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二)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一)ABO


上海城很大,主干道的街区房屋建造得也算密集。戒严封的那都是老百姓的道儿,真正做事的人,是什么都拦不住的。

明台和明满翻过了最后一个屋檐,三两步地落了地。潘桥村离上海有些距离,不能开车的他们决定天亮去城外买两匹马。

 

“不和大少爷说这事,真的合适吗……”

在明台打算陪他回家寻找亲人的时候,明满就一直表现得有些犹豫。

虽然明台很强大,也很聪明,可他毕竟是一个omega。明家人对他的宠爱是有目共睹的。这要是被日本人或者76号抓住了,结果不是他可以承担得起的。

 

“告诉大哥?”明台低声嗤笑:

“那他大概会把我俩锁地下室里。”


明台太了解明楼了,明楼绝不会放他去为明满冒险。但明满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子,真要撞上日本人的清乡活动,一定是有去无回。

好在明楼今晚恰巧不在家,才让两人有了可乘之机。

俩男孩贴着墙脚坐下,明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行装和综合剂,再把两本伪造的通行证妥帖放好,待到清晨城门开启,两人混在人流里顺利地出了城。

 

明台在城口的驿站买了两匹高头大马,让店家帮忙配了缰绳加了鞍。两人就照着地图的方位开始一路飞奔。

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晚上也不敢住店。两人在荒郊野外啃了干粮,把马拴在树下,爬上树干凑合了一夜。

连续两个晚上没法好好休息,明台这一觉睡得很沉。待他清醒过来打算让明满也休息一下时,才发现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更高的树杈上,双眼晶晶亮地盯着漫天的星辰。

 

“明台哥,”

明满只有在心情好的时候才会这么喊他,带着点青少年人的稚气和脆弱:

“你说我算不算一个真正的alpha?”

 

“当然算了。”明台有点没好气:“爬那么高干什么,下来睡觉。”

 

“你说我是一个alpha,却一点都没有用。”

明满嘟囔道:

“我被日本人抓了以后,他们拿枪指着我,让我做什么我就老老实实做,不敢反抗。”

“可就算我老老实实做,他们也不放过我们。他们拿我们做活靶子,”

明满看着自己的手心:

“他们给我们都栓上铁链子,劳工在矿井里干活,他们就站在矿坑口,朝我们开枪。那个子弹啊,就擦着我的头皮飞过去,‘咻’的一声,我们当中有人哭,有人跑,我们越是跑,他们就越兴奋。他们要打死跑得最快的那个,谁打死谁就赢了。”


“我那时候每天都哭着入睡,睡着了好像做了一个噩梦。第二天醒来,才知道醒来才是噩梦。”

明满用手捂着眼睛:

“那天他们带来一个omega,说是分化没成功的,没用了。说给那些士兵解解闷。那些禽兽就把那个女孩子拴在屋外。当着所有的工人面轮jian那个女孩。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折磨她。我现在有时候闭上眼睛都能听到那女孩的哀嚎,她在地上打滚,头皮都被扯掉了好几块,身上没有一块好皮肉,那些日本士兵用烟头烫她,用烙铁折磨她。我那时候就只能看着她,我永远都记得她的眼神。”

 

明满放下了手,眼里全是泪。他看着天空,自言自语:

“我怕阿妹是个alpha,和我一样整天担惊受怕,怕哪一天就被子弹打穿头骨。我更怕她是omega,怕她和那个女孩子的下场一样。”

 

“明台哥,仗还要打多久啊。”

 

明台看着自己的手心:“会结束的。”

战争会结束的,爱的人会回到身边,破碎的家庭都能团圆。战犯会付出代价,英魂会被铭记,冤死的无辜者也将得到安息。

 

然而潘桥村没有等到战争结束。

 

据说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清乡运动终于激起了民愤。

那些过早失去了子女的父母,那些年老而无所依靠的人们,在一次愤怒的冲突下,用砍柴的镰刀劈死了一个日本士兵。

所有反抗者和超过五十岁的beta被全部绞死,十岁以上的孩童则带去了分化营,其余的所有成年男女beta被运回日本本土的研究室。

村子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明台和明满赶到的时候,潘桥村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

而明满的父母,作为村中的反抗者,被吊死在了明满提到的那口大井的旁边。

几十具的尸体随着微风左右飘荡,有些开始腐烂,有些逐渐风化,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焦黑的土地和房屋的废墟也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不要说明满了,连明台这二十几年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人间地狱。

 

明满跪地抱头哀嚎,像一只受了伤的兽。

而后他突然站起身,一路狂奔,明台心中一惊,也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

 

明满一路冲回了自己的家中。原本用泥土砌成的房屋已经完全烧到崩塌,他徒手扳开废墟,挖开泥土和灰烬。

“满崽你干什么?!”

明台以为他精神错乱了:

“别这样!”

明满却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自己几近疯狂的行动。

终于在他拼劲全力挪开压在地上的房梁时,明台才从一堆残灰中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地窖的门。

 

一直疯狂挖土的明满却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他死死盯住那扇门,似乎在期待,又充满了恐惧。

明台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推开已经双手开裂的明满,打开了地窖的门。

地窖只有小小半平米的空间,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里头,不知是死是活。

 

“谁在那里——!!”

 

正当明台探手去摸女孩的鼻息时,有声音远远传了过来。那是一句日语,杀气四溢。

明台猛回头,看到几个身背刺刀的日本军人正往他们的方向冲来。明满刚才的动作太大,弄出了过多的声音,可能惊动了部分还没撤离的日军。

 

冷静啊,明台对自己说。

你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现在要保证的是自身的安全,千万不能暴露身份。

冷静啊,身边这两个平民还要你去保护,他们还是孩子,快点躲起来才是上策。

冷静啊,明台,刚刚在路上你看到了很多可供躲藏的角落,应该争分夺秒,尽快转移。

你才一个人,对方可能是一个连,不到最后时刻千万不要乱开枪。

 

明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他对着那几个远远朝他们跑来的人影,扣响了扳机。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三)ABO

评论 ( 24 )
热度 ( 141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