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五)ABO


明公馆外头是76号昼夜轮班的眼线,内部有着一匹孤狼。明家这戏,竟是一时半刻都卸不下面具。

好在对于明家而言,明诚没有经过正式的收养手续,又是下人的孩子,既是“外人”又是个“叛徒”,一家人倒不用显得太焦心,表现如常即可。

可明台这几天食之无味,寝之不眠,整个人时常发呆,眼下黑青了一片,整整瘦了一大圈。

明镜和阿香看着明台那副模样,简直心惊肉跳,想着办法给omega进补。但可能是心事郁结久了,明台竟吃什么吐什么,根本受不住那些温热补品,一时间又把全家折腾得鸡飞狗跳。

后来明镜实在放不下心,就交代阿香和桂姨每天轮番出门采买农家食材。可这会是战时,上海周边人心惶惶,出入城关又查得严格,就算和几家农户订了蔬果和鸡蛋,每日进出城就要耗上整整一天。阿香和桂姨也是苦不堪言。

明台生病,苏医生是要上门的。可今年春苏医生的姨母得了重病,说熬不了太长时间,苏医生便回乡照看老人了。那间门面不大的诊所就由她的表妹替着照看。

那表妹程小姐虽是个较为高大的女性alpha,一番装扮后倒也楚楚动人。

两次上门看诊被街坊撞见后,闲言碎语就传开了,说是明家原本就不赞成明诚明台那事,这程小姐频频上门,明家看上去是要给明家小少爷物色对象了。

这坊间闲话被门口的76号听去了,虽然该汇报的也汇报,倒就再没人拦过这家庭医生了。

 

这日轮着桂姨出城拿菜,程锦云又上门复诊,支开了大姐和阿香后,明台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锁上了房门。

“怎么样?”

虽然面色依然苍白,眼下青黑不散,但男孩的气场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一扫先前的失魂落魄,站直身子噌噌几步从床上下来,翻进一旁的书桌里。

要是放在以前,程锦云肯定是要调侃他的,但现在这种紧急关头,再开玩笑就显得有些不知分寸了。女孩空手而来,因为怕被搜身,除了医疗用品外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带。但却给明台带来了非常重要的消息。

 

明楼曾经和明台透露,明诚是抓着梁仲春的死穴的。梁仲春的妻孩虽是被送往了武汉的乡下,但根本就没和梁仲春的亲戚见面。这孤儿寡母被明诚安排住在偏僻的小镇上,生活用度上倒是不曾苛刻,但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

明诚知道自己可能无法生还,曾给明楼留了一封信,里头清清楚楚交代了自己手中掌握的一切资源和线索,并把自己的几条下线都托付给了明楼关照。可他大约不曾料到,日本人这次是铁了心要拿正当势头的明楼一起整治,汪伪政府对明楼的监视竟无孔不入。再加上失去了明诚这个左膀右臂,明楼纵使有万般身手,一时间也是施展不开。所以只得由明台拜托了程锦云,尽快寻到明诚在武汉的人手。

而现在真是一时半会儿都拖不得。76号留着明诚的性命,为的是要从他身上挖出更多的讯息。若是哪天信息挖到了,或者失去耐性了,那也是明诚命丧黄泉之日。

但现在明诚活着的状态,定是生不如死。

阿诚哥到底怎样了,明台根本想都不敢想,怕一想就要彻底失掉冷静。他不能在这时候自乱阵脚,只要阿诚哥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人联系上了,已经启动了紧急状态,会加派人手看着那对母子。”

程锦云说。

 

明台点了点头,开始咬起了指甲。这是他最近才养成的臭毛病,一紧张牙齿就会发颤。这毛病他五六岁的时候就有,还是明诚在他指甲盖上涂满发苦发涩的药水,才彻底把这小陋习纠了过来,但此刻明诚不在身边,明台觉得所有缺点在一夜之间全都回到了身上。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虽然关心明台是真,但程锦云倒不是义务劳作的。青瓷遇险,她也收到了眼镜蛇的指令,所以表姐才连夜北上去安排青瓷的上下线妥善撤离。但自那条指令之后,眼镜蛇就静默了,接连三五天都没有半点消息,搅得她也有些心慌意乱。

 

“谢谢你,暂时没有了。”明台深深吸了口气。

 

他是做了准备的。

 

就在明台做完体检的第二天,堂哥明堂就上门看望这遭了难的一大家子。特别是暴露了属性的明台,现在可是沪上响当当的人物了,这个做堂哥的似是要上门问个究竟。

明堂是个急性子,在被拦住搜身的时候,骂骂咧咧得差点掀了明公馆的屋顶。他是生意人,不讲究什么门面,指着76号俩人的鼻子大骂汉奸。骂完走狗骂政府,又骂这世道不给人安生,最后这人把火气带进了明公馆,嫌屋子不干净,嫌下人不利索,轰得阿香和桂姨两人直躲厨房不敢出来。

明家三口人倒是知道明堂的脾气的,好一阵安抚才把人让进了屋。趁着明镜去厨房交代用餐的时机,明台一把拉住明堂仔细询问了关于情期抑制剂的事。

情期抑制剂原本就是禁物,因为药性猛烈,伤身伤根本,所以除了omega天生体寒外,情期抑制剂对另两个性征伤害居然更大。

明台曾私下研究过各规格的情期抑制剂,发现了几个案例,几乎都提到如果一时间注入过多的抑制剂,会出现脉搏极缓,呼吸阻断的假死现象。

这给明台燃起了莫名的希望,指望能够通过大量的情期抑制剂注射,使明诚诈死,再通过内部渠道将“尸体”偷偷运出。

 

但明堂的说法彻底粉碎了他的念想。

堂哥告诉他,情期抑制剂这东西本来就危险,先不说对alpha起不起作用,就算能起到作用,大量的抑制剂注入也只会造成永久性的神经损伤,假死很大几率上会变成真的死亡。

在安慰了失魂落魄的明台后,明堂便和明楼到院子里抽烟闲聊去了。

只留下明台一人对着空荡荡的大厅发呆。

 

但是明台没有放弃希望,再给他点时间,他必能想出更加稳妥的方式救明诚出来。就算他做不到,大哥也是能做到的。

看着明台依然在发呆,程锦云轻轻叹了口气,定了下次看诊的时间就先行离开了。明台也顾不得礼数,敷衍一般道了谢后,在房间内来来回回地走动,想着到底要如何利用梁仲春这一筹码来达到目的。

 

然而,半个小时后明楼归来,把明台叫去了书房。

 

明台呆愣地站在书房中央,感觉血液顺着血管逆流进了心脏。

不知名的情绪在他所有的神经末梢爆炸。

 

明楼说:

 

“明台,阿诚可能撑不住了。”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七)ABO

评论 ( 40 )
热度 ( 216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