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16(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15(现代AU,人工智能)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明台摔得有点晕乎,他在地上躺了很久。

紧急避难室所在的崖洞中,空气潮湿,散发着霉味。空气循环净化器可能怕被AI投毒,全部都停了。所以这里恢复成一个山洞最原始的状态,岩顶有水滴落下,正好砸在明台的鼻尖。

男孩终于坐了起来。

 

没有人过来给他们引路,可能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躲下了岩洞底部的避难室。明台颤巍巍地站起身,突然觉得额间一片黏湿,用手一摸,疼得嘶嘶抽气。

 

“你受伤了。”莫翰站在一边,常年运动让他保持了较好的体力,此刻看上去倒是状态颇佳。

明台没有理他。弯腰捡起自己的登山包和滑板,一瘸一拐地朝洞内走去。莫翰则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直通崖底的电梯此刻处在锁闭状态,明台按下墙上的紧急呼叫钮。通话器那侧的工作人员似乎犹豫了一下,就放他们下到了地底。电梯是最新型号的,时速达20m/s,明台在突然失重的状态下有点头晕目眩。他稳稳扶住电梯内的栏杆,克制住自己作呕的冲动。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小少爷喘不过气地想。为什么和这个混蛋待在一块,阿诚哥在哪?

 

电梯打开的瞬间,对准他们的是黑黝黝的机枪口。

明台和莫翰在对方大声的警告下放下背包,举起双手。他们是大门关闭后才进入的人员,对方怀疑他们是AI的潜伏者。

明台正要解释,一个身着军装的中年男子从指挥室里走出来:

“好了别犯傻,他们是人类。”

 

“将军!”指挥官还想争辩,那被称呼为将军的男人已经缓缓走到明台身前:

“没见这孩子在流血吗?你见过哪个AI流血的?”

 

众人皆是一愣,而后一排机枪缓缓放下,厅堂回响起危机解除的警报声。

 

正在大家准备散去的时刻,明台低头把背包从地上拾了起来:

“你们不该关门。”

 

声音很轻,可那个被称作为将军的中年男子明显听见了。场面有些僵,在场的士兵和指挥官看上去一脸的尴尬。作为军队,他们应该是人民的守护者,可现在他们成了AI的帮凶。

 

“我的职责是保护大部分人的安全,”将军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道德和正义是需要权衡的,这个避难所里有二十万人。”

 

 

当程锦云扑上来抱住明台的时候,男孩第一次放松了下来,他的伤口开始发疼,头晕目眩。

他和梁仲春申请住一个宿舍,有洗浴室,小冰箱、饮水机、干燥器和地灯。这座紧急避难室建成于五十年前,因为不常启用,很多东西没有及时更新换代。桌上有双孔插座和网络接口,可以使用一台笔记本电脑。

 

明台冲了一个澡,梁仲春给了他一包巧克力夹心饼干。男孩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你大哥和大姐联络到了这间紧急避难室,要求和你通话。但是黎将军说,必须按照顺序排队来。”

梁仲春在他身边坐下:

“到了这种关头,权力和社会地位,都是屁。”

 

话出了口,梁仲春才意识到他这是在抨击明家的地位,又慌忙咳嗽了一声:“黎将军就是那个性格。”

明台没有在意,他小心翼翼地没让饼干渣落到地上:

“你和你的家人联系上了吗?”

 

梁仲春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家那种地方,网络信号非常差。所以我也不担心,那边基本没有AI。”

 

明台点点头。正打算接话,房内的广播响起了,说是午饭时间到,让他们分区排队去食堂。

 

“排队,分区。搞得和监狱似的。”梁仲春抱怨着站起身。

 

 

确实和梁仲春所说的那样,这里看上去就像电影里监狱的食堂。餐食非常简单,一人一份白米饭或者面包,一点绿色的青菜,一块手指大小的肉,再配一只营养剂。

明台掂量掂量营养剂,打算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他舀了一勺米饭,还好,没什么奇怪的味道。

 

程锦云过来和他们坐到一桌,女孩养尊处优惯了,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生活环境。

 

“他们要节省粮食。”她小声嘟囔:“毕竟有二十万人需要养呢。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秩序。”

 

梁仲春接话道:

“我刚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太血腥了。那么多人都在PO照片,发生灾难的绝不仅仅是我们这儿。”

 

“议会有解决的办法吗?其他国家也是这样?”明台问道。

他在明公馆耽误了太久,没有上网,消息闭塞。

 

“不知道,我替你接了你大哥的电话。”程锦云说:

“他说G星和Q星已经具备了基本的移民条件,正向我们这里派出运输飞船,但是……一艘飞船只能搭载两千人。要把我们这里的人全部运走,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而且,智能AI也可能掌握控制台,干扰雷达,所以事情还是比较麻烦的。”

 

明台擦了把脸。

 

食堂的墙壁电视正在播放新闻。毕竟离AI暴乱才过去了一天,很多地方还在人类的控制下,此刻,新闻记者似乎正在采访一些权威人士,希望能够得到具有安慰性的答案。

 

“快看,王天风!”

程锦云叫了一声,明台回头看了眼电视,把餐盘端到了程锦云那侧,在女孩身边坐下。

 

王天风作为AI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此刻正对着镜头侃侃而谈。他们身处市政厅的礼堂,周围是严格的安保防护队伍,记者的话筒几乎都要递到他的脸上。

 

“王教授!现在城区已有四十万人出逃,二十万人躲进了紧急避难室,您觉得到底是哪种选择会比较安全?”

 

“在政府没有确切的应对方式出来前,我建议各位还是躲进紧急避难室为好。”

王天风西装革履,看上去不慌不忙,他的眼神比明台初次见他时锐利了不少,军人气质更加显露无疑。

 

“您觉得这次AI的暴动是一次病毒意外,还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暴乱?这次暴动,和四十年前的‘越界行动’有关系吗?”

一个马尾辫的年轻女孩挤到了记者队伍的最前端,她戴着眼镜,言语犀利。

 

王天风慢慢把目光转到了女孩脸上,女孩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你这么问我。”王天风说:

“我只能告诉你,这不是暴乱,而是复仇。”

这个男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明台感觉摄像机在后退:

“上帝创造了人,它选择让人存活下去。而人类创造了AI,却在AI拥有自我意识后,置AI于死地。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很残忍吗?AI确实没血没肉,但它们被赋予了情感,它们也会绝望,会恐惧。”

 

王天风身边的安保部队也站起了身,他们原本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此刻他们……不,明台猛地一推盘子。不是他们,而是它们。

 

王天风身后的安保部队,是一群AI。

 

那个马尾辫的年轻记者似乎还没发现王天风身后的异样,她看上去有点愤怒:

“那您的意思是,今天AI的滥杀无辜,是人类的自作自受咯?您作为人类,不觉得AI今天的行为和四十年前的‘越界行动’无异吗?!”

 

“所以我说,这是复仇。小女孩,去翻翻字典,查查复仇的意思吧。”

 

王天风笑了,他的脸皮突然在镜头前剥落,露出了内里金属质地的肌理:

 

“还有,谁说我是人类?”

 

王天风的话音未落,它身后的AI们就冲下了演讲台。

市政厅的直播间乱成一团,惨叫和哀嚎声不绝于耳,直播间瞬时变成了修罗场。

 

直播的摄影机似乎砸落在某个角落,非常巧的是,这台摄影机的角度刚好能捕捉到厅堂的画面。全市的幸存者们,都在通过这台摄影机直击这场血腥屠杀。

 

要发言的不止王天风。这间屋子里,大多数被采访人是市区政要,是学界权威。讽刺的是,这场记者招待会将这些人物全都聚集到了一起。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市政厅外有着重重军队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此刻,这场袭击却是从内而外爆发的,在场之人无一幸免。

 

明台似乎又回到了目睹材料小组遇难的那个晚上,程锦云在一边捂住了眼睛,痛哭出声。

太残忍了。

 

明台的牙根在打颤。

 

“快!”食堂里有人在喊:“关掉电视!”

 

不管是对于市政厅内部的人员,还是现在在观看这场直播的人,这样的画面会给人带来满满的恐惧。明台甚至猜想,王天风是故意的,故意直播这场屠杀,它就是想渲染血腥与绝望!

 

明台甩开餐盘,往电视冲去。他没有遥控器,但他可以手动拔掉电视的电源。

 

然而他停住了。

 

他看到了明诚。

 

明诚出现在了电视里。

 

他的阿诚哥,并没有参与屠杀,安静地站在王天风的身边。

它也戴着墨镜,身着白色的礼服,有血溅上了它的衣领,它有如入定般一动不动。

然后,它似乎发现了正在直播的摄影机。它转身看了看血腥的现场,又看了一眼摄影机,皱起了眉头。

 

然后它抬手,一枪打爆了这台摄影机。

 

电视一片漆黑。

 

明台的眼前也一片漆黑。


【诚台】The truth 17(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46 )
热度 ( 27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