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四)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三)ABO


对的,所以我终于开始更烽烟了!

要烦请忘记情节的小伙伴翻翻前面内容了= =|||

本坑不弃,不弃,不弃

一百遍。


明台啐了一口血沫子。

 

刚被逮进76号的时候,小少爷只想着一切都完了。他的身份,他在军统中的上下线,这次护送密码本的计划,还有阿诚哥和大哥,很可能都会因为他的失误而暴露。

 

人证俱在,他在劫难逃。

omega的脑海中隆隆隆地响成一片,被76号里的那群走狗汉奸好一顿打都没有缓过神来。直到被押进冰冷阴湿的大牢里,铐上满是铁锈的脚镣时,方才清醒了几分。

这一醒不要紧,全身骨头就和散了架似的疼。那些个走狗都是汪曼春亲手训出来的,刑讯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揍人都照着命门来,omega的身子还浸在先前alpha的威压中,再被这么一顿暴揍,直接就断了骨头。


一想到alpha的威压,小少爷就沉下了脸。疼痛也不能影响他了——他此刻满心都是对明诚火烧火燎的愤怒。

倒不是说他怀疑明诚叛变了,但alpha的行为确实让他非常不解。亲手把他送进76号的地牢,究竟是为了什么?


两个哥哥倒也不是没拿他演过苦肉计,但76号不比自家祠堂,送进日本人的手里,就算是大哥也未必能捞得他出去。再说,这番捉了个现行,借口说误会也没人相信了。

 

明台这回,是实打实要丢掉性命的。

 

那就要看看能不能体面地死了。要真坐实了他的军统身份,明台绝无可能轻松踏上黄泉路。

刑讯逼供是在所难免的,到时候血一流多,保不齐得暴露omega的身份。而日本人会如何活活整死一个omega,一想到这明台都恨不得现在就给自己个痛快。

 

明台不怕死,但恐惧此刻牢牢攫紧了他。他是打死都不会说出一个字的,只希望不要耽误了第三战区的局势,不要牵连了同僚和家人。

 

死之前,他也想亲口问问阿诚哥,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台等着76号发难。

 

夜晚的牢狱阴气过重,简直像孤魂野鬼的驿馆。明台没有御寒的衣物,就这么被生生地冻着。他也不敢躺下,断了的肋骨不管什么姿势坐着都不舒服。想到即将来的刑讯,明台就觉得有把钝刀放在他心口来回地磨,恨不得大吼一声要杀要剐来个痛快。

 

明台等了很久,天明了又暗,有人送了水和餐食,倒竟算得上新鲜。除了俩喽啰在牢狱里例行巡视了几圈外,居然没人来找他的麻烦。

 

这不对啊。

明台已经有点发烧了,但神智还算清醒——76号再怎么无能,也不可能效率这么低。依照汪曼春的性子,应是当天晚上就提了他去审的。

 

第二天深夜,他等来的不是汪曼春,而是明楼。

 

他的大哥穿着体面,神情严峻,一身的alpha气息似是绷至了极限,把明台激得忍不住要躲。

俩青布衫的伙计打开了牢门,其中一人的眼神死死胶着在明台的脸上,那种看似研究猎物的神情,让明台一阵反胃。

 

“走吧,”明楼更是阴沉了几分:“大姐还在外面等你。”

 

明台有点不可置信——这就能走了?

明楼竟神通广大到这种程度,可以直接向76号提他这个重犯?还是他把形式估错了?

 

虽是疑惑,明台却没耽误时间,几乎立刻从地上爬起了身。明楼一把推开打算靠近明台的狱卒,亲自弯腰用钥匙解开了幺弟的脚镣。带有大哥体温的外套倏地盖住了冻得瑟瑟发抖的omega,要不是明台还能走,他都怀疑明楼是要把他背出去了。

 

明台自知闯祸,看不懂形势,也不敢多问,便随着明楼踉踉跄跄往外走。沿路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以探究的目光打量他。明台咬牙忍了伤,硬是挺直了腰杆。


才踏出76号大门的那刻,在门口等候多时的明镜直直扑上来,把幺弟抱了个满怀。

 

“大姐……”

明台也有些哽咽。

 

最注重形象的明镜此刻眼睛红肿得就像核桃一般,看着像哭了整宿。她先是抱了明台半刻钟,又拉开两人距离,将幺弟从头到尾细细打量了一番。

 

“大姐,我没事。”

明台急忙应了句,明镜的眼泪又涌了上来,不住地点头。

 

“好了,有话我们回家说。”

明楼在他们身后催促,明镜像突然被点醒了一般,匆匆拉着明台就往身后的车上走。大姐的手心冰凉,把明台冻得一激灵。

 

明诚不在驾驶位上。

 

明台看着明楼绕过了车头,坐进了驾驶室,突然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汽车一启动,就以最快的速度驶离了76号,似乎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呆。而他们刚刚离开76号的大门,就有一辆政府牌号的车跟了上来,不紧不慢地以一定距离尾随在后侧。

 

 

“阿诚哥呢?”

明台还穿着明楼的外套,但寒意是从心底泛出来的:

“到底出了什么事?明诚呢?!”

 

“明台,我接下去的话你要听好。”

明楼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

“回家以后,你要保持常态。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每个举动都会被76号的人监视。”

 

“明诚呢?!”明台几乎要吼出来了。

 

“阿诚去替了你出来。”

明楼简单道了一句,就再也不开口了。

 

 

当晚午夜过后。

明台将被褥叠成似人躺卧一般的形状,然后偷偷溜下了楼。以往这个时间他都是钻进明诚房里的,但如今午夜的旖旎色彩都被厚重的不安所取代。

 

一连两天没有休息的明镜在吃了安眠药后早早歇下了,阿香和桂姨也按时就寝。

 

明楼的书房里,明台与大哥在黑暗中对坐。尽管这间屋子的隔音很好,兄弟间的对话也如同耳语。

 

 

明诚打乱了死间行动。

 

他用了太久的时间去布局,几近完美地彻底颠覆了明楼和王天风的AB计划。

明诚跟着明楼做了多年的事,他做出的安排和明楼非常相似。只是在计划中,去替换明台的人,从明楼变成了明诚。

明诚仍在巴黎的时候就已经是“毒蛇”的一把手,除了几件最核心的机密外,明楼的所有行程和举措都会通过明诚去完成。

明诚是这个世界上,最能扮演好“毒蛇”、最能取代明楼的那个人。

 

明楼和明诚先前已经铺了很久的路,他们把彼此间的“不和”明里暗里地透露给广罗大众。政府办公厅的人都知道明楼不知指责过明诚多少次。吃里扒外、还没走就想飞、翅膀硬了就不懂感恩这些词,明楼几乎隔三差五就要提一提。甚至梁仲春也想了起来,明楼曾在电话里暗示过可能是明诚安排了那场“袭击明楼座驾”事件。

 

如果这都是真的,那明诚的身份似乎就真和明楼没什么关系了。对于在政府任职的明家来说,身为军统间谍的明诚确是一只将爪牙向家的白眼狼。

 

 

那明诚为什么要救明台?

 

 

因为明台是他的omega。

 

当明诚把这句话透露给汪曼春的时候,那雷厉风行的76号血娘子失手砸了一个瓷杯。

 

因为明台是明诚的omega,所以他不能反抗明诚给他的指令和威压。作为一个柔弱无骨、以丈夫为主心轴的可怜omega,明台只能以明家少爷的身份去做一些明诚要求他去做的事。租房、发无线电、去银行提货。不谙世事的小少爷被爱情迷了心智,竟一次次帮着这罪大恶极的alpha做出了“不利国家”的混账事。

 

但是,明诚却又不是单纯利用明台的。所有的alpha都应心疼并保护自己的omega,明诚也不例外。

所以在明台失手被捕了之后,明诚担心76号会真的对明台不利,便以“第三区真正的密码本”和自己“毒蛇的身份”,要求换得明台的安全。

而在“非主犯”和“被胁迫”的借口下,日本帝国可能真的会考虑放过一个数量本就稀少的omega。

 

事情的最后,就是明诚假扮了“毒蛇”的身份,在保全了明楼、明台和上海情报A小组的前提下,让日本人相信了那“第三战区密码本”。

 

牺牲确实降到了最低,只是明诚这一去,结局已然注定。

 

 

国与你都不能舍弃。

 

 

幸而我还能舍弃自己。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五)ABO

评论 ( 57 )
热度 ( 335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