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10(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9(现代AU,人工智能)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明台作为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配合警方完成了问讯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

他的脑中一直嗡嗡作响,出了教学楼就瘫坐在路边的阶梯上。校道上停着的警车顶灯旋转闪烁,发出红蓝交替的光,映得整栋活动楼都是诡谲色泽。

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血腥味,带着一点腐臭和铁锈的气息。他之前踩到了不少血,鞋底到现在还黏湿一片。

 

明天要去警局做笔录,想到还得将那些画面一而再再而三地回忆并叙述,明台发出了一声呻吟。

 

“你最好去做个心理咨询。”

陪他一起出来的警员说:

“你和你的同学都要去。这样的现场,对普通人的刺激太大了。”

 

明台连道谢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点点头。

 

“那是你的家人吗?他应该等了很久了。”警员道。

 

明台这才发现校道对面的明诚。

路灯昏黄,AI站在开始落叶的银杏树下,锦瑟小光球正停在它的肩膀上。

它穿着白色衬衫,羊毛背心勾勒出硬挺的脊背线条。初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它看上去真的等了很久。

明台张了张嘴,才发现警员小哥对阿诚哥的称呼——是“他”而不是“它”。

 

大约是关切的眼神,或者不出声打扰的温柔,让明诚此刻看起来更像一个人。明台心里一暖,两步向前给了哥哥一个巨大的拥抱。

 

“吓坏了吧。”

明诚环着他的腰,另一手抚慰似的拍拍他的后脑勺——36°的体温刚刚好。

 

 

这起校园内的恶性凶杀案媒体没有过多曝光细节。遇害的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大学生,凶手手段之残忍令人咋舌,很容易引起公愤。

明台作为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目击者,并没有捕捉到任何关于凶手的信息——他甚至看不出屋子里究竟死了多少人。

尸检结果显示,屋里的三名遇害者应该是在短时间内同时被利器切割,这才造成大量的血液喷溅。而按照他们导师的口供,屋内除了丢失一笔数额不大的现金外,一个前段时间刚刚淘换来的二手S级AI也不知去向。

 

按时间上说,这一切是不合常理的。

明台他们的活动室和受害者的活动室分别在走廊的东西两端,听到呼救赶往机械材料组的明台等人,跑步穿过整个二楼走廊大约只需要一分钟。

一分钟前,受害者还在尖锐呼救,一分钟后,凶手偷走了屋内现金和S级AI,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在时间上根本说不过去。所以明台一行人被警察反复找了好几次,几乎影响到了正常生活。

 

活动室大楼在凶杀案发生后直接封锁了,明台他们的研究也只能暂时搁置。

明楼和明镜听说了这事,惊得心有余悸。明镜用视频通话先把照顾不周的明诚痛骂了一顿,然后勒令幺弟不许在夜晚独自行动。 

 

因为那天晚上的不接电话,明台事后被阿诚哥狠狠教训了一番。无论口头还是实际行动上,都让明台明白了何为作死。

 

但是,如果明台真能乖乖听话。他就不是那个叱咤校园的明家小公子了。

 

活动楼凶杀案过去后一个多月,梁仲春给明台打了个电话。关于人工全智能和AI自主意识的命题,作为师兄的梁仲春,还真找到了一些线索。

 

“四十年前确实有一个人对人工全智能做出了大量的论证,拿了二十几项的研究专利。”

梁仲春说:

“但可能是因为‘越界行动’,这个教授所有的论文和相关资料在公共领域都搜索不到了。我朋友建议我们去找这几年IT方面的专家,看能不能要到个人私藏。”

 

“那教授叫什么名字来着?”明台问。

 

“贵婉。”

 

 

明台对这个名字很茫然,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作为新生代IT专业的学生,这个领域的大师级人物,很少是有明台不知道的。但贵婉这个名字,他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明台问了几个学校的导师,又让明楼帮他咨询一下明氏集团认识的IT专家。年轻点的学者对贵婉这个名字非常陌生,年纪大些的教授似乎都不太愿意提及此人,声称没有任何相关的收藏资料。

汪曼春和程锦云倒是知道IT历史上有这么一个给女性长脸的风云人物,可也拿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研究就这样陷入了死胡同中。

 



“阿诚哥,你可不可以帮我再联系一下王天风教授?”

 

周末上午,阳光正好。明台吃完早饭,帮着骑云收拾院子的杂草。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汁的腥鲜气息,锦瑟蹲在明台头上伸着懒腰,骑云化形而成的除草机绕着草地来回跑圈。

 

“贸然打扰别人,不好吧。”明诚把成摞的杂草搬运开去,在工作间隙看了一眼小少爷。

 

“我这不是有问题想咨询他吗,听说王教授脾气特别古怪,是不是真的?”

明台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问。

 

“我帮你发邮件问问吧。”

明诚对明台的八卦心态向来是不搭理的:

“但人家愿不愿意见你,就另当别论了。”

 

 

明台总以为,作为IT界的知名权威人士,王天风应该是清冷高傲的。

但与他的设想不同,王教授的性格虽然算不上和蔼可亲,但也没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劲儿。

在回复明诚的邮件中,他同意与明台聊聊关于四十年前的‘越界行动’,也愿意把自己收藏的资料供明台查阅,为人师表的风范让明台对他的好感度骤然提升了不少。

 

但当明台按约到了金诺学院,敲开王天风办公室的门时,男孩有些迟疑。

 

王天风是个不太显个头的男人,但这不代表他不高。相反,这男人肩膀宽厚,气质锐利。他理着平头,身穿立领西服。气质与其说是教授,更像一位军人。


更重要的是,明台觉得他很眼熟。

 

“王教授,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自我介绍以后,明台问道。

 

“我在普林斯特做过两次演讲,也许我们碰过面。”王教授说。

 

这倒是很有可能的——明台表示同意。两人几乎没什么寒暄,直接开门见山说起了四十年前那次越界行动。 

 

王天风教授对这件事做了长达三年的详细研究,他肯定地告诉明台,AI的自主意识和全智能化确实是一个早在半个世纪前就被证明的命题。

 

“和现在这群傻乎乎的只会按命令行事的机器人不一样。那时候的S级AI,如果不上体重秤,不割开表皮,他们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王天风说:

“一些细节化的描述,贵婉教授的杂记里写得很清楚。我花了相当多的精力收集了她的论文和笔记,所有资料都在这个硬盘里。”

 

明台接过硬盘,迟疑了片刻:

“贵婉教授…已经去世了吗?”

 

“是的,据说就是在‘越界行动’中去世的,但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清楚了。”

 

 

当天晚上,明台在自己的房间里工作到深夜,锦瑟催了几次让他休息,都被他打发走了。

硬盘的资料里有贵婉的照片——并不是非常漂亮的华裔女子,但是头发微卷,酒窝浅浅,一颦一笑颇有气质。很有那个年代的学者风范。

令明台惊讶的是,早在四十年前,贵婉对IT行业和AI的研究程度就不输给当今的一线学者。她引证之恰当,用词之精辟,再加上她对S级AI进行的几组人性测验,让明台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太强了。

时隔四十年,明台恨不得能够和这位教授当面交流。如此才华横溢的女子,竟早就香消玉殒,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明台注意到,贵婉的试验当时在社会上确实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她的研究在后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有时候一次实验会涉及到上百名的S级AI。

明台看了几段当时的新闻视频:一个作为实验体的S级AI,从外表看上去就是个十五岁的少女,它梳着双马尾,穿着维多利亚风格的滚边花裙,正害羞地对着镜头微笑——这放在今天简直是不可能放生的事,AI?害羞?

 

明台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陈警官?”

 

明台对着电话哼了一声。

 

陈警官是那天陪着明台从活动楼里走出来的警员,自那次审讯过后,他和明台交换了电话号码,有时候会私下打电话约小少爷出去喝茶。

 

“是我,明台。普林斯特大学新材料小组丢失的那个二手的S级AI找到了。”

 

明台一愣:

“找到了?”

 

“对,没有拆卸掉什么零件,看上去也很正常。只是没有充电,无法启动了。他们说你对AI有研究,想不想过来看看?”

 

“不急的话,我明天一早过去。”

明台应道,他现在根本就不想从电脑前挪窝。

 

“好的,明天我去接你?”

 

“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明台完全是在应付陈警官了,他把电脑里的资料又翻了几页。

 

贵婉做了这么多试验,她一定拥有庞大的研究小组和良好资质的投资商。也许这些人员有部分今天还能联系得上。他可以一个个登门拜访……

 

明台继续敲击鼠标翻页,而后他僵住了。

 

贵婉研究小组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在电脑屏幕的光线下,散着不稳定的白光。

 

明锐东。

 

这是他父亲的名字。


【诚台】The truth 11(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17 )
热度 ( 215 )
  1. 存粮处袁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