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七)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六)ABO


明台把明满幸存的小妹寄养到了先前的小麦商户——沈家夫妇的家中,称明公馆里只剩三个糙男人,顾不了年纪太小的女娃子。

寄养费是给够了的,明满也能趁着闲暇时期多去看望。

他的妹妹被父母保护得很好,没有提前分化,所以十多岁了还懵懵懂懂。

好在女娃性子好,和沈家那个暴脾气的女儿倒是相处融洽。

 

虽然因为集中营的号召事件,明台被omega协会会长李老先生拿拐棍抽了一顿,但老人家深知明台的性格,知道男孩是中了76号的圈套,才不得不当这个恶人。

所以当明台拿着于曼丽拍下的照片找上门时,这个历经世事风霜的老人彻底沉默了。

 

“如果事情真如你们猜想的那样,”

李老叹了口气:

“就算顶着再大风险,omega协会都要发表声明。我们要提醒那些还没加入,或者已经加入了协会的omega们,警惕日本人的阴谋。”

 

“声明不能太露骨,”

明台用食指敲击桌面,看着于曼丽弯腰替老人调整轮椅靠背:

“曼丽认为日本的计划应该还处于观望期,若他们一旦发现事情败露,说不定会破罐子破摔,直接对集中营下手。”

 

“你去找记者。”

李老坐起了身子:

“发言稿就按你的计划来,以我和协会的名义规劝还没加入集中营的omega保持警惕!”

 

“那样您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明台有些为难。

上回李老就被76号的走狗们用麻袋套了丢进了城河中,要不是水位不深,明台又营救及时,这位老人早就不在了。

 

“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

李老挥了挥手:

“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能发挥一些余光余热总是好的。”

 

明台默不作声。

作为omega协会的会长,李老的声望是革命者里人人皆知的。

虽不与国共合作,但他以一己之力力保了众多omega的安全,他争取omega的权益,为omega的综合剂和医疗问题四处奔走,并借助了国际舆论势力来保护登记在案的omega不受日军侵害。


若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被害,对中国的抗日士气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男孩走近老人,和于曼丽一样单膝跪地:

“我知道您向来不愿与国共合作,是怕受到双方势力的影响。但是在这战争的紧要关头,我们不能失去您。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以生命为重。”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老轻轻叹了口气:

“明台,你口中的‘你们’,究竟指的是哪边?”


男孩的眼睛闪闪发光:

 “当然是中国这边。”

 

 

最终李老同意接受明台的安排,在必要的时候进行战略转移。

明台决定回去立即把这个事情向大哥汇报,由他来安排李老的撤退路线。


才踏出李老的屋门,一只青葱手指猛地戳了一下他的脑门。

 

明台回头,才发觉是于曼丽正一脸挑衅地瞅着他。

 

“做啥。”男孩没好气。

 

“你被策反了是不是,你是GCD!”

于曼丽哼哼,被明台一把捂住嘴拖到了街角。

 

“姑奶奶你是不是嫌我活得太久了,你知道这啥时间啥地方吗这么瞎嚷嚷。”

 

“很会对我大小声嘛?你咋不看看你自己长着几个脑袋?”

于曼丽压低了声音,语气凶狠:

“你是不是被那个程锦云策反的?那个地下党女alpha?好啊你个明台,自己都是板上鱼肉了,还身兼数职呢?你是不是被色诱的你说,你对得起明诚哥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明台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事先说好,是你现在才反应过来的,我可没瞒你!”

 

“没瞒我你也没告诉我!”

虽然于曼丽从援救明诚的行动中,多多少少看出了些端倪,但猜想坐实之后,她还是有些震撼:

“你这样战后怎么办?你大哥知道这件事吗?”

 

明台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说过不管我干什么你都会支持我?”

 

“我是这么说过,但是现在的局势,你以为就李老危险吗?那个红章可是盖在你的——”

 

“是不是说过会支持我?”

 

于曼丽终是沉默了:

“……你丫赖皮。”

 

“我们曼丽最乖了。”

明台喜滋滋地一把揽住女孩的肩:

“放心吧,我相信你会保护我的,哈哈哈。”

 

“不要脸,我要吃糖炒栗子。”


“吃!”


“十斤!”


“买!”


“这事郭骑云知不知道?”


“不知道,这事不能告诉他啊,我怕那家伙嘴漏。还有老师也不能说!”


“我又不傻!”


“乖。”


“那再来两斤莲蓉饼。”

 


明台和于曼丽的搭档之所以被军统学院称为至今不破的传说,除了双O身份外,更重要的就是默契和信赖。

明台知道于曼丽的担心,也清楚自己的处境。

但即使如此,他仍要战斗,因为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曾投降。

 

夕阳西下之时,小少爷回到家中。原本热闹满满的厅堂少了烟火气息,颓败感更甚。

 

“大哥?明满?”

没人在家,唯一的闲人只好自己动手做饭。

 

水刚沸腾,厅堂的电话骤然响起。明台把手擦了个干净,几步跨进客厅。

 

“喂?谁呀。”

 

“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了明楼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点难以掩盖的焦急:

 

“家里现在就你一个人?”

 

“对。”

明台收起了笑脸:

“发生什么事了?”

 

“吉川一夫查到了那天你和满崽的出城记录,并让审查人员大致描画出了你的样貌。虽然你的身份是假的,画出的容貌也和本人不怎么相似,但是,好像被他身边的福田副官认出来了。”

 

明台心头一凉:

“认出什么来了?”

 

“认出了你之前的伪装身份——小野三郎。”

 


评论 ( 23 )
热度 ( 12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