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十)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五九)ABO


一巴掌脆响,听的人都觉得耳根子热辣辣的疼。

潮湿阴暗的牢狱中,明诚仰躺于地,双眼紧闭,面容青紫。两名狱医正取下手套,将一匹医用床单把人给盖了个严实。

高木挨了一巴掌,连脸都不敢捂,直挺挺地站在藤田面前,双眼瞪视前方。藤田芳政这回是真被激怒了,汪曼春和梁仲春都在场,他却一点面子都没给高木留。

 

“话都没套出来,就把人给整死了?!”年过半百的alpha用日语破口大骂:

“你是第一次干这行吗?!下手轻重都没个谱?!”

 

高木确实委屈。

要比起行刑的狠劲,他和汪曼春不分伯仲。但单纯论伤害力,汪曼春那些刑具绝对是在他的迷幻剂之上的,可谁知道这alpha扛得住肉刑,却扛不住精神摧残。狱医给的初步诊断,明诚是由于精神类药剂服用过多造成的休克性死亡。当然,失血和伤口感染引发的高烧等并发症,也是促成死亡的重要原因。

 

尸体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而在案件还没明朗的时候就把嫌疑人给活活折磨死,是情报工作之大忌。

虽然汪曼春也有参与审问,但高木是案件的主要负责人,藤田对他发难也是情理之中。

 

“昨晚在76号执勤的是谁的人?”

藤田芳政是一条身经百战的老狐狸,虽然明诚因迷幻剂过量致死的可能性非常大,但出于谨慎,他要确保在过去的24小时里没有外人接近过明诚。

 

“是汪处长的人。”高木马上把话题引到了汪曼春身上。

 

汪曼春贝齿一咬,恨恨地瞥了一眼高木。藤田正在气头上,这时候谁被他盯上都没好下场。

 

“汪处长?”藤田质疑。

 

“是我。”既然已经被点了名,汪曼春也不躲闪,往前站了一步:

“因为还来不及交接,目前76号的安保工作仍由我负责。”

 

“那在‘毒蛇’死亡的24小时之内,76号的安保有任何异常么?”

藤田芳政往前走了两步,逼近了汪曼春。

 

汪曼春仰头站立,面上波澜不惊。她刚刚补过妆,细白的粉底盖去了她因长久睡眠不足而生出的青黑眼圈,监狱审讯用的探照灯光打在脸上,女子看上去就像一个精雕细琢、无喜无怒的瓷器娃娃。

 

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汪曼春身上,藤田芳政没有注意到他身后拄着拐杖的梁仲春,双手已是青筋毕露,满额大汗。

 

“报告长官,没有任何异常。”

最后,汪曼春开口回答。

若不仔细听,根本察觉不出女子语气中那一星半点的迟疑。随着脱口而出的答案,汪曼春的面色反而变得更加坦荡。

似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藤田芳政没有再做纠缠。他狠狠瞪了一眼直立在旁的高木,通知在场的中级干部十分钟后到他的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

 

“关于‘毒蛇’死亡一事,绝不能泄露。”

藤田芳政有自己的考量:

“现在各地区的反日电台基本保持静默,就是因为他们知道上峰已经被捕,虽然‘毒蛇’已死,但除了密码本外,我们从他的口中实际没有探听出多少有用的讯息。”

 

环形会议桌上仅有寥寥数人入座。汪曼春和梁仲春此刻少了一份针锋相对,似是各有心事。

 

“梁处长。你之前和我提过,你这几天有搜索到一个电台频道,通讯内容像是军统情报站?”

 

突然被点名,梁仲春猛地一惊,他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已经半湿了的手帕擦了擦额头:

“是,是的。但因为那个电台很隐蔽,通讯时间也是随机的,我们没有掌握多余的信息。我的人只翻译出‘营救’这个词……而且这也不能确定和明诚有没有关系……”

 

藤田芳政点了点头:

“中国有句老话,死马当活马医了。上峰被抓,军统那边肯定很着急,想要营救或者暗杀都在情理之中。你掩饰一下,马上发一条无线电。”

 

梁仲春抬起头。

 

“无线电的内容是:‘明日将重犯转移至日本海军军部审问’。”

藤田芳政用食指扣了扣桌面:

“找个容易被监听的频道发,但也别做得太明显。‘毒蛇’关在76号,军统的人肯定是进不来的。但是,一旦把他转移到日本海军军部,就有可能在路上遭到截击。梁处长,到时候把你们的人手带够了,看能钓出怎样的大鱼。”

 

“那毒蛇的尸体怎么办?”梁仲春似乎压力很大,嘴唇都有点哆嗦:“总不能……真让我们带上车吧?”

 

“尸体留在这,等军部的法医过来解剖。”

 

藤田芳政道:

 

“这些天盯紧明家。特别是明楼,还有他那个弟弟,明台。”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一)ABO

评论 ( 27 )
热度 ( 20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