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七)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六)ABO


明楼等着明台发作。

他初时就明白,明诚这番被捕,是条条道都通着阎王殿的。只盼76号的主审汪曼春能看着往日情谊,多少留些颜面,让这十年来的亲密兄弟能够死得干脆体面些。

明楼不是不想救明诚,但此时的他被严密监控,无论是多细微的反常举动,都会使明诚的牺牲付之东流。

但他知道明台绝对是放不开的,这男孩虽然面上演得天衣无缝,但私底下的小动作他这个大哥是实打实地看在眼里的。

定期支开桂姨,让程锦云上门看诊,甚至偷偷联络他的生死搭档于曼丽,明台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试图搭救他的alpha。

但今天汪曼春接到了调令——因为明诚的案子牵连甚广,日本当局密令藤田芳政亲自督审此案,调审人员中为防止混入国共耳目,全部由日本人负责。

当天下午,主审员就由汪曼春替换成了高木。

日本人的手段明楼是知道的,以明诚的状态,能不能熬过今晚都不好说。

可怖的是,日本人是绝不会放明诚轻易死去的,他们在没挖出想得到的信息前,连明楼都不敢想象明诚会遭遇什么。

 

只见面前的明台一下惨白了脸色,那原本就不算丰润的脸颊血色全无。英挺的肩猛地塌陷下去,然后男孩往后退了两步,跌坐进沙发里。

本以为明台会哭,但是omega眼眶干涩,竟没有一滴眼泪。

明楼打量着这个弟弟。男孩的小臂上全是检查时扎下的密密麻麻的针孔,右手的手腕上还有一条塑料制的胶带,上面写着男孩的omega档案编号。

明楼每次看到这条带子,都感觉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

这是他最疼爱的幺弟,却在日本人面前暴露了omega身份,在将来的某一天,如果他和明诚都不在了,谁来护他周全?

 

“有没有其他办法?”

听完前因后果,明台嘶哑着嗓音问:

“能不能拖点时间,我们一定能救阿诚哥出来的,大哥,他不能这么死在里面。”

 

“做不到的。”

明楼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切很难接受,可是明台必须明白这一点:

“别忘记阿诚的牺牲是为了保全什么,你已经暴露了omega身份,你还是这件事的从犯。如果再被抓到把柄,日本缺的就是干干净净的慰安妓!”

 

“那也比明诚死在里面来得好!”

明台也火了,恐惧和焦虑剥夺了他的理智。

国民党不是有军队吗,共产党不是也有军队吗?为什么不能来硬的?76号的宪兵队才多少人?

劫狱……要是时间把握得好,援军到来前他们可以顺利地救出明诚,再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你有没有想过,阿诚自己希不希望活下来?”

知道明台不会这么容易罢休,明楼冷冷地打断了还在进行疯狂设想的幺弟。

 

明台觉得全身血液都冰冷了,男孩猛地抬头: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阿诚在里面受了多少苦吗?小少爷?一个星期了。阿诚受审一个星期了。他四肢的骨头全被打断了,这意味着你就算救他出来,他下半辈子也很可能只是个残废。”

 

明台觉得一颗心猛地浸了铁水,竟是整个人都僵直了。

 

“就在今晚,就是现在。日本人会对他注射迷幻剂。你知道什么是迷幻剂吗?它是比鸦片更毒的玩意儿,一旦注射进体内,一辈子就只能靠那东西过活。缺一天都不行。他会暴躁、易怒、谎话连篇,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他会变成你完全不认识的明诚。就算他真的有能力克服一切活下来,明台。”

明楼深深吸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但只有把话说出口,才会坐实恐惧,看清现实。

他一向对幼弟是放纵而包容的,但现在,包容只会酝酿更大的苦果:

“他如果能活下来,神经也会因为迷幻剂而永久性损伤。他可能会忘记明家,忘记你,甚至忘记他自己。就算他都能记住,他也不会是以前的明诚了。他不会再拥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力,那么敏捷的思维,他将不再是个战士,他很可能会变成你的累赘,明台。阿诚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会愿意这样活下去吗?”

 

明台的呼吸变得异常急促,他盯着明楼。

明楼这几天也在为此事奔忙,明明不到四十岁,两鬓却隐隐浮白了许多,看上去竟是和大姐同龄了。明楼是非常注重外表礼仪的人,可此时那不断启合的嘴唇唇纹如刀刻,表皮甚至干裂开卷。明台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也肯定算不上仪表堂堂,可谁都不像明诚那般正在蒙受苦难。

要知道,明台曾是呼风唤雨的小少爷,有着丰厚的家底,无虑的人生。他从没遇到过大风大浪,以为所有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可现在,明显他不是被上天彻底眷顾的那方。

如果是,为什么他的心痛得就像马上要停止跳动了?

 

“退一万步说,如果他真的愿意活下去,明台。你们接下去的生活会无比艰难。战争不停,你们就再也无法生活在阳光下,太多的生活琐事会缠着你们,不见天日的隐居生活,不再健康的身体,作为omega会遭遇的歧视和危险。你们的感情能经受得住这些吗?你能保证有一天,阿诚不会后悔,不会怨恨你吗?”

 

明台发出痛苦的哀鸣,他双手抱头似是要捂住耳朵,明楼却知晓他是把一切都听进去了。

 

“你要去救阿诚,你肯定无法自己行动,你要依靠谁?你的生死搭档?你的小组?王天风?还是黎叔、程锦云?”

明楼字字都击中明台的死穴:

“别忘记阿诚的牺牲不单是保全了明家,也保全了他们。如果你让他们为营救阿诚冲进76号,强行营救,再次涉险,你又将阿诚的牺牲置于何地?”

 

“大哥,大哥,大哥。”

明台语无伦次。似是要明楼住嘴,又像是在求助。

 

明楼深深吸了口气,眼眶竟有种酸涩疼胀的久违热意:

 

“我们现在唯一能帮到阿诚的,就是在他被日本人活活折磨死前,杀了他。”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八)ABO

评论 ( 49 )
热度 ( 17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