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三)ABO

烽烟何日靖(五二)


开心更一章!因为收到了 @我一直以为名字不能改的 的礼物!!!!

谢谢亲么么么么哒!!!!!!你的情书(?)我收到了!

谢谢!!啾啾啾!



“你和我大哥是老朋友吗?”

“朋友算不上,赌友吧。我和他赌了一辈子,就看谁先弄死谁。”

 

明台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碰见王天风。在他看来,明楼与王天风性格迥异,就算同属情报部门,也应该是除了任务老死不相往来的类型,没想着两人竟有私交。

再遇老师的欣喜很快就被新任务的紧张感冲淡了,作为上海行动A小组,王天风让他和于曼丽去护送第三战区的密码本。

第三战区百万战士的性命,似乎正被omega紧紧攥在手中。饶是明台这般乐观开朗的性子,在接到任务的时候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小少爷有预感,这次任务,将远不如先前那般简单。

 

明台已经在书桌前坐了一个下午,他面前的牛皮纸信封是王天风今早刚交给他的。

犹豫了片刻,小少爷拿起信封,将里头的物件全数抖出——一张信纸和一套汇丰银行12号保险箱的钥匙。纸上一行黑字:


“取货后,当晚出发。”

 

这么急?

明台一怔。护送第三战区密码本,说白了就是要上前线了。也不晓得这任务大哥和阿诚哥知不知道。

在沦陷区做情报工作还好,前线,那炮火子弹可都是不长眼的,任两个哥哥再有通天的本领,可能也顾及不到他了。

明台倒不是害怕,只是难免儿女情长了一把。自他和明诚在一起后,还没分开过太长的时间,omega对alpha的依赖感此刻牵动着明台的神经。

 

好了,别傻兮兮的。

明台最后瞄了一眼桌上明家四口的合照,把保险柜的钥匙收进了口袋。

 

 

Omega的直觉非常准,明台也不例外。

他竖高了领口,戴着圆框眼镜,咖啡色风衣后摆随风而动。明明是一样的人群,今天却像电影的慢动作一般,在他眼前来回穿梭。眼前色彩是迷幻的,阳光有点强。空气中满是尘土和各种信息素的味道,一切的节奏都不在正轨上。

 

明台深呼吸。试图使自己的思路清晰起来。

 

他不能以客人的身份进入银行,开保险箱需要办理手续,他的脸很可能被银行的工作人员记住。他得从其他入口进入金库。

主意一定,小少爷转身拐进汇丰银行边上的航运集团办公楼。

凑巧的是,今日正好放假,办公楼里完全没人,竟让明台顺顺利利到达了楼顶天台。

 

航运集团办公楼离汇丰银行隔了一条马路,天台顶上的高度倒没有落差。一条马路的距离,对于一个身手矫捷的omega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小少爷慢动作地解开领带,脱下外套。他把外套层层叠放在天台一角,最后摘取下伪装用的眼镜摆放好。动作规整而虔诚,就像在完成某种仪式。

然后明台站直身子,右臂猛力一甩,先将自己的提包远远甩进了汇丰银行的天台。omega开始助跑,绷紧肌肉集中注意力,以小腿力量推动全身,猛地越过了两座天台的间隙。

落地后两个翻滚,小少爷站起身子,拍落周身灰尘,嘉奖了自己一个笑容。

 

12号保险箱的钥匙就在他的口袋中,明台装作取航运公司月结单的工作人员,偷得了一套汇丰银行的管理员制服。再用制服里的铜质钥匙通过了身份验证,打开了金库大门。

 

金库中有人。

 

那人看似只是普通的客人,正打算存放自己的财物。可在明台低身找到12号保险箱并弯腰打开它时,看似客人的男子对他举起了枪。

 

明台很冷静,但他知道情况不妙——行动已经暴露了。面前之人先前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而此刻他释放出的威压证明了他是个alpha,气场非常强大。

但明台是什么人——普通alpha的威压对他来说,几乎不起作用。omega低眉顺眼地按对方要求打开12号保险柜里的铁箱,在挪动箱子那一刻突然发难,出手都是致命狠招。

 

他并没能把对方置于死地。对方似乎也打算留他活口,一时间两人争斗的声响大作,马上引来了金库警报。

明台当机立断不再纠缠,一把捞过铁箱里的密码本胶卷转身就跑。身后之人紧追不舍。

 

明台暗自唾骂了几句,杀心已起。

 

他一路奔逃至天台,将手中装有密码卷的提包猛地丢过长街,而后他躲至天台水箱之后,摸出腰间匕首,屏息而立。

 

Alpha果然追了过来。

 

明台阴下脸。

Alpha对信息素和综合剂的气息最为敏感,在他发现自己之前,必须抢占先机。

 

三步,两步,一步。

 

匕首凌空而出。

Alpha反应非常迅速,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明台那算计完美的那一击,只划破了他的脸颊,omega见一击不成,立刻刀锋朝下扎向人手腕,迫使那人为保手而弃枪。

这人见过他的脸,说什么也不能留活口。对方显然没料到明台具有这么强的攻击力,被男孩逼得开始后撤,似要躲闪。omega见人萌生退意,更是舍身而上,招招致命。

 

明台深知不能与alpha拼比耐力,时间一久必落下风。便每一步都把这alpha往天台边缘逼。

alpha不知明台用意,还以为这beta气息的小子想把他推落楼顶,直到小腿肚被水箱的支架所绊,整个人向后仰躺而去时,才惊觉这omega竟是利用天台的地形把自己逼入了死地。

 

成了!

明台咬紧牙关,刀尖朝下,就要取这人性命。

 

变故发生在片刻间。

 

威压。

 

不是面前的alpha,而是明台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明诚,属于明诚的威压竟铺天盖地而来!

 

明台脑中一片空白。

 

匕首掉落地面,发出铿锵声响。omega双膝跪地,完全无法动弹。

前一秒钟还失利的敌人,此刻轻轻松松就将明台一把制住,omega根本无从反抗。

 

为什么。

 

明台瞪大了眼睛,眼前早已是朦胧一片。

 

为什么。

 

他看到了明诚,无论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知道他就在那。

在那栋航运楼顶的天台,他的alpha,此刻应正负手而立,也在隔空看着他。

 

为什么?!

 

威压还在继续,明台连呼吸都困难了。

 

他忽然想起这个世界的法则,想起了omega的弱势,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所有的omega都无法反抗自己的alpha。

因为标记,alpha对自己的omega施放的威压效果将会成百上千倍的增强。

 

从一开始,明诚就可以完全掌控他,控制他的行为,甚至控制他的思想。

 

可是为什么明台到此刻才意识到他作为omega的弱势?

因为在今天之前,明诚从没有对他行使过alpha的特权。阿诚哥一直是纵容他,宠爱他,尊重他的。

 

这一刻的觉悟让明台几乎要痛苦地嘶吼出声。

 

可是偏偏为什么是此刻,是现在?

 

他的alpha第一次对他释放威压,

 

竟是为了将他交给敌人。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四)ABO

评论 ( 52 )
热度 ( 29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