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上)

注:现代神鬼AU

写在前面的话:

对,我还是毫无责任感地开坑了(づ ̄ ³ ̄)づ

虽然感情线大部分时间里不会特别明显,但如果有靖苏cp洁癖,请谨慎点开。

非常喜欢 :饲养神怪的中药店老板X天眼系统全开正义小警察这种设定。

最近正好在研究山海经和中国妖鬼神话,偶尔有灵感,就拿本篇练练手

好爱这一对(ㅅ´ ˘ `)♡










2024年,这一年似乎不太寻常。

先是直播的美国总统大选突然中断,而后在一星期内,以福冈市为中心的日本西部沿海爆发了八次3~4级的地震;又过了一个月,东欧几个国家以防恐怖活动为名义相继宣布紧急戒严。
事实上,这些意外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和伤害,国内情况也是平和安定的。
但很多人似乎已经注意到了一些怪异诡谲的苗头。他们惴惴不安,却又彼此隐瞒,企图粉饰太平。

萧景琰就是其中之一。

28岁的他六年前毕业于帝都中央警院,依照儿时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他管辖的片区倒一向是平和的,即便时近年关,也就小偷小摸的事多了几件。

但萧景琰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

他打小就有些阴阳眼,不是特别灵的那种。
或者换个说法,命轻。他总是能在特别疲惫的状态下看到些非自然的物事,比如去世了七天的邻居大爷,蹲在灶台米缸旁的小怪物,或者后山槐树下起舞的红衣花旦。

在刚开始的惊慌失措后,萧景琰也习惯了与这些东西和平共处。
大多时候他是装作视而不见的,但偶尔对方突然出现,或者模样过于荒诞惨烈时,他就不太能控制面部神情。

当然,这也要看对方敏感度。
有些迟钝呆滞,也就忽视了萧景琰的反应。
但有些煞气重又机灵的,就会知道“啊,他看得见我”。

这就算最糟糕的情况了。
所以萧景琰也有点羞愧。自己182的个头,身板结实勤奋上进,热爱祖国坚守岗位,却经常会被这些东西搅得心神不宁,甚至低烧不断。
不幸中的万幸却在于,最坏的事情也不过如此了。
除了发烧以外,无论是满地蹦哒蓄满胡须的小怪物,还是面相丑恶死状凄惨的灵体,都不曾对他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倒不是说没有撞见过怨重厉鬼,只是这些鬼魂似乎也不能离他太近。
所以萧景琰还是平平安安地长到了28岁。

但今年一年下来,萧景琰发现魂体是少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反而增多了。

比如现在。
萧景琰低头打报告。一行字已经敲了十五分钟,却改改删删定不下稿。
萧景琰低头抹了一把脸,拿杯喝了一口苦涩微凉的绿茶。然后他把半张脸埋进杯口,借着动作打量对面座位。

那是……一只猴子吗?

萧景琰对面的桌子是蒙挚蒙大哥的。蒙挚比萧景琰大上几届。这人兢兢业业在岗位上干了十几年,终于升到了警督的位置。由于上头一直没空出职位,他就和萧景琰待在同一间办公室里。

此刻,一只白耳朵的猴子正趴在蒙挚的座位上,弯腰在掏地板上用来替换的鞋。

什么鬼。
萧景琰重重地叹了口气。
蒙挚这会儿出警去了,全办公室就剩他和那只猴子。问题是,他要不要驱赶这只猴子?它要蒙大哥的鞋做什么?

猴子的小爪子终于勾到了鞋跟,正打算把鞋捞起来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猛地撞开了。

猴子和萧景琰都被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哈,这个天气,实在太冷了啊!出个警,身上能结一层霜!”
蒙挚中气十足,手拎着两副热腾腾的煎饼果子,看都没看就往景琰桌上丢:
“吃点点心!我给你加了俩鸡蛋。”

“谢谢。”萧景琰接了煎饼果子,确实还烫手,雾气在塑料软袋上凝结成团。

蒙挚猛地坐回了座位上。猴子发出一声尖锐短促的嘶鸣,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蒙挚的鞋,然后一瘸一拐、堂而皇之地穿过紧闭的房门,消失了。
萧景琰这才安下心来,咬了一口满是辣酱的点心。

“情况怎么样了?”

蒙挚也在吃果子,他吃法挺粗犷,胡茬上全是面屑。萧景琰起身倒了杯子里的冷茶,给两人重新沏了一壶烫热的乌龙。蒙挚开了电脑,正随意浏览网页,听到问话哼了声:
“我还以为丢了什么,就丢了几壶初秋酿的酒。你说这小偷也是莫名其妙,入室盗窃只偷酒?做小偷还做得这么风雅呢?哈哈哈哈。”

时至年关,很多在外飘荡一年的人囊中羞涩,便生了歹意,想入室盗窃发回小财,好回家过个年。这种情况在萧景琰成为警察三五年后就已经习惯了。一大早、或者深夜一两点的报警电话,多半就是入室盗窃的。

但像蒙挚说的,全家只丢了酒的情况,还是头一遭。

“你看,入室盗窃,门框窗户完全没有被破坏的迹象。这肯定是熟人作案嘛?主人家却一口咬定不是。那我也没办法了,地板上一个脚印都没留,指纹也完全没有,怎么查?”
蒙挚嚼着煎饼果子,接了萧景琰给他递的茶杯,嘟哝着道了声谢。

萧景琰明白蒙挚的苦处。
入室盗窃是肯定得立案的,可是这种完全没留证据的案件,主人家又咬死不是熟人作案,不能提供线索。要侦破真的有一定难度。

不知怎的,萧景琰脑海中浮现出了刚才那只猴子。
别开玩笑了,他对自己说。如果这种神神鬼鬼都能作案,那他还考什么警察?去做道士多痛快。

“蒙大哥,你忙,我先走一步。”
萧景琰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下班时间已经到了,老妈在菜市口订了一只鸭子,他得赶在人收摊前去拎回来。

萧景琰还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长大。
而父亲自他有记忆开始,几乎从未来看过他。虽然没什么父子感情,但给的生活费倒是从没吝啬,所以娘俩生活还算无忧。
坊间有传闻景琰的老爸是中央级官员,政府一把手。但私生活混乱,先后有过好几段婚姻。景琰说不定也有三四五六七八个兄弟。

但这些和景琰都没关系。母亲是个中学老师,退休后就喜欢养养花,养养鱼,看些养生节目,捣鼓捣鼓中药,很自得其乐。
而且景琰妈妈和其他母亲不同,她从不催着景琰结婚生子,对成年后的儿子基本持着放任自流的态度,这让母子俩的关系向来非常和谐。



昨晚下了初雪。
景琰和所有年轻人一样,不爱穿得太过厚重。一件皮夹克外裹了条围巾,在雪里走了几步就冻得鼻尖通红。

下午六点,天就暗没了。因为冷,菜市口的摊子已经收得七七八八。
景琰停好自行车,加速走了几步,来到熟悉的摊位前。


“人又没,没来!为什么,不能卖、卖给我们!”


卖鸭子的摊位前围了两个人,那摊主大伯正一脸为难,看到景琰到来,如获大赦。

“谁说没来,这不就来了吗?萧先生!快快快,你的鸭子啊。我都给你洗干净切好了。你再晚一步啊,就真没有了。”

萧景琰有些尴尬,因为他看到先前强行要买鸭子的客人此刻正气鼓鼓地盯着他。那是一个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没穿校服,看打扮也不太像本地人。

“好了,飞流。”

年长些的男子开口劝道。声音清冽低沉:

“买了排骨也是一样的,回去让蔺晨给你做糖醋排。”

萧景琰如同雷击。

这声音太过熟悉,虽然不复印象中的活力,却依然沁入骨髓一般,记忆一触就醒。他几乎有点站不住脚。

“小殊……?”



【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中)

评论 ( 30 )
热度 ( 11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