曼丽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又怕被人问询,便只好一路跟着她。

沿途中徐胭脂还是那副于曼丽印象中的样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八面玲珑,却又人后给白眼,市井小民的样儿被她演绎了个透。

 

最后,徐胭脂停在一扇偏门前,低头点了只烟:

“再半个时辰,有人来收厨房的废料,门会开。你自个儿找机会出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集中营报到的?”于曼丽道。

 

徐胭脂一声嗤笑,摇摇头: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但在面粉厂欠你们的,我这就算还清了。”

 

“留在这儿,可能会死的。”

于曼丽终是不忍,出声提醒。

 

徐胭脂的脚步顿了顿,只挥了挥拿烟的那只手,没有回头。


评论 ( 12 )
热度 ( 13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