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8(现代AU,人工智能)

The truth 7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当时你怎么没发现他是个小人!”

明台摊在明公馆的沙发上无理取闹——他把球鞋丢得东西各一只,纸罐装的冰牛奶被男孩捏变了形。

 

“人类是一种复杂的动物。他们自私自利且善于掩饰。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向你们学习,但总还差些火候。”

明诚的语气听上去很认真,但明台知道他在开玩笑。

 

今晚明诚采购了阿拉斯加鳕鱼,此刻正裹着面衣放在平底锅里煎炸。骑云变形成一个置物平台,在明诚需要的时候为他递上各种佐料和工具。

在明公馆生活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阿姨昨天因女儿结婚回了老家,现在偌大的厅堂中只剩AI们和明台。但明台非常习惯这样的环境和模式,对他而言,明诚、锦瑟和骑云就是家人。

 

“阿诚哥,三天前你去金诺学院做什么?”

明台把沙司酱倒进沙拉碗里,用勺子把生菜碾平。这个家就只有他需要吃晚饭,他口味偏甜,总喜欢在拌菜里加上各种酱料。

莫翰不可能把嘉丽斯带来普林斯特大学,只可能是明诚去了隔壁的金诺学院。

 

“你让我替你找这六十年来S级AI制造公司的资料,金诺学院信息技术系的王教授在这个领域有绝对权威。我用电子邮件联系了他,他答应帮我提供一些数据。”

明诚把主菜端上桌子。

 

明台目瞪口呆:“王教授?王天风?”

 

“你知道他?”

 

“IT领域谁不知道他啊!”明台一下兴奋起来了,他把刀叉一放,直接坐上餐桌:

“他给你的数据是什么样的?关于AI自主意识和全智能的资料,不都因为四十年那次‘越界行动’销毁了吗?他那边有副本吗?快给我看看。”

 

“你还知道‘越界行动’?”

明诚抬头看了一眼明台。

 

“那当然,我的课题不就在研究这个嘛?你还记得曼春姐吗?她和我大哥交往过一段时间。但他俩性格都太破,根本不适合异地恋。她今年要毕业了,论文的主题就是‘论AI的自我意识和IT行业的发展方向’,当时她的导师还因为这个题目太有政治敏感性驳回了好几次。但你知道曼春姐的,特别特别倔,所以课题最后还是批下来了。哎,话扯远了,数据呢?”

 

“一会儿我拷进你的电脑里。从餐桌上下去,把饭吃了。”明诚道。

 

“阿诚哥,”明台从桌子上溜了下去:“你为什么会把莫翰踢下楼?”

 

按道理来说,所有的AI,除非紧急情况和主人指令,都不具有攻击性。而明台显然没对明诚下达过“攻击莫翰”的指令。

 

“大概是认主程序的副作用。”

 

明诚显然不打算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晚上九点半,明台洗漱干净,穿着睡袍躺在床上。

床头一台两个世纪前的老式收音机正发出模糊不清的新闻播报——这台收音机是他去年暑假在地下室中发现的,当时零件锈得不能用。明台闲的无聊,用两个月时间把它改造成手动发电的机械式收音机,还植入了接受无线讯息的芯片。

 

新闻还在关注今早的凶杀案。

在这个高科技盛行、经济繁荣的年代,每个地区的治安水准也在稳步上升。特别是明公馆所在的城市,放眼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金融中心——恶性杀人事件非常少,所以关注度极高。


来吧上车。这个博客和谐的东西这么多会不会不太好,担忧= =


9

评论 ( 65 )
热度 ( 302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