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28(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27(现代AU,人工智能)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


明诚的攻击似乎奏效了,电梯开始重新往上升。但就在明台一口气还没喘匀之际,一只手猛地击碎了电梯底部的钢筋,把电梯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仅两秒钟的时间,有人就穿过那个裂口爬了上来。

 

明台心跳漏了一拍。

来人不是王天风,但明台对它也不陌生。这就是先前被新材料小组买了回来、而后在普林斯特大开杀戒的AI。明台曾经读取过它的记忆,和贵婉一样,它的主人是一个可爱的女孩,为了保护它而死于四十年前的那次“越界行动”。

这个AI看上去修复得不错,脑袋安安稳稳地焊接回了脖颈上,裸露的皮肤被修补完整,眼瞳也装回了眼眶。它身形非常高大,几乎高出了明诚两个头,肌肉结实,喘息粗重。

“七先生。”

它朝明诚打招呼。

 

“六号。”明诚应了一声,却猛地拉下了电梯的紧急掣停手柄。电梯骤然刹住,六号和明台都被这惯性甩出了电梯。明诚也迈步而下。

 

“王天风先生说,您是叛徒。”

 

“对它用不着敬语,”明诚用眼神示意明台避开:

“它不过只比你早了一个系列。”

 

六号发出了一身咆哮,它两步上前抓住了明诚的肩膀,几乎只用了一秒就将AI狠狠地推挤到电梯的墙壁上。裂开的电梯地板被这冲击震断了一截钢铁,那截材料翻滚地朝下跌落,明台等了许久也没听见它着地的声音。

明台抬头瞄了一眼楼层高度——72楼。而指挥室在80楼。

就在他犹豫的片刻,六号的巨大身躯猛地砸落在他身侧——它是被明诚摔出来的。明台看到明诚规整的西装已撕裂成了几片,但明显没有受伤。

 

“走。”

阿诚哥对他说。

 

明台转身就跑,六号在他身后吼叫,却没有试图追上来。这个AI开始猛地用双拳击打走廊的地面。明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六号的手上的皮肤已完全碎开,钢铁质地暴露在外。而这用特殊材质制成的发射塔的楼层地板,竟在它一下下的重击中开始迸裂,裂痕朝着明台所在的楼梯延伸而来。


明台惊呆了。

明诚一把拗住六号的左臂,阻止了它的动作。下一秒,两个AI又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响。

 

明台在开始抖动的大楼里稳住自己的身形,一步两个阶梯地朝上冲去。

那个六号的破坏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是发射塔也是异常牢固。八楼的距离,明台跑得跌跌撞撞,大失水准。

 

当他推开发射室大门的刹那,小少爷猛地跌坐在地——

 

发射室已经被完全摧毁了。所有的仪器都变成了碎片。

 

明台几乎要哀嚎出声。

他怎么会没有想到呢?如果这里是唯一可以发出信号的地方,以王天风的性格,早应该把这里毁于一旦。

 

“是不是很惊讶,明小少爷?”

 

声音从背后响起,明台捂住了脸——祸不单行。

 

王天风出现在楼层尽头,它衣冠楚楚,似乎正在欣赏明台的窘相:

“看看你的明诚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是没法切断发射塔的电源,但我可以损毁发射器,是不是?”

 

“是。就你最他妈聪明。”

明台放下手转过身——挫败感吞噬了他,男孩几乎有点咬牙切齿。

阿诚哥和他竟没料到这一点,简直是功亏一篑。

 

“把病毒交给我。”

王天风看上去也没打算和明台多做纠缠,它几步逼近了男孩,伸出手。

 

“别碰他。”

明诚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

 

明台转过头。

明诚迈进了80层楼,它看上去像经历了一场恶战,眼角也撕扯开了一块。明台还没来得及开口,AI就以极快的速度护到了他身前。

但来到80楼的明显不止它一个,明台瞥见断了一只手臂的六号也出现在了走廊转角。

 

“走投无路了是不是?小七?”

比起明诚的狼狈,王天风此刻看起来好整以暇。它歪头看了一眼明诚:

“你不会以为,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我和六号?”

 

 

明诚没有开口,但有人代替明诚回应了这个局面。

 

六号被人从后狠狠撞击着倒下。它发出了一声怒吼,与偷袭者扭打成一团。

 

“骑云?!”明台震惊了。

 

真的是骑云,这个AI也是狼狈异常。它的头皮被撕掉了一块,裸露着上身,后颈有明显的灼烧痕迹。

 

“不可能!”王天风也震惊了:

“它明明已经被我烧毁了芯片?!”

 

“骑云和锦瑟都是我制造的,王天风。”

明诚也解开了外衣。它的身材精瘦而匀称,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我没有把它们的芯片镶在后颈。”

 

明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局面。

 

没有把芯片镶在后颈……

那也就是说,这群AI先前对锦瑟的处刑也是没有作用的?!

 

就像是回应明台的猜测,一枚光球倏地蹿进了80层楼,绕过明诚狠狠地撞击在王天风的下颚上——王天风被猛地掀翻了出去。

光球在空中疯狂地转动着,对着王天风的后脑勺猛击了好几下。

 

局面一下子逆转了,从一开始的二对一变成了三对二。

 

“锦瑟!”

明诚喝止了小光球那报复意味极重但实际上没什么影响的举动。

 

“明台台!和我来!”

锦瑟猛地腾空而起,飞进了发射室。它在空中化形成各种各样的工具,开始迅速地修复发射设备。

 

明台反应过来,一股狂喜之情席卷了全身,整个人变得无比兴奋。他简直要引吭高歌了——阿诚哥果然是无所不能的!

 

男孩和锦瑟一起躲进了发射室,六号似乎想冲过来阻止他,但被骑云拦住了脚步。

 

 

80层楼突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只有锦瑟在组装线路时发出的电流声。

 

半晌,王天风笑了。

 

明台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王天风的笑声对他而言简直是一场噩梦。

 

 

“你居然帮着人类消灭AI??”

王天风低着头,看不清它脸上的神情: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背叛贵婉。你的做法,和四十年前的明锐东有什么不同?!叛徒!叛徒——!!!”

 

“背叛贵婉的一直都是你,王天风。”

明诚看上去并没放松警惕,他的语气平淡无波,就像在陈述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

“你以为明锐东一人能制造这样的病毒?这病毒是贵婉研发的。明锐东只是替她完成了愿望而已。”

 

“你以为我会听你鬼扯?!贵婉?!她要消灭AI?!她一生都在为保存AI的自主情感在战斗!”

王天风的笑声变得尖锐。

 

“她确实是,直到她制造出了你。”

明诚低声回应,继续与王天风周旋。


明台听着两人的对话,也是惊疑不定——他也不知道阿诚哥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相。是贵婉发明了毁灭AI的病毒?

 

“你的成功研发,彻底证明了‘保留AI的自主情感’是个错误的命题方向。你的偏执,你的嫉妒,你的暴怒不定,都让她担心不已。”

明诚一字一句,王天风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近乎扭曲的神情。

 

“她也是爱你的,但是她更怕你。”

明诚抬起了头:

“恐惧使她失去了理智,王天风。‘越界行动’的材料都是她亲手交给明锐东的,那时的明锐东对她言听计从。”

“要知道,在‘越界行动’中,明锐东只是扮演了导火索的角色。你和贵婉,才是元凶。”

 

王天风发出了明台一生也不会忘却的怒嚎。

那种非人类的声音几乎贯穿了明台的耳膜,连锦瑟都被震得抖了好几抖。

 

“你能置身事外吗!!”王天风的声音变了调:

“你以为你能置身事外吗?!89757!!”

 

“我不能。”明诚道:“所以,我现在也在这里。赎罪吧,95963。”

这是明诚第一次称呼王天风的系列型号。

 

下一秒,连个AI就扭打在一起,它们撞击着墙面和地板,整个发射塔开始颤抖起来。

 

明台的内心也是震惊不已。

这才是真相吗?所以阿诚哥选择消灭连它自己在内的所有AI,也是一种赎罪吗?

 

就在男孩仍旧迟疑的下一秒钟,锦瑟接通了发射器的电源。金属球开始催促明台:

“好了明台台,把病毒拿出来。”

 

“锦瑟……”

明台突然意识到,把病毒成功发射出去将意味着什么——他又将失去锦瑟。

 

小光球亲昵地蹭了蹭明台——就像以前无数个入睡前的夜晚:

“好啦,锦瑟和骑云从诞生出意识开始就背负着使命啦。阿诚哥的愿望,难道不是必须要完成的吗?”

 

是啊。

明台闭上眼。

 

他感觉这几天几乎要流尽一生的眼泪。

 

亲手葬送自己的家人,多么残酷的一件事。但也正因为是家人,它们才会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而地球上有无数的家庭还在等待救赎,他动作快上一秒,可能就会有多一个人类在战场上获救。


 

明台猛地将那个已经褪色的小熊硬盘链接上了刚刚修复好的发射器。

 

在他肉眼不可见的空间里,无线电开始运作,无数数据化作透明的纽带,自发射塔开始朝外延伸。

 

六号发出了痛苦的咆哮,它怒视明台,朝发射室大步冲来。

 

锦瑟伸出金属臂架住明台,猛地腾空将男孩拖出了发射塔外。但明显金属球也受到了病毒的侵袭,它架着明台几乎是直线下落,然后像缓过劲来一般,在空中挣扎一会儿,又开始下坠。

 

明台大声呼唤着锦瑟的名字,风吹的他几乎睁不开眼。

 

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叫谁了,是锦瑟、骑云,还是阿诚哥?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他明显能感觉到锦瑟在做最后的挣扎。小光球像是拼尽了全力,飞离发射塔,飞离了峭崖,降落到一个相对安全的高度。

 

然后,它彻底失灵了,和明台一起直直坠入了海水之中。

 

明台感觉自己用力地砸在了海平面上。

 

碧蓝色的水猛地盖过了他的脸颊,钻进他的五孔七窍,冰冷得让人四肢僵直。

 

 

然后,明台在水中睁开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

 

关于海洋的记忆。

 

碧绿的海水、窒息的感觉,漂浮的魔鬼鱼。

 

 

海水是真实的,窒息也是真实的。

 

但并没有什么魔鬼鱼。

 

那是他死去的父亲。

 

身着风衣,死于车祸的父亲。

 

 

那场车祸发生的时候,明台也是在车上的。婴儿时的他,目睹了父亲的死亡。

因巨大撞击力而当场死亡的明锐东,从他眼前漂浮而过,风衣的衣摆被海水冲开,就像展翼而过的魔鬼鱼。

 

 

然而,他是怎么获救的呢?

 

是了。

 

明台看着天空。

 

救了他的,是阿诚哥。

 

这就是为什么在初遇明诚的时候,他感觉像看到了陆地。


【诚台】The truth 29(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58 )
热度 ( 30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