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下)

【苏靖】山海怪谭之狌狌(中)


注:现代鬼神AU

感情线不会特别明显,但如果有靖苏cp洁癖,请谨慎点开。



萧景琰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回应,便默默按灭了手机,继续和蒙挚交谈。

蒙挚处理盗窃案时拍的照片已经洗了出来,案发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非常有生活气息,完全没有一般入室盗窃后的杂乱。

 

“丢的酒壶,当时就摆在这里。”

蒙挚说,他指了指阳台墙壁下的一角阴凉处:

“女主人是家庭主妇,酿的糯米酒远近闻名,但是人家不卖,就自家喝。所以我下午才觉得丢了酒是熟人的恶作剧。但现在来看,真有可能是犯罪分子来踩点。”

 

萧景琰虽不言语,但心里还是认同蒙挚的说法的,他犹豫了两分钟后,试图向这家的女主人讨要酒壶的照片。

这家母女俩哭得双眼通红,根本不敢迈进房门一步。特别是二十几岁的女儿,简直像受惊的兔子一般,一脸惊惶地看着萧景琰和她母亲交谈。

 

酒壶已经被小偷搬走,好在受害者家属留有淘宝上的拍照评价。

酒壶大约有小腿肚一般的高度,做旧的裂纹和棕黑色的瓶底——完全没有任何特色,但是重量肯定不轻。

什么人会专门入室盗窃这玩意儿,最后还残忍地将主人家杀害了?

 

就算凭借近六年的工作经验,萧景琰对此也毫无头绪。

 

十分钟后,勘查组和法医到位,蒙挚和萧景琰就把位置让了出来。他们护送那对母女去了附近的旅馆,而后互相对望了一眼。

“我觉得这事今晚肯定解决不了,”蒙挚打了一个哈欠:

“先回去休息吧,等明天报告出来再说。”

 

萧景琰表示同意,冬天的夜晚太冷,出来久了母亲也会担心。

因为两个人都开了车,萧景琰就和蒙挚在旅馆门口告别了。

 

这一路上萧景琰走得很小心,生怕一不注意再遇到些什么东西。但一路平平静静,倒没什么特殊情况发生。直到他将车开回自家小区,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微信消息没回。

 

他有些抱歉地掏出手机,思考片刻,给那丸子头的梅长苏回了一句:

“不了,我还有些事,谢谢。”

 

然后他给车上锁,打算绕过绿化带上楼回家。

 

就在他步入公共器械活动区的时候,突然背脊一凉。

他太熟悉这种感觉了,瞬间寒毛直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不好。

 

萧景琰猛一回头,只见绿化带下的灌木丛中,一双绿色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是那只猴子,今天之内出现了第三次。

 

萧景琰憋不住爆了一声粗口。


猴子没有动,他也没有动。

 

这猴子似乎不再像先前两次那般畏手畏脚,它几乎是眼露凶光,向萧景琰露出了獠牙。

萧景琰硬着头皮没有退后,他还是有点常识的——野兽都是这样。你退后意味着恐惧,一旦对方察觉,就会立刻发动攻击。

 

然而,下一秒,萧景琰脑中嗡地一响。

 

他看到了那个酒壶。

 

案发现场丢失的棕色酒壶,此刻正被这只猴子死死抱在怀里。

 

“果然是你!”萧景琰一声大吼,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直直向猴子扑去。猴子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和嘶鸣声,轻巧地避开了萧景琰的抓捕。

 

一人一猴远远对峙,萧景琰的脑中一片混乱。

 

这什么玩意儿?是猴子是鬼?如果是猴子,为什么下午蒙挚看不见它?如果是鬼……

 

萧景琰倒吸一口冷气。这怪物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由绿变成了狰狞的红。它放下酒瓶,一步一步开始向萧景琰逼近。


突然它猛地跃起,一下撞倒了身穿便衣的男子。

 

萧景琰被这一下震得直接后跌在地,眼冒金星。几乎同一时间他摸出口袋里已准备好的枪,拉开保险栓。

 

然而,意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

 

萧景琰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只猴子,竟然在试图脱他的鞋子。

 

没错,真的在脱他的鞋子。

 

萧景琰穿的是牛仔裤和运动鞋,他有将鞋带绑上两次的习惯,一时间这鞋竟牢牢套在脚上,脱不下来。

这猴子的眼睛还是红色的,却开始渐渐泛起委屈的泪光。它突然朝着萧景琰叽叽叽地叫了几声,然后继续去脱他的鞋。

 

什么鬼!

 

萧景琰一脸抑郁地坐在自家小区的马路上,一只猴子拼命试图在脱他的鞋。这场景他能记上一辈子。

 

 

“这是狌狌。灵化前就是你们所说的猩猩。”

 

清清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萧景琰猛地转头,发现月光与路灯下一穿着长袍的身影。

这人下午他才刚刚见过,一个小时前还用卖萌的颜文字邀请他去家里吃八宝鸭。

 

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可以称得上冷漠,眉目间毫无人世烟火的气息。黑色大氅的边角几乎拖地,很有几分民国军人的味道。

 

“胆小,喜酒与鞋,有些小偷小摸的习惯。一旦喝醉,眼瞳会变红。它们虽然无法预知将来,却通晓过去。吃了它们的肉,可以使瘫痪之人重获行动能力,所以千百年来经常遭到人类的猎杀。”

 

说着话,梅长苏绕过萧景琰,俯身拍了拍那只还在与运动鞋做斗争的白毛狌狌。

小动物一见梅长苏,似是喜悦地叫了两声,便顺着梅长苏伸出的手直直爬上人的肩膀:

“神怪之力,没有人心难测。萧警官可能要另寻凶手了。”

 

萧景琰突然觉得头疼得不行。

 

他看着面前这个举动穿着都略显诡异,但是有股说不出的气质的男人,哑着嗓子问:

“你究竟是谁?”

 

那身披大氅的男子笑了笑,淡漠的气息消失了,似乎眼角眉梢间多了一副客客气气的面具:

 

“重新认识一下,萧警官。我叫苏哲,是一名中医。”

 

 

事实证明,凶手真的另有其人。

死者家的女儿在网络上找了个对象,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是由于男方没有固定工作并且脾气暴躁,这门婚事遭到了女孩父亲的强烈反对。在被三番五次扫地出门后,男子恼羞成怒,竟起了杀意。

家里的房门是受害者的女儿给开的,却没想到引狼入室了。勘查组找到了凶手留下的指纹,第二天就顺利破了案。

而那只小猩猩闯门偷酒,还真的只能算一个不幸的巧合。

 

 

半个月后,萧景琰家楼下开了一间中药铺,名为琅琊阁。

 

店主是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看着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却一脸的沧桑老成。他父母早逝,带着一个小他十来岁的弟弟来到B市,兄弟俩相依为命。

身世虽看着凄苦,可单就中药馆的装潢来看,这药铺主人倒像个身怀巨款的富二代。

再加上此人气质极佳,品味雅致,一时间竟似故事中走出的人物一般,引得周边人猜测不断。

 

只有萧景琰知道,这个苏哲,大约与他是“同类”。

 

比如此刻,萧景琰从药馆门口经过。

一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与苏大夫站在药馆门口聊天,那小姑娘神色正常,脸颊还泛起了可疑的红晕。但她明显没有注意到苏哲肩头正趴着一只巨大的灵长类。

 

萧景琰一个激灵,转头想绕道而行。然而苏大夫笑眯眯地喊住了他:

 

“今天也不来吃八宝鸭吗,萧警官?”




                                            ——山海怪谭之狌狌·FIN

评论 ( 25 )
热度 ( 89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