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五)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四)ABO


夜深。

明公馆的楼道里非常安静,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声响。

桂姨端着一杯热茶,轻手轻脚地走上二楼的阶梯。

她是受过日本特工训练的女人,清楚地记得明公馆的楼梯有哪几层会因为年久失修的关系而被踩踏出声。年过半百的她,竟轻盈地绕过所有可能造成失误的雷区,毫无声息地溜上了二楼。


——她根本就不相信明诚能一手导演这一切。


明楼一定是知情的,明台也不可能只是一个柔弱无骨的omega。毕竟做过多年的母子,就像明诚不相信她是真的老无所依才寻求明家的庇护一样,桂姨也不相信明诚能在明楼眼皮子底下伪装多年。如果明家一大家子都有问题,那在明诚锒铛入狱的夜晚,明楼和明台一定会进行交流。日本人安排在明公馆外的监视根本就没用,想发现这一大家子的猫腻,还是得从内部入手。


桂姨轻轻推开了明台的房门。如果明台老老实实地待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就算把男孩吵醒,自己也能以送茶的借口全身而退。


但是,明台显然不在他自己的房间。

桂姨冷冷地打量那个被堆成人形的被褥,她伸手一碰,被褥就塌陷了下去。

明台可能在哪?

他一定是在明楼的书房!

 

桂姨兴奋了起来,果然被她抓了个现行。虽然明楼的书房隔音很好,但她有自己的办法能够进行探听。女人转身离开了明台的房间,端着热茶的手微微发抖。

 

但是,一离开明台的房间,她却隐约听见了抽泣声。

声音不大,有些低沉,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却非常突兀。甚至有些诡异。

桂姨却倏地冷静了下来,她转身看了看祠堂旁边的屋子——那是明诚的房间。

 

犹疑片刻,妇人端着茶杯缓缓走近明诚的房间,越是靠近,里头越是清清楚楚地传来了不间断的哭声——那确实是明台的声音。

桂姨低眉敛目,在房间门口默默地站了一会儿,而后转身下楼。

 

她离开了三分钟后,哭声戛然而止。

蜷在明诚床上的明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角没有一丝泪,神情坚定,目光清明。

 

 

天阴沉沉的,乌云密布,透不下一道光亮。整个庭院没有一丝风,气压低得令人喘不过气。

周遭的环境像极了明台的心情——这是一场噩梦吧?明台无数次想把自己从睡梦中打醒。

明家似乎一夜间家道中落,明镜所有产业都被密切监视,明楼被停止了一切职务,隔离调查。而明台面临的则是一次次体检、抽血、验证和登记。

omega的弱势在这样的环境下暴露无遗。回到明家的第二天早晨,就有日本士兵带队前来,以还算客气的方式将明台带去了日军医院。在无菌处室里,明台被剥光了身子进行全身检查,两个日本军医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竟拿了小臂长度一般的长针戳刺他的腺体,以证明他确实被明诚所标记。

腺体是一个omega最脆弱的部分之一,任明台是个再顽强坚毅的omega,在穿刺腺体的过程中,也生生疼晕了过去。他的血液和信息素指标都被日本人采集并完整登记,收录进了他们的档案库。令明台心怀不安的是,就像omega是一种可以被掠夺的资源一般,这些日本人竟然把他编了号,甚至做了标签绑在了他的右臂之上。

那些医师的眼神漠然,拨弄他的手就像在检查牲畜或一具尸体。两个日本军医不知道他会日语,几乎没有避讳他地用日语进行交流,明台却越听心越凉。两人称赞他的血统纯正,信息素优雅又高贵,身体强健,是个少见的具有活力的omega。虽然被标记了,但也绝对有带回本土试验的价值。

愤怒和耻辱感让他的牙齿不断打颤,但他除了配合别无选择。这些日本人暂时不会伤害他,但是他们很可能伤害明诚,比起阿诚哥现在可能面临的一切,他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上什么?

一想到明诚,明台似乎又获得了极大的勇气。他收起自己的獠牙的爪子,在所有的监视者面前演绎omega的软弱、天真和不知所措。明诚已经牺牲了一切来保全他,他又有什么理由不配合?

 

从出事那天起,明台几乎被断绝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明家24小时都处在日本人严密的监视下,明楼早出晚归,面色铁青,这个alpha在特殊阶段竟有一种越挫越勇的味道。他完全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张力,看上去坦荡而无谓,一副尽力配合新政府调查“毒蛇”的做派,把汉奸的面孔演绎得淋漓尽致。

明台则每天红肿着双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最多在明镜的陪伴下到庭院散散步,男孩走两步就唉声叹气,没讲几句话就啪嗒掉泪,简直把一个omega的软弱无能表现到了极致。到了后面几天,那些监控明家的爪牙几乎都不再提防他了。

 

明台在家里待了五天,度日如年。


他不知道明诚这一手操纵的死间计划已经彻底打乱了国军的情报工作。

上海情报A组被下令彻底保持静默,B组又因为走私线路被炸毁而被内部清理了一番,还没有人填充过来。上海情报站除了维持常态还需用散落的电台发送些毫无含金量的信息外,连郭骑云的影楼都借口老板回乡探亲而暂时关门。

于曼丽听说明台的身份暴露,急得不行。但王天风此时坐镇上海,她又不敢像平时那般任性妄为。她隐约也明白是该庆幸眼下的局面,虽不知道死间计划,但聪慧如兰的于曼丽何尝不知她也是时时生活在刀尖上的。

要让日本人相信第三战区的密码本,这应该是他们情报组的责任,明诚应是替了他们的工作,也背了他们的锅。


女孩裹紧了风衣,给自己系上一条羊绒围巾,默默地走过明公馆外的街道。初秋的风有些凉意,她拢紧了衣领,依然觉得冷风咻咻地往脖子里灌。

明公馆外停着两部世纪系列的别克车,一只燃了一半的烟头正时不时地伸出窗口弹灰。于曼丽经过车身,似是不经意地朝里瞄了一眼。

却见车内两人不过三十左右的年纪,也正一瞬不转地打量她,眼里唇角满是登徒子的嘲弄笑意,极为放肆地对于曼丽娇俏的身体曲线指指点点。

女孩受了惊吓般拢紧了衣领,加快脚步匆匆赶路,引得一阵恶意的口哨和笑声。似是被这声音惊扰,于曼丽往前跌跌撞撞了几步,竟一个不稳摔跪在路边的电线杆旁。


车里几人的哄笑声更大,多漂亮的小姑娘,步子扭得这般媚。这要不是执行着任务,谁都想下去扶她一扶,看那大衣都包不住的翘臀,揩一把油也算情趣。


于曼丽扭头往那车里狠狠一瞪,神情似愤似羞。她将散落一地的零碎物件一一塞进手提包里,并趁乱偷偷把电线杆旁大石块压着的字条藏进了手心。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六)ABO

评论 ( 44 )
热度 ( 22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