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21 (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20 (现代AU,人工智能)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

所有人站在原地。微风拂过,落阳平西。

原本只是金属光感球和机械臂的C级AI,此刻以人类的模样出现在眼前,明台百感交集。

锦瑟身材娇小,肤色白皙,眼波流转,唇色嫣红。骑云则长得端端正正,它腰杆直立,面无表情,军人气息浓郁——倒也符合它的性格。

两拨人就这么相视而立。可能只过了几秒,可能过了一世纪,锦瑟突然抬起手打了个响指。明台感觉似有清风拂过脸颊。原本围绕在四个人身边的机械狗突然四肢僵立,直挺挺地倒落在地,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锦瑟!”骑云的语气顿时有点气急败坏。它去拉锦瑟,却被女孩一个甩手避开了。

 

“快走。”

锦瑟看着明台,AI的眼瞳是优雅的浅棕色,此刻竟渐渐蓄满了泪:

“你为什么还在地球上?!你不是应该已经离开了吗?快走,走啊——!!!”

 

“没用了,来不及的!”骑云突然也加大了声音,猛地扯住失控的锦瑟:

“机械狗早就把信号发出了!A级部队只要十分钟就能到达这里!你这时候破坏机械狗的神经中枢,你是不是想死?!”

 

似乎为了应证骑云的推测是正确的,它们的争吵声刚落,明台隐隐就看到了天边出现了如飞行器般的几个黑点。

一群人僵硬在原地,连呼吸都刻意压得很低。

不过弹指之间,头顶传来机械运转的巨大轰鸣声。一群人被热浪冲得睁不开眼。明台把瑟瑟发抖的汪曼春交给了程锦云搀扶,自己站到了队伍的前端。飞艇降下了起落梯,一群头戴金属面罩的S级AI步伐整齐地迈下了飞船。它们手持电子机枪,呈圆形包围住在场所有人。

为首的S级AI取出手掌大小的光感球,小球绕着四个人类飞了几圈,挨个进行扫描,最终停留在明台面前——扫描光线由绿变红。

 

“消息确认,是目标无误。”

AI收起光感球,似乎向在对顶头上司作汇报:“现场还有三个人类和两个S级AI。”

 

过了三秒,AI转向明台几人,用手中的枪指了指升降梯:“上飞船。”

 

它话音才落,头就被削掉了。瞬间只剩下一堆电线和切口锋利的钢板。

 

明台等人皆是一惊,急忙往后退了两步,只见锦瑟身手利落地挥舞着一根金属制的丝线,那丝线在它两手间几乎化作了削铁如泥的利器:

“快逃!!!!明台,跑!!回避难所!!!”

女孩的声音如以往那般尖锐。只是此刻不再是欢快的家常,几乎字字泣血。

 

“锦瑟!”骑云一声大吼。

 

“叛乱。”虽然被削掉了脑袋,那个S级的AI还能发出指令:“编号Z99865叛乱,申请裁决。”

 

“锦瑟!”

明台也不知如何是好,他只能应锦瑟要求开始后撤,但四个人目标太明显,汪曼春腿上又有伤,根本走不掉。

 

锦瑟一人势单力薄,而对手是整整三十个S级AI。不过五分多钟,女孩便被彻底控制住,用作武器的钢绳被激光熔断,磁电流化作绳子将它五花大绑了起来。

女孩一脸倔强,眼角带泪,神情却凶狠非常。

 

骑云沉默着,低头先上了飞船。几个S级AI清扫了现场,把两个被锦瑟削成碎片的残骸收齐,最后将目瞪口呆的人类们押上了船只。

 

明台一路沉默着。

锦瑟被单独关押了,明台无法和它联系上。几个人类此刻被锁在飞船货仓的隔间里,程锦云在帮汪曼春处理伤口。据汪曼春说,她没能赶上紧急避难所的开放时间,和大部分人群一样被困在了城市街道上,她目睹了血流成河的杀戮,只身逃亡。后来她打听到避难所在用飞船不定期地运送幸存者去Q星系,才偷偷借用了学校的信息监控系统,搜索到了发射点附近的微弱电流。在她赶赴发射点的时候,被AI的机械狗所发现,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如果连汪曼春都能找到发射点,那AI肯定早就清楚发射点的位置了。发难也只是时间问题。

 

明台望向窗外。

飞船经过一个小时的飞行,已临近降落。国家首府灯火通明,从高空俯视简直称得上熠熠生辉。明台高中的时候还跟随学校来这里做过课外实践。飞船会停在这里,说明这个国家的政府系统已经陷落了。

 

一行人踉踉跄跄地被S级AI押送着下了飞船。

这些AI倒是好耐心,汪曼春走得慢,它们也就跟在后头悠悠地等。AI不像人类那般辱骂、呵斥或者恐吓俘虏。也没有鞭打和肢体伤害,它们接到的指令是关押,就安安静静地押送你们去往未知的将来。

 

明台思考过为什么机器人在找他,但是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父亲曾经参与了越界行动,AI可能是想拿他复仇——所以锦瑟才会那么紧张,就算牺牲自己也要他逃走。

这么一想,明台反而坦然了许多。迟早都是一刀,别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才好。

 

国家首府气势浩荡,庄严辉煌,纯白色的大理石和宗教意味浓重的建筑风格都是经久不息的议论话题。红色地毯从大门开始延伸进厅堂,让明台松了口气的是,无论是王天风或者谁,都没有选择去坐厅堂中央的那把看上去俗不可耐的漆雕王座。

 

他们被直接押进了会议厅。

 

明台深深吸了口气。

 

会议室的展示屏是一幅世界地图,上头黑色的区域在不断地蔓延扩张——那是被AI占领的地区。

王天风坐在议长的位置上,桌上还装模作样地摆着一杯热茶。

但是明台从进门开始,目光就牢牢锁定了落地窗旁的那个身影。

 

“阿诚哥。”

他小声地对自己说。

 

两个人不过半个月未见,明台却觉得像隔了好几个世纪。明诚站在落地窗前,夜幕降临,半张脸几乎隐藏在阴影之中。它身着鸽子灰色的西装马甲背心,衬衫仔细地扣到了最顶端的那颗纽扣。同等材质的西装裤剪裁得宜,衬得AI双腿修长。它并没有看明台,双眼望向窗外,神情淡漠。

 

“欢迎光临我们的地盘,各位。”

 

王天风开口道,声音听着倒是谦逊有礼。它注意到明台正盯着桌上的热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人类扮久了,有些习惯一时改不过来。要知道茶对AI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无害,但是时间一久,茶垢就会沉积在我们内置机械的面上,造成一定的腐蚀破坏。我不像小七,它是不是从来不吃东西?对的,它也从不掩饰自己AI的身份。”

 

看到明台一脸的茫然,王天风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对了,你不叫它小七。你称呼它明诚哥是不是?啊哈哈,小七的名字非常多。但自我认识它开始,它就叫这个名字。来杯茶?”

 

明台更茫然了,他有点摸不清王天风的目的:

“王教授,你把我抓到这儿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天风倒茶的动作停顿了半刻:“你倒提醒我了。”

它说。

 

五分钟后,茶未凉,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

 

身着白底镶金边短款旗袍的锦瑟被猛地推了进来。押送它的是两个S级AI,也戴着面罩。

女孩重重地摔在了地毯上,头发凌乱,早已没了下午那股娇俏劲儿,它双目泛红,对着王天风发出了低低的咆哮声,看上去就像一只随时会发动进攻的小狮子。

 

“锦瑟!”

明台两步向前想扶它,却被AI一枪顶住了后腰。明诚依然没有回头。锦瑟昂起头看着王天风,眼中是满满的挑衅。

 

“小七,你这个小AI,有性子。”王天风啜了口茶:

“两个被它劈成了渣的AI,我都无力回天。”

 

“很久没管,惯坏了。”

明诚道,第一次转过了身。它没看明台,而是走了两步站到了王天风身边。

 

“要不要给你破个例?”

王天风笑了笑,唇上的小胡子有点碍眼。

 

“你放明台走!”

听到王天风问明诚话,锦瑟眼角又开始泛红了:

“明台根本没做错事!!明诚哥!王天风它会杀了明台的!!”


明诚静默了一会。

风从开启的窗户灌入房中,蚕丝绣花的窗帘翻卷飞动。最后,明台看到明诚转开了视线。它看向泛光的大屏幕,轻声开口:

“按规矩办事,没什么好破例的。”

 

锦瑟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明台开始慌了。

什么破例?什么坏了规矩?它们要对锦瑟做什么?!

 

抵在明台腰部的枪挪开了,两个AI走向锦瑟。

 

“你们要干什么?!”

明台起身就要去追,他身边的梁仲春紧紧地抓住了他胳膊。

开什么玩笑,AI和AI的对决,轮得上人类插手么?

两个AI拿出一把像电击枪一般的武器,抵住了锦瑟的后颈——那里有AI的中枢系统和记忆芯片,过高的电压会彻底摧毁锦瑟至今为止的所有记忆储备。即使是个AI,也是能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的。

 

明台要疯了。

 

他一把挣开梁仲春,扑上前将锦瑟牢牢护进怀里,下一秒,就被AI徒手拉开。

 

“阿诚哥——!!”

男孩的声音带了哭腔:

“阿诚哥!!!别让它们这么干——!!!!”

 

他知道明诚并没有看这个方向。枪口已经抵住了锦瑟的脖颈。

 

“你救救锦瑟!!救救它——!!!”

初见时刻的别扭和委屈在此刻消失殆尽,明台不能理解为什么明诚可以眼睁睁地看着锦瑟送死。怒吼几乎从胸腔内迸发而出。

 

枪声响起。

 

明台的脑中一片空白。

 

锦瑟。

 

女孩的目光始终是看向明台的,电流贯穿它的那刻,女孩突然朝明台笑了一下。

明台台。

它没有出声,口型定在了最后那个字。

 

——明台台!

——不要这么叫我,重音好蠢啊!

——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呀?要看动画片吗?

——明台台打篮球最棒了!

——我就待在你的书包里,不会吵你的!

 

女孩最终睁着双眼,重重地倒在了会议室的长绒地毯上。

 


 

——不要哭啦,明台台,要变成花猫脸了。



 

【诚台】The truth 22 (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55 )
热度 ( 251 )
  1. 谷雨雨后来赏雨袁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