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23 (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22 (现代AU,人工智能)


看到有小伙伴说去翻前面的剧情不禁有点慌

心情大概就是:什么!我前面写什么了!后面千万别圆不上啊啊啊!!

对,就是这么一个不写大纲随意发挥的作者哈哈哈

所以如果真的有BUG还大家不要计较摸摸哒



明台听见心跳声撞击着耳膜,小指的神经在微微抽动。他还不会操纵钢丝,那条丝线割破了他的手,暗红色的液体顺着钢线延开,凝成水珠形状滴滴答答落了一地。

程锦云在他身侧絮絮说着什么,他的目光却只能凝在眼前的丝线上。AI的动作有多快他是知道的,他得随时防着AI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男孩又往后退了几步,退进了房间墙角处,以确保不会被人从后偷袭。
王天风没有出声,相对的,明诚和周围的AI也按兵不动。明台不知道他的威胁是否奏效,他怕王天风发起疯来当场就把他撕成碎片。明台就算在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也没有自残倾向,但如果王天风要动手,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割瞎自己的双眼。

王天风妥协了。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双手举起做出了投降的动作:

“好,我不杀他们。他们现在就可以离开。”

明台冷笑了一声:
“他们出了这个大门难道还有活路?王教授,我在和你谈条件。停止杀戮和所有AI的扩张行动,把我的朋友送去人类的地盘。”

 

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似乎都被明台的胆量吓到了。这样的要求很有些得寸进尺的味道。要是激怒了王天风,它什么事做不出来?

而明台就是在赌。首先,这是唯一能够保证三人性命的要求,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跨出首府大门,等待梁仲春他们的肯定也是一条死路;其次,如果王天风连这些条件都接受了,说明他父亲留下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

王天风眯起了眼睛,他的目光在明台脸上逡巡,似乎在掂量明台到底哪来这么大的勇气。那如同蛇蝎打量猎物一般的视线,让明台的后颈阵阵发凉。

 

王天风杀心已起。

 

半晌,这身着西装的男人突然开口了,但他问话的对象明显是一旁的明诚:“你怎么看?”

 

明台僵硬了。

明诚其实非常了解他,它应该看得出来,经过一天的大起大落,明台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如果此刻AI真的突然发难,明台的威胁能不能奏效真的难说。

 

“让他们走吧。”

明诚开口,语气如一潭死水。明台甚至觉得先前它抬起头的动作都是自己的错觉。

 

王天风突然爆发出难以抑制的笑声。

那笑声非常突兀,但看上去竟又像是发自内心一般自然。这AI似乎看到了本世纪最可笑的笑话一般,笑得整个人都弯下了腰,眼角湿润。它突然用手指了指明诚,然后狠狠地拍它的肩膀:

 

“你看看,你又装。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装得太不像了,七啊,太不像了。”

 

众人皆是一头雾水,但是王天风明显心情好了许多,大气地挥了挥手:

 

“好,听我们七少爷的啊。都停,都停。” 

 

明台并没有放松,他把钢线又往自己的眼球上逼近了几分,双眼一眨不眨: 

“下命令。”

 

余下的时间里,明台等待着AI们停止对人类属区的进一步入侵,等待着飞船添加燃料,等待着他的三个人类朋友被一群AI押送着离开国家首府。

程锦云和汪曼春相互搀扶,一步一回头。梁仲春则在登上飞船前,最后看了明台一眼。

三个人没有上演你不走我也不走的戏码,他们都知道,这种时刻,能活一个算一个。

他们作为同伴一路走来,已经经受住了人性的考验。若彼此都能安好,一生挚友不过如此。

 

明台鼻尖泛酸。

如此一来,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熟悉之人在枪口前倒下的身影,他再也不想看见第二次。

 

“把联络视频打开,别做手脚。”明台硬着头皮继续与AI对峙:“我要和他们随时通话。”

 

王天风露出一个送佛送上西的表情,投映着世界地图的屏幕顿时换成了飞船内舱的实时影像。程锦云对明台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明台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他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双手还紧紧握着丝线。掌心的伤口凝固了又被重新割开,出血量不大,但淅淅沥沥落了一地,也是触目惊心。人类的脆弱在这个时候暴露无遗。男孩已经近三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胃里空荡荡的,连嘴唇都干裂开来。他靠着墙壁支撑身子,纯粹靠意志力维持清醒。

王天风太狡猾了,它在市政厅的发布会上发起的屠杀还历历在目。明台对它没有丝毫信任感。男孩要等到飞船降落,梁仲春三人进入人类驻地、确保安全后才能允许自己放松。

 

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东部大陆为了抵御AI从空中入侵,竖起了特殊材质的拦截网。要求通讯的所有信息都被人类单方面屏蔽了,看上去是担心未沦陷区的机械会受到AI发出的信号的干扰。飞船被迫降落,而梁仲春、程锦云和汪曼春就此脱离了AI的控制,只身三人朝着未沦陷区步行而去。

三人也明白明台此刻的处境,几乎是片刻不停地往前行进。但他们没有任何装备,经过的地区荒无人烟,也得不到任何救助。

 

又过了八个小时。

明诚在他面前放了一杯水。

 

明台几乎睁不开眼了,可是每当AI有所动作,男孩马上就能站直身子。明诚接近他的这回,钢丝简直是从他自己眼皮上擦过去的。

好在明诚放下水杯后,就立刻退开了。

AI不会疲累,王天风和明诚自始至终也待在这间房里。开始王天风还会时不时调侃明台,而随着时间推移,它的神情开始愈发地严肃起来。


除了给明台递了杯水(还差点让明台弄瞎了自己的眼睛)之后,明诚没再看过明台一眼。房内的AI大多时间里都是相安无语的。

明诚从不挑起话题,就算是王天风偶尔问话,他也只是低声回应两句,绝不做多余的展开。在明台看来,阿诚哥此刻就是一个真正的AI。曾经那些富有情感的表达,微笑呵斥或者拥抱,都恍若是他的幻觉。

 

四十八个小时。

 

明台的双脚开始打颤。他的小腿肚时不时地痉挛,嘴唇也因长久缺水而变成淡紫色。实时的视频通讯中,梁仲春已经胡子拉碴。这个胆小一世的男人此刻似乎变得无比高大,他背着伤口已经化脓、发起高烧的汪曼春,搀着程锦云,一步一步走在荒芜的高速公路上。

 

快啊。

明台想。快啊。

 

他快要坚持不住了。

 

 

“你确实比你父亲硬气些。”

 

安静了近十个小时的议事厅,又由王天风率先打破了沉寂。他似乎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此刻正坐在会议室的圆形长桌边,手里还是一杯热茶,蒸汽袅袅升腾:

 

“告诉我,明家的小少爷。”

 

明台缓缓把目光转向这个AI。

机器人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看上去竟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是不是爱上了你的阿诚哥?”

 

 

这一问犹如炸雷。

明台一时间有点不能确定王天风在问些什么。

它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人类爱上AI,这在AI看来,一定很可笑。

明台没做回应,他没必要回答,更重要的是,他的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王天风突然爆发出山洪一般的笑声,眼里是全然的疯狂。

 

“又一个。又一个爱上AI的人类。又一个爱上编号89757的人类!!”

 

明台被他的声音炸得朝后一缩。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愚蠢?!”

王天风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他指着一旁的明诚,而眼睛却是盯着明台的:

“你也是,贵婉也是。为什么你们人类竟然会爱上AI?对,S级的AI是富有感情的!四十年前的AI感情更丰富,行为更接近人类!人类与AI的相爱,多浪漫多美好!有这样的例子吗?有!!AI当然是会爱的!但是,它!!”

王天风有点语无伦次,它指着明诚: 


“你知道它是个残次品吗?!你知道它是贵婉第一个研究出的S级AI、它的感情功能是不健全的吗?!它根本不懂什么叫爱!它根本不会对你的感情有真正的回应!对!你当然不知道!!”

“但是贵婉知道啊!贵婉知道啊!!”


明诚在这样歇斯底里的气氛中,依然面无表情。

王天风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疯狂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它与其说是与明台对话,反而更像是透过明台在对过去的贵婉咆哮: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啊!!编号89757是残次品,你说,她为什么会爱上它?她给他设定了那么多人类情绪的指令,可只要它脱开指令后,就是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你的阿诚哥,它可以眼睁睁看着你受伤,它可以看着你去死你知道吗?!”

 

住口。

明台几乎要呻吟了。

他知道?他如何能知道。这个从小照顾他长大的AI是个残次品,它没有感情,它的所有情绪表现都只是一个女人在半个世纪前给它输入的指令。

 

“贵婉她为什么要做那么多试验?因为她想让她的小七有感情,让她的小七能够真心回应她,而不是用一堆数据和她交流!贵婉为了它创造了我,为了它连命都不要了,但你看看她的命换来了什么?你的阿诚哥,它的情感功能,甚至还不如你的手提电脑!你爱上一个这样的AI,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明小少爷?这种残次品,到底哪里值得你们人类去爱?”

 

明台直愣愣地看向明诚,他的阿诚哥终于也看着他了,在王天风颇具侮辱性的言词下,AI的眼神平静无波。



【诚台】The truth 24 (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56 )
热度 ( 246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