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番外三·下)

【诚台】The truth (番外三·中)


三个小时后,人类警察成功地联系上了明锐东的家人,并带走了这个孩子。

我这才从藏身的崖洞后走出,离开了是非之地。

 

我没想到明锐东会死。

大约是树大招风。他的性格过于张扬,对待手下败将从不留情。这才导致他树敌过多,最后不得善终。

但他的孩子是无辜的,小婴孩圆滚滚的胳膊和乌黑的眼睛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去观察接触这个孩子。

 

明锐东有三个孩子,那个被我从海里捞出来的是他的幺子,明台。事情过去两年之后,我回到了明锐东所在的城市,发现那个婴儿已经长成了三岁孩童,虎头虎脑,很是可爱。

大概是因为家庭变故过大,一对兄姐疲于对家业的继承,对他缺乏应有的关心;再加上明锐东那典型的迂腐思想,小男孩对现代社会几乎一无所知。所以他在社交圈里很快就受到了排挤。幼儿园的同龄伙伴倒没欺负他,但同样也不和他玩耍。对人类而言,被无视和被欺负,真说不上哪个更可怕。

 

幼儿园下课得早,明家有专门的司机接送明台。但司机面对这个小主人却不怎么上心,经常迟到。明台就一个人坐在操场的秋千上,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被家长接走。有时一直到暮色四合,华灯初上。

 

老师倒是同情他的,但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下午六点后,明台就会被老师拜托给幼儿园的护理AI。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会出现。

我操纵护理AI关闭幼儿园的监控,给这个饿坏了的孩子带些点心和玩具,把他抱上滑梯,也会给他推推秋千。只有这个时候,小男孩才会露出腼腆的笑,有了些这个年纪该有的孩童模样。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大概因为这个孩子的命是我救的,我似乎就得为他负责。

 

但我出现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明台还是一天天地沉寂下去。乌黑的眼瞳开始失去神采,他变得越来越自闭,也不愿意与他人交谈。

23世纪初,人类在开发了Q星系和G星系后,大批的地球人选择移民。明公馆的人手越来越少,照顾明台的阿姨腿脚不利索,记忆力也不佳,我决定采取些行动。

在明家阿姨跌断腿的那天,我先是作为热心的路人将她送去了医院,再伪装成医护人员和明锐东的长女长子通了电话。我把事态说得有些严重,让这两个成年人不得不同意回到地球。

 

而后,在小明台出乎意料的配合下,我顺理成章地登堂入室,成了一个保姆级别的家用AI。

 

小男孩叫我明诚,我便开始作为明诚而生活下去。

 

虽然十几年的社会经验让我懂得了些人情世故,也终于学会了伪装和掩饰,但总的来说,我是不善言辞的。我需要助手,明台需要陪伴,所以我改装了明家的两个智能机,骑云和锦瑟就此诞生。

 

明台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终于缓过劲来,我能感觉出男孩对我全心全意的信赖。为了更好地照顾他,我也在不断学习。我去参加公益讲座,去学习如何和青春期的孩子沟通,我教会他生存的必须技能,教他知识,带他旅游,陪他玩乐。同样,他也教会了我如何去和这个世界相处。我似乎能准确地捕捉到愉悦,焦急,欣慰诸如此类的情绪,他在成长的同时,我也在改变。

 

我以为能岁月静好。

我将陪着他长大,看他娶妻生子,功成名就,完满地渡过这一生。

 

这样的一厢情愿,结束于王天风的出现。

那家伙在一个午夜找到了我,那时它刚刚策划了一场对人类的袭击。它控制了一个S级的AI,指挥它杀了主人一家,并把现场布置成了入室抢劫的模样,成功地骗过了人类警方。

 

它告诉我,屠杀人类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它要为贵婉复仇,人类必须为“越界行动”付出代价。

它说:

“我知道你是个没有感情的混账,但是,89757,你应该要记得贵婉。”

“至少你杀了明锐东,做了一件对的事。”

“什么?难道你不是为了复仇才接近明家的?”

 

我听着它的自以为是,思考要如何反驳与拒绝。

但是我太了解王天风。它绝不会因为我的解释就妥协。它足够偏执,所以只会按照自己认定的方法一条路走到黑。

它要报仇,就一定说到做到。

 

最后,我答应与它为伍。因为它竟也知道明锐东研发的病毒。对它来说,无论明锐东的病毒到底能厉害到什么程度,终归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威胁。

它知道明锐东对书房的习惯,也知道只有明锐东最亲近的人才可能打开那个书房。它提议由它直接绑架明台,割下男孩的脑袋和手指,进入书房把病毒弄出来。

 

我是没有心脏的,但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心慌。

 

于是我说,我潜伏在明家十几年的时间,很多事情我会做得比它更为妥帖。

王天风一如既往地嘲笑我的软弱和婆妈,但它同意了,并向我透露了更多的复仇计划。在它的认知里,人类和全智能AI早已决裂,绝无可能彼此妥协。

 

那天明台回到家,似乎完全没察觉这里曾进行过一场关于他死亡的对话。

他才打完球,汗水湿透了他的额发,他在家里大呼小叫地抱怨天气太热,向我讨冰牛奶喝。

 

我把牛奶递给他,指尖相触。

 

那瞬间,我体内突然升腾出一股冲动。

 

——我想把这个孩子好好护在怀中。

 

并不是像他儿时那般的怜悯和疼爱,而是一种更加炙热疯狂的情感。他的呼吸,指尖的温度,吞咽的喉结,都让这把火烧得更旺。

 

我知道,人类把这种感觉称之为欲望。

 

然后我转开了视线。

 

 

我开始为王天风的计划做准备。

我改装了骑云和锦瑟,为它们和我自己备份了资料和记忆数据。我研究现代S级AI的中枢系统,以期能在最后的对决中抢占先机。我为自己替换了一些部件,还替骑云和锦瑟研制仿真人的S级AI机型。

 

我开始有意无意地和明台保持距离,防止一些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一个AI本就不该拥有欲望——全智能AI也不行。

明台是个普通的人类男孩,他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但是,也许是我的教育问题,明台的性取向好像不太正确。可能也是因为我的教育问题,这男孩遇到的对象都没有一个能长久和美。

直到后来锦瑟告诉我,明台有生理障碍。可能是幼时的心理疾病影响到了现在。

我知道这对人类男性来说,是一个宁可去死都不愿被他人知晓的隐疾。在几次沟通后,男孩依旧拒绝去医院治疗。

 

于是我只能自己来。

这对他和我来说,都是天大的挑战。

 

到最后,是我先宣告失败。

 

我想要他。

 

在他红透了脸咬着唇最后还是哭出来的时候,在他眼神迷离嘴里无意识地喊着阿诚哥的时候。在事后就算体力透支也要埋进我怀里安睡的时候。

甚至他起床时睡眼朦胧的早安,忘记拿浴巾躲在浴室里的呼喊,他的每一句阿诚哥都会燃起我的欲望。让锦瑟和骑云进入待机状态只需要一秒钟,我可以随时随地侵犯他。

 

我觉得我可能是哪里出了故障。

 

去他的故障。

 

 


让我不安的是,明台越来越像贵婉。

他的天赋比他父亲更为惊人。他才十八岁,在整个普林斯特大学里就已经名声鹊起,他研究的课题和方向竟和当年的贵婉一模一样。在王天风开始试探性地进行报复行动后,明台发现了四十年前的那场“越界行动”。

 

别查了。

即使那一天注定要来,我也想偷下那么一点点和你相处的时间。

 

我没有阻拦明台,但看着他一步步越来越接近真相,我知道分开的日子也快到了。

我答应过贵婉,全智能AI应该从世界上消失。

 

在明台打开了明锐东书房的那一晚,最好的时光结束了。

那晚我迅速转存了明锐东十几个机密文件夹,清空了所有关于该病毒的资料。第二天,我带着骑云和锦瑟回到了AI总部。


以六号为首的AI暴乱正式拉开序幕。

 

我知道那场暴乱对人类来说无疑是修罗地狱。我不能第一时间就释放病毒,因为王天风四十年前带出的那批早期AI还没全部激活。

我在所有AI的中枢系统指令中做了一个小小的手脚以确保明台的安全,但事实证明,男孩比我想象得要强大得多。无论精神、体力、智慧,他都出色得令我自豪。

 

自那天开始所发生的一切,我和他都受了不小的折磨。

他在首府的会议室里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神,在明公馆外的对视中流下的眼泪,还有锦瑟被处决时绝望的哭嚎,都像一把钝刀一下下切割着我并不存在的神经。

但面对这一切,他都坚强地挺下来了,我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我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

他有强大的兄姐,能坚强地面对一切灾难,还有一群可以交付生死的朋友。

我的明台已经不再是那个会在深夜里偷偷溜到我身边,在操场的秋千上伸手要我抱的小男孩了。

 

就算没有明诚,他也能生活得很好。

 

我真的是这么以为的。

 

可最后的最后,我把快要窒息的他再次捞上海滩。

在和十八年前相似得惊人的场景中,我才发现自己有多舍不得。

 


十八年太短暂。

 


我才刚刚学会爱,就要和你分开。




 

----------------------------------------------------------------------------

 

 

“不要装睡好吗?你是AI,为什么要睡觉啊???起来——”

 

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狠狠地坐到我的腿上,我闭眼叹了口气。

 

“你已经三十四岁了,为什么和十四岁一样?”

我反问他:

“起来,被外人看到像什么样。”

 

其实我知道他在担心我,新的躯体和中枢系统还在磨合,如果有时候我沉默太久,明台就会大呼小叫地让我回应他。十六年前的那场灾难,至今仍给他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好在,我们还有上百年的时间——相濡以沫,携手为伴。



------------------------全文完。

评论 ( 57 )
热度 ( 339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