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九)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八)ABO


前面的话:

受尽苦难的阿诚哥

机智的媳妇、多金的大姐、帅气的大哥、配合的大嫂、无奈的梁仲春和勇敢的小伙伴们均已上线


“今年4月初,南京国民政府下属情报机构76号特工部,在针对上海的反日活动情报方面有了重大突破。特高科及76号人员经长期的埋线侦查,抓获了中统潜伏于上海政府内部的高层人员。该重犯代号“毒蛇”,自1940年南京政府成立后,利用职务之便,多次策划组织反日恐怖活动,为中日友好交流及东亚共荣圈的建设蒙布阴影。

根据该犯交代的讯息,76号行动组连夜出动,中统设于上海的三个情报点被一网打尽,抓获涉嫌人员十余人,另有部分人员在逃。除上海外,江浙地区一带的反日活动电台均出现了静默情况,大有利于地区和平活动的展开。这次事件,是中日两国在反日恐怖活动中联合出击所收获的重大胜利,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反日分子的嚣张气焰……”

 

明楼放下手中的《南京日报》手稿,端起瓷杯喝了一口茶。不烫不凉,温度正好。

 

南京政府召开的高层会议上出现一张这样的手稿,是给谁看的,不言自明。

环形会议桌上一整圈的干事同僚,此刻噤若寒蝉。原本那些或讨好或谄媚的嘴脸此时都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眼观鼻鼻观心,极力摆出一副与此事毫无关联的模样。

而明楼正前方的座位上,坐着特高科目前的行动组代理组长——高木。

这男人颧骨高挺,两颊深陷,目光也算得上深邃。此刻他一刻不眨眼地盯着明楼,似要从他脸上平白看出些端倪:

 

“明楼先生,觉得这篇文章写得怎么样?”

 

“严肃客观,合情合理,非常好。”

明楼放下茶杯,也卸了眼镜。表示这篇文章他已经浏览过,没必要再细看了。

 

“这条‘毒蛇’毕竟出自明家。明楼先生,如果我是您,就不会这么淡定。”

高木坐直了身子。

他非常讨厌这个高高在上的alpha。明明只是支那猪,却能在南京政府中领任高职。

这人根本不服日本方面的威压,上任后手段雷厉风行,虽是稳定了股市和物价,却损害了不少日本商人的利益,连特高科历年来心照不宣的投机活动都不得不收敛许多。

按着藤田的意思,无论这人有没有参与到反日活动中去,最好是能由着这个借口将他拉下台。

 

“正好相反,如果我是你,高木先生。”

明楼突然一声冷笑:

“我会找到充足的证据再来耀武扬威。”

 

高木一怔,没料到这段时间一直沉默的明楼,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

 

“我知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我,盯着我们明家。”

明楼不再看高木,而是放大了声音,扫视眼前的会议厅,被他看着的人几乎下一秒就都转开目光,些微胆子小的,脑门上还生出了汗滴:

“让阿诚潜伏到我身边,这确实是我的疏忽,不过我的疏忽也仅限于此。如果76号拿到了我明楼反日的证据,我现在还会坐在这里?”

“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明楼无所谓停职调查。家父自早就希望我能弃商从教,可如今上海经济秩序紊乱,通货膨胀,金融公信力降低,明楼区区才华若能为国所用,倒也成就我一番爱国心意。出了这件事,我自认识人不清,引狼入室。一早便提出公事公办,引咎辞职。然而辞呈却至今不曾被批复。我倒要问问高木君,若我此时不淡定。何时淡定才是合适?”

高木只是看不惯明楼平日里的作风,想趁着这机会落井下石一番,过过嘴瘾。

论明楼反日的证据,他还真提不出来,而明楼要真引咎辞职,大上海的金融局势在这档口也没人能稳住。

所以被明楼这一番抢白,高木的脸色也是一阵青,竟应不上一个字。

 

“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高木,明楼先生这次复职,是我亲自邀请的。”

藤田芳政只能出面打圆场。

先前没有喝止高木,是因为他也打算给明楼一个口头警告。

明诚的事情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和明楼有关联,但他们毕竟曾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久时间。明楼算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但他没想到的是,在明楼停职调查的一周时间内,上海股市竟一连跌停,汇率起伏不定,黄金价格猛涨,人心惶惶,日本方面更是为此发来了几次的电信问询。他迫于压力,不得不给明楼复职。

今天是明楼复职的第一天,高层会议实际上是打算给明楼一个下马威,没想到高木这家伙擅自发难,反倒成为明楼借题发挥的引子。

这样一来,谁都清楚目前上海的金融局势离了明楼根本不行,反而巩固了这alpha在政府里的中心地位。


好在明诚落网,明楼算被砍去了左膀右臂,一时间应该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第三战区的密码本到手,“毒蛇”被抓,已经是一场压倒性的胜利了。

 

想到这,藤田芳政缓了缓语气:

“我们还是把精力投放到正事上来。”

 

他话音才落,会议厅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一名日本宪兵在门口狠狠立正行了个军礼,在受到许可后,快步小跑入了厅室,来到高木身边,压低了声音飞快地用日语说了一串话。

高木脸色突变,他看了一眼日本宪兵,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眼神后,急急忙忙朝藤田芳政走去。

 

这回,高木的声音再低也没用。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藤田芳政的质问:

 

“死了?!”

 

坐在会议室门边的汪曼春眯起了眼,朝明楼的方向望了一眼。

 

明楼再次拿起茶杯。

 

这回,茶水还真是偏凉了。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十)ABO

评论 ( 31 )
热度 ( 199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