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八)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七)ABO

前面的话:

无虐不正剧呀!虐无止境!!

保证HE!!各种意义上的HE!!为什么看完truth还会有人不信我是披着后妈皮的亲妈呢!!=3=

拿胶带修好你们的小心心,笔芯!么哒哒!=3=



他似是在此间苟延残喘了一个世纪。

因着他的特殊身份,当仁不让地占用了76号的重犯室。也是因着这层身份,提审者总是异常谨慎。

无论是汪曼春还是高木,在审问他前似乎都要在铁栏外迟疑片刻。就像在调整状态,充盈气势,再来面对他这只纵横上海好些年头的“毒蛇”。

刑罚不是一下就到来的,头目不能像喽啰那般任意欺辱。敌方的上层人物,总应具备出色的能力,充分的情报,过人的胆识,是值得当做对手来好好周旋的。

经验丰富的审问者,会对这样的对峙异常兴奋。他们享受这种逼问的过程,把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的生死控于股掌间,那满足感简直是对自己的褒奖。

 

所以,无论是汪曼春还是高木,对于明诚而言,都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提审者。

 

他们太容易失去耐性,被轻易激怒。论心理和生理气场,同为beta的汪曼春和高木根本无法掌控一个alpha。汪曼春甚至惊讶地发现,暴露身份后的明诚和她认知记忆中的明诚大不一样。

他不再是明楼身边那毫无存在感的跟班了,也不是那和梁仲春同流合污只顾着眼前蝇头小利的市井小民。明诚终于脱去了伪装,一个受过正统训练的alpha战士,一个反日高层情报干部,他似乎当之无愧。

所以汪曼春也是庆幸的:原来这才是明诚。

这样的明诚是有能力担负起“毒蛇”这个头衔的。所以,明诚那肮脏的地下勾当很可能真的与明楼无关。

伴随庆幸而来的是彻骨的愤怒——多么恩将仇报的一个人!

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毫无价值的反日理想,将养育他十几年的明家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让师哥被停职监视,影响仕途,勾引明台,让一个有着宝贵价值的omega以身犯险。


除了交出的那本第三战区的密码薄外,明诚自始至终竟不再开口说一个字。任着手骨腿骨被生生敲断,十指指甲剥离,拔下了两颗臼齿,腹背被抽打得皮开肉绽,表层都翻卷,这男人竟是连稍微大声点的呻吟都不曾发出。

那时汪曼春气急,亲自动手抽了他十几鞭,这人都只是目不斜视直视前方,汗珠是落了的,嘴唇也白,但是眼神镇定,无怒无惧。

最后,倒是打人的她被这目光弄得心里发瘆,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去了。

 

一周过去,明诚除了还能呼吸外,身上竟是没有一块好皮肉了。汪曼春也因办事不利,在干部会议上被藤田芳政当面批了两次。

明楼私下约她出门,她都借着避嫌的名头给推了,心头烦乱得不行。随着时间推移,汪曼春往常那些阴损招竟都使不出了——什么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意志,才能被摧残成那个样子都不肯低头?

 

一周后,汪曼春因着这案子没半点进展,被藤田芳政换了下去。接替她的高木,甚至都还比不上汪曼春的资质。

但正是因为资质不足,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高木行起刑来手段更狠。

既然肉体上没法子折磨了,人又不能弄死,那就从精神上来。

当日本宪兵把印着密密麻麻说明文字的迷幻剂从医务室提取出来的时候,围观在一旁的76号汉奸走狗们都开始忍不住窃窃私语。

打个照面都会互翻白眼的汪曼春和梁仲春,竟是一起在走廊上看着日本宪兵准备行刑工具。而围观总是以梁仲春的一声长叹作为结束。

 

明诚承认,论心理战和审问技术,再来十个高木和汪曼春,都没法子从他嘴里撬出一星半点的东西。但是当迷幻剂顺着他已看不出颜色的上臂注入体内时,他确实感到了一丝不安。

他当然知道日本人在给他打什么玩意儿。

在伏龙芝受训时,有一个独眼教官叫伊万诺夫。他曾在一战中被德国人俘虏过,德国人给他和他的战友们注射了这玩意儿。

伊万诺夫是个真正的硬汉,他们那一小组也全是敢死队的精英,但一整个32人的小分队,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伊万诺夫。

在苏俄退出了一战后,敢死队的精英们被交还给了自己的祖国,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就死于幻觉、精神分裂和摄入迷幻剂过量引起的心肌梗塞。

 

而时至今日,明诚终于能体会为什么伊万诺夫的性格会乖僻而阴冷。

 

那真的太难受了。

就像有无数的爬虫在你的血管里穿行,它们在你的神经元筑巢、产卵,繁衍出更多的后代。

这些东西在一点点把你的身体掏空。你的感知系统似乎出了问题,极冷和极热不断交替。然后你会开始出现幻觉,一生中无数的黑暗记忆化作噩梦,24小时地入侵你的脑子,无论睁眼闭眼,它们从不曾消逝。

幼时受到的虐待、在学校和军校受到的欺凌、贵婉死去的那个夜晚、战友和同伴牺牲的瞬间……

 

还有明台。

 

关于明台的一切画面都不是记忆,而是幻觉。

他看见他的小少爷手腕上绑着omega的编号,被日本人押送上船送往日本本土,他看到明台躺在一片白茫的手术室里,戴着口罩的人正在用刀切开他的脖颈。他看到男孩在与他对视,目光呆滞,神色淡漠,血从他的口鼻处大量地涌出,在胸前洇开触目惊心的暗红。

 

脑海中的每一帧都能让明诚肝胆俱裂。

就算是幻觉,这样的画面也能摧毁一个alpha的心智。


好在明诚做了那么久的准备,伊万诺夫也给他们进行过应对精神类刑罚的训练,明诚确实在迷幻剂的作用下“招供”了许多。他甚至在自己都无意识的情况下透露出不少地点,一些人的名字和代号和他曾经安排过的刺杀行动。

但这些都属于明诚提前做好的功课,为了防止自己招供,明诚对自己进行过潜意识催眠,那些可有可无的情报于日本来说根本没有实际作用,它们亦真亦假,早过了时效,却能扰乱日军的侦查方向,继续拖延时间。

 

就像此刻,明诚获得了片刻清明,因为他又感觉到了疼痛和冷。一般这两种感觉一起出现,就代表着他恢复了部分知觉。所以,眼前的一切定然不是幻觉。

 

是明台。

真的是他的omega。因为他记忆里的明台不可能瘦成这副模样。

男孩正跪在他面前,却没有看他的眼睛。明台的眼神像被粘在了明诚的四肢躯干上,以疯狂的速度在所有伤口上处来回逡巡。

明诚从没见过明台这样的表情,男孩面色惨白嘴唇颤抖,眼白全是细红色的血丝,他在大口大口地呼吸,似是下一秒就会彻底崩溃。

 

但omega没有崩溃。

大约过了一分钟,或者过了一百年。男孩跪坐直了身子,放柔了神情。眼眶鼻尖微红:

“阿诚哥。”

他哑着嗓子唤。

 

明诚动了动嘴唇,才发现自己竟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阿诚哥,我来……帮你了。”

明台深深呼吸,他已经憔悴得双眼都陷了下去,可还是和以往那样,一个笑就能让世界雨过天晴。

 

明诚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大哥,是不是又和你胡扯了…?”

好在他的声带没有被破坏,吐字异常清晰。

 

“我们想让你少受些苦。”

明台的呼吸要比明诚急促得多,几乎是在喘气了,仿佛这样就能少面对一些事实:

“阿诚哥,很早以前开始,我就知道我们终究会遇上这一天的。来这里之前,大哥和我说了很多,现在我才彻底相信他是对的。”

男孩的语速非常快,几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但我做不到,我知道这很任性。明诚,”

omega的声音已全然是哭腔:

 

“你能不能活下去?”

 

所有的坚持和挣扎在这瞬间都有了意义。

明诚永远不会告诉明台他幻觉中的画面,那是埋藏在他心底最深层的恐惧——如果某天那些画面可能成真,就算他死于今夜,也会从地狱里爬回来。

 

没有任何力量能把他和他的omega分开。76号不行,日本人不行,甚至死亡也不行。

 

没了他,谁还能将他的小少爷搁心尖上护着?

 

“傻瓜……”

 

他听见自己说:

 

“我当然会活下去。”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九)ABO

评论 ( 37 )
热度 ( 219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