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中)

【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上)


注:现代鬼神AU

感情线大部分时间里不会特别明显,但如果有靖苏cp洁癖,请谨慎点开。

非常喜欢 :饲养神怪的中药店老板X天眼系统全开正义小警察这种设定。

紧张章节预警。



然而并不是小殊。

那稍微年长点的男子转过身来,全然是一副陌生的面孔。鼻梁高挺,横眉星目,侧脸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事实上,萧景琰觉得自己的皮相算不得差,入职面试时,这副皮囊也给考官们添了不少的印象分。蒙挚曾说过,萧景琰这长相绝不能去做卧底,太醒目了。他就得去那种宣传治安的公益场合演讲,去给小朋友展现什么叫做帅气大长腿、气场两米八的警察叔叔。

所以,当萧景琰发现面前男子的身高气势都不输自己时,那脱口而出的“小殊”反而平添了几分尴尬。

 

“谁是你小叔啊!”没有买到鸭子的少年哼了一声。

 

“飞流。”

男子喝止了少年不算礼貌的嘀咕,他穿了一件比较厚重的棉衣,大概因为天冷的关系,背有点驼:

“既然已经有人订了,我们就下次再来吧。老板生意不错。”

 

“好说,好说。”老板笑眯眯地开始收拾还散着腥气的摊位。

 

萧景琰拎着肥美的鸭子,一时间有些出神。

确实不是小殊。这男子知礼知节,进退有度。眉目间都是气定神闲的味儿。以小殊那破性子,再长个一百年也不可能是这般温润模样。

 

回了神,萧景琰看见那说话结巴的少年虽已不再开口,可眼睛还是死死盯着他手中的鸭子。

这是萧母亲自订的草鸭,散养,一年也长不了几斤肉。瘦肉多,有嚼头,做八宝鸭子最是合适。

萧景琰笑了笑,说:

“既然这么喜欢,这只鸭让给你们好了。”

 

少年眼里闪过一丝光亮,伸手就要来提。男子则低眉敛目,道了声谢。

 

“小哥不是本地人吧?”

萧景琰递出去了鸭子,也没要钱,转身往菜市场口走。

 

“怎么看出来的?”那男子牵着少年,步伐倒是小心翼翼,不似萧景琰那般矫健。

 

“这边的草鸭卖的好,但都要提前订的。”

萧景琰牵出了自己的自行车,蹬开了支棍:

“再说这一带都是老街坊了,大伙儿抬头不见低头见,你面生。”

 

在萧景琰说出面生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面前的男子似乎笑了一下。

 

“要是住的地方定了,早点回去吧。年关外头乱。”

萧景琰也不再多说,翻身上车就要走。

 

男子却开口喊住了他:

“加个微信吧,我把鸭子的钱转给你。”

 

萧景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此刻夜幕已降,万家华灯初上。那人就在暗夜中站着,双眼如漆墨,神情温柔。

 

萧景琰心中一动。

他不太喜欢与陌生人添加好友,这个行业应有的职业素养和警惕性他一向具备。可大抵是这人的气息过于温和,或是那他牵着的少年确实直率天真。萧景琰下了车,掏出手机。

 

看儿子两手空空地回来,刘静没有说什么。

萧景琰不是孩子了,又一向忠厚可靠。他没做成的事情,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不过这就委屈了娘俩今天的晚饭,稀饭小白菜,就着两块豆腐乳解决了。

 

晚饭后萧景琰收拾完厨房,陪着刘静在客厅里坐着。晚上八点刘静要看中央台的电视剧,景琰偶尔看看,大部分时间就刷刷手机。

 

“梅长苏……什么怪名字。”

下午加的男人微信名为梅长苏,头像是一个Q版的丸子。他给萧景琰发了个(  *′∀`)ノ的表情,后面跟着一个一百元的红包。

 

……

“这人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还卖萌。”

萧景琰嘴里吐槽,心里却觉得挺有意思。他打开了梅长苏的朋友圈翻了翻——日常晒美食晒工作转载各大公众号的热门文章,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刘静削了一个苹果,对半切了递给儿子:

“楼下那间东南角的店面好像给人盘下来了,这两天在装修。”

 

萧景琰啃了一口苹果,他开始刷今天的新闻,有些心不在焉:“嗯,要开什么店?”

 

“不太清楚呢,”

刘静抽了张湿巾,先是把水果刀擦了一遍,然后擦了擦自己的手:

“看样子是家中药店,规模可不小。那装修的样子都赶得上同仁堂了。”

 

“这么大手笔?那你不就有去处了。”

刘静对中医学有所研究,萧景琰是知道的。打小有什么头疼脑热,他都很少去医院,母亲在家里给他推推捏捏,喝点中药就痊愈了。

 

“啊哟,人家是店铺。我去做什么啦?”刘静嗔了儿子一句,就安心看电视去了。

 

就在这时,萧景琰的手机响了。

 

手机铃声非常凌厉紧迫,是萧景琰为了区分私人来电和公安局要务而专门设置的。萧景琰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手机屏幕上果然显示的是蒙挚的名字。

 

“蒙大哥?”萧景琰接了电话。

 

“小萧,你还记得我今天下午出去接的那个案子吗?”蒙挚的声音不是很清晰。

 

“记得,不是说入室盗窃么,怎么了?”

 

“入室盗取变成杀人案了,你快过来。”



萧景琰开了车。

平日里上班他通常是骑自行车。但出任务的时候,开车效率明显更高。凶杀案的案发地点在城郊东南部的老式小区,车进不了巷道。萧景琰就把车停在路边,只身走进连路灯都没有的小区通道里。

 

一路上萧景琰走得磕磕绊绊。老式小区的地面因为年久失修,大多是凹凸不平的。没有路灯,月光也不足以照亮路面,萧景琰摸出手机,试图调出一个手电筒的照明模式。

 

当灯光亮起的刹那。萧景琰突然站住了脚步。

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脊椎往上爬,然后僵住了他的脑子。

 

那只下午出现在公安局办公室里的白耳猴,此刻正蹲在道路中央,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他。

动物的瞳孔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散着绿光,将萧景琰盯得头皮发麻。

 

萧景琰在心底爆了一声粗口。但这种场景他也不算陌生了,他深深呼吸,开始迈步向前,缓缓靠近这只白耳猴。

 

白耳猴一动不动,似乎正在观察萧景琰的举动。

 

要不要绕过它?

不行,萧景琰对自己说。他必须装作没有看见,从这只动物身上穿过去。

男子一步一步坚定朝前,然而,就在他冷汗浸透了后脊梁,小指都有些颤抖的时候,白耳猴突然消失了。

 

萧景琰几乎连滚带爬地冲出了小巷。而出事的居民楼下已经拉起了警戒线,邻居围绕在楼梯口,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萧景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以后,跨过警戒线直奔出了事的五楼。

 

萧景琰不是没处理过凶杀案。但是从警六年来,这么蹊跷的案件还真是头一回。

出事的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对五十岁出头的夫妻和一个二十来岁的闺女。遇害者是这家的男主人,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被利物划开了喉咙,暗色的血凝得满地都是。

 

“下午我才来过这里,一再和这家人确认过了,出事的时间段里,根本就没有外力入侵的迹象。”

蒙挚看上去有点焦头烂额,在辖区内发生这种恶性事件,而他下午又才来过这个地方,年近四十的大汉看上去非常自责:

“你说这是不是诡异了?前两天丢了几壶酒,今天就出了人命?”

 

“先前罪犯可能是来踩点的,”萧景琰推测:“法医和勘查组来了吗?”

 

“在路上,这个地方车不好开进来。”蒙挚挠着脑袋:

“这明明没有入侵迹象,怎么就出了命案呢。你看看那伤口,裂得实在是太诡异了。就像被啥东西徒手撕开的一样。”

 

萧景琰被这话惊得一激灵,满脑子都是刚才路上遇到的白耳猴。这么想来,那玩意儿也不太像猴子。有些过于大只了,爪牙都非常的锋利……

 

不会吧。

萧景琰深深吸了口气。

 

就在这时刻,他的手机响了。

寂静无比的大厅里,只有两个办案人员和一具尸体。那手机的消息声相当突兀诡谲。

萧景琰深深吸了口气,他掏出裤兜里的手机,点开了微信消息。

 

“萧警官,要来我们家吃八宝鸭吗(  *′∀`)ノ”

 

Q版的丸子头发来了这么一句话。



【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下)

评论 ( 20 )
热度 ( 108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