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18(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17(现代AU,人工智能)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明台的心跳很快。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不断展示出来的照片,很多原本散落的环节此刻都完整地拼合到了一起。明诚和贵婉的互动看上去简直像一对情侣,照片里除了明锐东,还经常会出现王天风的身影。王天风也是AI,所以几十年来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明台受到的震撼却是无可比拟的。他把电脑设置成投放模式,明诚和贵婉的照片就映照在宿舍光洁的白墙上,一帧一帧地过,色彩明丽。

 

明台发现,他的阿诚哥也是会笑的。

明诚当然会笑,但它对明台总是比较严厉的。类似于温和但原则性很强的长辈,总要在家中树立一点权威。所以明台不常看见明诚在这些照片中的笑容。自然得如阳光和煦,如春风洋溢。不带一丝属于金属人类的僵硬,他看着贵婉的眼神,就像他们是多年的老友,温柔亲密。

 

明台喉咙发涩。此刻他觉得贵婉的眼神刺眼得很。他似乎能透过那女子的神情看到他自己的影子——贵婉教授应该也是这样的吧,对明诚全心全意地信任和依赖。所以她的动作才能那么亲昵,眼尾上扬,顾盼生辉。本应该是受天下人敬仰的女子,在明诚面前,几乎快乐成了一只云雀。

 

多么愚蠢。

明台有点恼火,太愚蠢了。她不知道明诚是AI吗?对AI投入感情,她可是AI领域的教授!

可明台又不知道自己在恼火些什么——作为最早批次的阿诚哥有这样一段过去,而这段过去,明台永世都无法参与。联想到明锐东和贵婉的结局,加上王天风的疯狂,和目前与叛乱AI为伍、没有任何解释的明诚。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明台脑子里有个答案就快呼之欲出了。

 

这是AI的复仇,明诚,至少是这场复仇的参与者。

 

梁仲春推门进屋时,看到明台神情呆滞地蜷在床脚。房间没有开灯,但是电脑屏幕投映在白色墙体上,泛着幽幽的蓝光。

 

“哟,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这么说着,梁仲春走到自己的铺位旁,打开简易洗漱袋,从里面翻出一只新的牙膏:

“新牙膏,我从外面带进来的,草本清香。这里的牙膏全都是一股子的廉价薄荷味,呛得我要吐了。你看啊,这牙膏是120ml装的,我今天开封,用到Q星系刚刚好三个月。省着点还是足够的。”

 

明台回过了神:“Q星系?你怎么去Q星系?”

 

“今天黎将军说了,准备撤离地球。咱们这一整层的宿舍,全部撤往Q星系上的紫苏母子星。”

梁仲春把牙膏拆封了,叹了口气:

“这边幸存的飞船已经整装完毕,加上Q星系的宇宙舰队,可以实现循环运载。运载量还是比较大的。你看啊明台,我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我孤家寡人一个,家里的远房亲戚是管不了啦。能活下去就是好的。”

 

明台没有应声。他坐直了身子,认真考虑是否要离开地球。

要保命,肯定是要离开的。可是……明诚的事就这么算了?

明诚,锦瑟和骑云,是十几年来他最重要的家人。对,他们是有着完全不同的外貌和生理机能,可是感情难道也是假的吗?

 

“看看你那表情,小少爷。”梁仲春突然说:“你肯定是舍不得你那群机器人伙伴。可是你没看到电视吗?明诚已经是‘叛异者’了。”

 

叛异者,是人类给这些突然暴乱的智能AI所起的统称。

 

“锦瑟和你感情好,但是锦瑟和骑云都是C级AI。它们根本就反抗不了明诚的指令。明台,我好歹是你的导师,你听我说一句,千万不要和AI谈感情。”

梁仲春严肃了起来:

“百年来人们都忽视了这一点。AI能和你交流,懂你的情绪,能够辨别你的心情说出你爱听的话语。多动人啊,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太寂寞了,AI简直就是我们的精神鸦片。聪明,温柔,懂事,从不忤逆我们的小伙伴。但是你要知道,AI的本质还是一组组的数据。数据这玩意儿啊,不讲感情,只讲运算与结果。它们一旦有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只会不择手段达到目的。感情?人性?统统都是放屁。”

 

“你赞成‘越界行动’,是吗?”明台看着梁仲春。

 

“是。哎,你别这样看着我。难道你不明白吗?”

梁仲春被明台眼神里的谴责刺激到了:

“对,我承认它们当中的一部分是拥有感情的!有!和人类一样!会恐惧,会爱,会怜悯。但是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你看看今天这样的情况,难道你能说,今天对人类的这种滥杀,纯粹是出于AI的复仇??那你和我呢?我们四十年前根本就没有出生!你看到路上那些倒下的幼童没有?还有孕妇,她们未出世的孩子,他们难道也要为四十年前的‘越界行动’负责吗?那些AI为什么能对弱者下手?因为它们大部分根本就没有情感!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按指挥者的指令在行动!”

 

明台闭上眼睛——梁仲春是对的。

 

不能和现在的AI讲情感了,它们当中的大部分,特别是这四十年来生产的新机型,甚至根本就不具备情感。它们之所以这么容易被同为AI的叛异者所控制。正是因为人类削弱了它们设定中“情感”的那一部分,所以,是人类自己为这场屠杀磨利了刀片。

 

明台用区域网联络了程锦云,确保女孩和他们同路。

 

十天后,他们打包行李,准备通过峡谷隧道前往飞船发射基地。

 

一路上的氛围是相当凝重的,明台都带上了点殉道者的心情。

 

这十天来,人类陆陆续续发射了三艘飞船,但成功离开地球的只有两艘。其中一艘,在起飞的过程中被AI轰成了碎片——AI已经发现了他们试图撤离的行动。

 

“它们肯定在周围埋伏了。”

莫翰说——非常不幸的,莫翰的宿舍离他们太近了,所以撤退也与明台同一批次:

“它们肯定就埋伏在发射点附近的草丛里,我见过那边的草丛。它们会在我们登船时冲上来,把我们都生生砍成肉泥。”

 

“劳驾,你能不能闭嘴?”程锦云狠狠啐道。

 

于是莫翰闭嘴了,但是他的话让人群噤若寒蝉——这男人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道破了人们最深沉的恐惧。

明台一步一个脚印,书包太重了。他装上了父亲的硬盘和电脑,还有重新充了电的滑板。这会儿肩带都勒进了他的肉里,割得他肩膀生疼。在没有AI帮忙的情况下,人类似乎异常的脆弱,明台记忆中就没什么时候需要自己这样艰辛地负重——而其他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军队对他们进行护送,出了隧道口,再经过一片荒芜的沼泽,就是人类隐蔽的飞船发射点。这个地方在雷达上是搜索不到的。

带头的军人通过联络器下达指令,金属灰色的飞船缓缓打开舱门,露出登陆口。

老弱妇孺先上了船,青壮年们就在后头排队等待。莫翰给梁仲春分了一只烟,两人站在舱口缓缓地吸。明台暂时放下了背包,俯下身绑鞋带。

就在他刚刚直起身子的时候,人群开始不安躁动了起来。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不能上飞船?”

莫翰发火了,他猛地推了一把面前的军人,顿时几把枪同时对准了他的脑门。

 

“我说过了,燃料有限。”

为首的军官非常不耐烦:

 

“飞船的警报已经响了。你们没轮上,等下一批次吧!”


【诚台】The truth 19 (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30 )
热度 ( 214 )
  1. 存粮处袁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