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29(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28(现代AU,人工智能)


【进入完结倒计时】



陆地。
有风拂过他的脸颊,凛冽如刀,仿佛破开了血肉。坚实硌人的沙砾有生命一般在身体下脉动,湿漉冰冷的衬衣紧紧黏附于皮肤之上。

他还活着。

有人在叫他,嗓音暗哑,声嘶力竭。他的胸腹正被不断按压,有什么东西即将喷薄而出。
明台猛地痉挛了,他以仰躺的姿态弹跳而起,从胸腔中炸出一声咳喘。大量的海水涌出他的唇齿鼻腔,整个人咳得蜷成了一尾虾。
几分钟后,明台被扶起了身子。靠在明诚的肩膀上大口呼吸。AI的手臂占有性地环着男孩的腰身,将脸埋进了明台的颈窝。

“傻瓜,游泳都不会了吗?”
搁在明台腰间的手臂收紧了:
“十八年,脑子都长哪儿去了?”
一如往常那般带着宠溺的埋汰。

 

明台坐直了身子,还沾黏着沙粒的手指捧住了AI的脸。明诚要躲,明台倏地红了眼眶:
“别动。”

AI便真的不动了。
明诚的脸因为先前的打斗而有了裂纹,纹理从他的下眼睑扩散开去,一直蔓延到唇角耳根。但令明台心惊胆跳的是明诚的眼睛,AI的瞳孔开始散成了黑色。眼白部分在一步一步被浸染,似乎象征着病毒正向明诚的四肢百骸扩散。

“别看了。”明诚避开了明台的目光,它摁住男孩的手,试图躲开这么仔细的触碰。

“别走。”
明台慌了。他凑上前,用冰冷冷的唇去触碰AI的眼瞳。
如何能接受。他的阿诚哥这就要离开了。

“我再也不任性了,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会听的。”
明台慌慌张张,语无伦次:

“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读书也好,社团活动也好,交的朋友也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别走。”

 

男孩红肿着眼眶,因先前长久的窒息,话说得断断续续:

“残次品也没关系,我不介意的。你看、你看,人类只能活短短几十年,你能不能只作为明诚陪陪我?我们就像以前那样,我们就生活在地球上,哪儿都不去。什么事也不管。我再也不追根究底了,你不让我做的事我再也不去做了,阿诚哥,阿诚哥,你别丢下我……”

 

别再丢下他一个人。

 

忽地,明台被压进湿泞的沙地中。明诚俯身而下狠狠地堵住男孩的唇。

破开唇齿的入侵伴随着失控的撕咬,瞬间就漫起了铁锈腥气。两人四肢纠缠,躯体交叠。比起明台的不知所措,明诚的动作简直如困兽般绝望。它的动作带着一股要将明台拆骨入腹的狠劲——

明台多脆弱啊,十八岁男孩的脖颈竟如此纤细。

明诚的眼瞳已变成了彻底的黑色,它的指尖一遍一遍抚摩着男孩颈部,似乎在感受那疯狂跳动的脉搏。

 

而后,AI的吻开始温柔下来。

带着些温度的柔软,如雨点一般落在男孩的额头,鼻尖和唇瓣上。随即,一种从未有过的湿意溢出了它几乎丧失了视觉的眼眶。

 

它身下的男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明诚哭了。

 

液体从这个被定义为残次品、没有自主情感程序的AI眼中滴落,滴进了明台的眼中。

 

“对不起。”AI说:“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明台,我……”

 

一声海鸥的鸣叫,潮起潮落。

 

海天尽头只剩最后一抹霞光,在逐渐浓郁的夜色中,余留下无尽的苍凉。

 

 

 

太平洋战场。

 

驾驶着机械金刚的洛克斯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他在机甲兵团服役了三年,临近退役之时爆发了这场世纪灾难。

他有很多战友都死于和AI的直面对抗中,那都是些相当出色的小伙子,训练成绩非常优秀。但他们大多数人在和AI的对峙中都没有坚持超过一分钟。

AI的战斗力是压倒性的,它们无所畏惧,不懂伤痛,按照指令行事,不死不休。

 

洛克斯是幸运的一员,他活了下来,还被安排去操纵一台机械金刚。他驾驶着这人类最新型的武器扭断了两个AI的脑袋,但现在,他的好运气似乎终止了。

 

AI军团将他彻底包围了起来,他被孤立在了队伍之外。

落单的机械金刚也会被撕成碎片。

 

他的女儿今年年初才刚刚出生。他只抱过她一次。洛克斯收起颈间的吊坠——那里镶着他的妻子和女儿的照片。

 

“来吧!”他吼道:“来吧你们这群钢铁畜生——!”

似乎感应到他的精神状态,机械金刚也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声。

 

然而,预想中决一死战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那些包围着他的AI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然后洛克斯惊恐地发觉,这些AI的眼瞳变成了诡异的纯黑色。

毫无预兆的,机器人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它们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世界上的每个角落。

 

命悬一线的普通百姓发现眼前的AI开始不规则地颤抖抽搐。

各个避难室中,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的人们察觉到停留在大门外的AI已经变成了一堆废铁。

空中作战的人类军队看见AI的飞机开始坠毁,一架接着一架,在地面上炸出浓烟。

 

仅存的媒体开始探寻事情的真相,各个国家的领导机构也陆续发表了战时声明。

 

AI的暴乱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电子病毒而被按下了停止键。

 

 

 

三个月后。

 

 

普林斯特大学的重建已经基本完成,幸存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回到学校报到。生活在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灾难后,似乎又回到了正轨上。

由激素催生的观赏性植物铺天盖地攀爬过教室的外墙,程锦云朝着自己左手边空出的座位深深叹了口气。

 

明台在一个星期前办理了休学手续。

 

他的医疗证明让程锦云不得不担心。

男孩的抑郁症复发了,而且情况更糟——中央心理治疗所给明台的鉴定结果为“应激性精神障碍”。

程锦云最后一次见到明台的时候,他对外界的呼唤反应有些迟缓,无悲无喜,不怨不怒。他能自然地和程锦云交谈,语调平淡毫无起伏。

医院将他收容治疗了一段时间,但情况毫无转变。

 

 

又是一个晴天。

 

 

明台身穿大号的病理服,推开了病房的窗户。

 

新鲜的空气灌入房间,阳光和刚刚修剪过的青草气息盖了他一头一脸。男孩面无表情地看着开始脱漆的窗檐,一只蓝白相间的鹊扑棱着翅膀落在他眼前。小东西好奇地歪过脑袋,试探性地朝他蹦跶了几步。

 

明台盯着这个入侵自己领地的小生灵,一时间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忽地,病房的门被推开。小鹊受到了惊吓,扑腾着翅膀迅速飞蹿而出。

 

明台回过头——门口是西装革履的明楼。

 

大哥在病毒传播开的一星期后回到了地球。他帮助本国政府收拾战后残局,捐助大量的钱款和器械协助救援。机械金刚在战时受到了广泛好评,明楼也因对局势的正确判断和英勇付出获得了极高的赞誉和国际声望,仕途一片坦荡。

 

可是,有人知道明诚吗。

有人知道锦瑟和骑云吗。

在这个AI已经成为国际禁词的时空里,明台连哀悼都必须小心翼翼。

 

“又穿的这么少。”明楼说:“把外套披上吧。”

 

明台从善如流地披上了与这个季节不太相配的厚重棉衣。

 

面对这么听话、却又算不得正常的弟弟,明楼这个叱咤风云的国际名绅看上去也有几分无可奈何。他陪着明台在会客厅坐下,一时间兄弟俩相顾无言。

 

过了很久,明楼突然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金属盒。明台看着大哥把这个金属盒轻轻搁放在玻璃茶几上。

 

“老爸的电子病毒非常厉害,所有被感染的AI系统一瞬间都被格式化了。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这个。”

 

明台伸手接过了金属盒,他拧开开关,神情猛地扭曲了一下。就像有人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金属盒里躺着一枚芯片。非常老旧的款式,甚至有点厚重——这是明诚的中枢芯片。

 

“不是都格式化了吗?”明台问,语气里有些颤音。

 

明楼指了指病房里的台式电脑。

 

明台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确实是一个被格式化得很彻底的AI中枢芯片,其中最基础的语言中枢盘、技能盘、程序修复盘一律都没有。明诚的芯片里,只有一个非常老旧的、看上去没有任何密码保护的系统文件夹。

 

明台点开了那个文件夹,忽然明白过来了。

 

这是明诚的中枢记忆。

 

明诚把作为AI一生中最重要的回忆,全都储存在了这个文件夹里。和那个六号AI一样,文件夹中存放着几万个视频片段。

 

明台挪动着触屏,开始疯狂地翻阅这些电子文件。

 

三个月来,男孩干涸如枯泉的情绪开始渐渐渗出了些湿意。

 

明诚从出厂到损毁,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而在明诚的中枢记忆中,竟有90%以上的视频文件都是关乎明台的画面。


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第一次学会溜冰,第一次拿了奖学金,第一次交了女朋友——当然后来发现不对换成了男朋友。在学校受了欺负哭着回家告状,在篮球赛上肆意奔跑扣篮犯规与人争吵……第一次下厨,第一次拿到驾照,第一次企图养宠物失败而嚎啕大哭……

 

这个AI不是作为编号89757而活着的。

 

它自始至终,都是只属于明台的明诚。

 

 

 

【诚台】The truth 30(现代AU,完结篇)


评论 ( 76 )
热度 ( 34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