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三)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二)ABO


潘桥村的四周是玉米地。这个季节玉米还没成熟,青翠的杆子层层叠叠,把田埂盖得几不可见。

明台和明满就躲在其中,而先前那个在地窖里昏睡的小女孩正趴在明满背后。她没有醒来,但看上去生命体征还算正常。

 

“为什么要开枪啊?!”明满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我们刚才差点被打成蜂窝!”

“这不是还活着嘛。”

明台笑了笑,抬手擦去额间的汗:“别小看我,我可是很强的。”

 

发现他们踪迹的是一只步兵分队,人数大概在十二人左右。方才带头的两人已被明台隔空击毙,余下十人正喊着话朝他们的方向逼近。

明台闭上眼睛安静听着脚步声。

 

他还剩两颗子弹。

其实刚才的他确实是冲动了,如果不在跑步的过程中射击,而是撤退以后再埋伏,一夹子弹他至少可以再杀掉两个人。

但当他亲眼看到潘桥村的惨景时,脑袋里的那根筋还是没有绷住。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被如此凌辱,任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会愤怒,何况是明台。

 

“我来吸引他们注意,满崽你拿上枪,绕到那群人后头去。”

明台把枪栓打开,递给明满:

“慢慢来,小心别碰动到苞米杆子,也别走火了。这有两颗子弹,一会儿以枪声为信号,听到枪声,你就朝他们开枪。”

 

“打不中怎么办?!”明满都要吼了:“你怎么办?!”

 

“打不中就算了,打完就跑不要回头,直接去栓马的地方会合。”

明台压低了声音:“告诉过你,我很强的。”

 

明满看上去似乎要骂人了,但他涨红了脸,最终选择了服从明台。

 

明满小心翼翼地走开,而日本兵也越来越近。

 

算着时间,明台捡起一个有些分量的土块,在手心里掂了掂。然后他伏低身子,将土块低空抛了出去。

土块落地滚动,七八根苞米杆发出了悉悉索索的声响,顿时枪声大作。直接把明台面前的苞米地打得尘土飞扬。

明满在远远一边放枪。

 

“有埋伏——!”

明台听见日军大喊。然后他似伺机而动的大型食肉动物,猛地从田地中蹿了出去,一下将前来检查的落单军人摁倒拖进了苞米地中。

有反应过来的日军朝着他的方向开枪,明台伏在地上,双手倒勾用拧紧的皮带狠狠勒住士兵的脖颈,将人牢牢勒在自己的背上以挡住近距离打过来的流弹。温热咸腥的血液流过他的耳后缓缓滴落在地。

然后他拾起士兵的步枪,仰躺在苞米地中,对着能看到的隐约人影一顿扫射。

 

一片鬼哭狼嚎。

 

“先撤退——!”

毕竟是个十多人的小分队,被引到玉米地里还遇到不同方向的攻击,这些人立刻就丧失了斗志:“回去请求增援,先撤退!”

 

明台推开了尸体,用两分钟架好了步枪,装上了瞄准镜。

残余的几人胆战心惊四下观望,边放枪边后退,看着这些士兵,明台眼前又浮现出潘桥村那口大井边随风轻晃的遗体。

他出奇冷静地扣下了扳机。

 

上好的步枪和弹药不能带走真叫人惋惜,dx党做久了,饶是明台这种贵公子,也不免跟着组织一起精打细算了起来。

他把几具日本兵的尸体都搜了一遍,从看似分队长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地图,上面用日文标画了上海城和周边村镇的位置。

地图标画得非常仔细,有些信息可能是有用的。明台来不及细看,就将图纸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回到和明满约定好的地点时,男孩似乎松了一口气。他身边的小女孩已经醒了,此刻像刚刚嚎啕大哭过一般,看到明台就躲到了明满身后,怯怯地打量这个一身血污的男人。

 

明台朝她笑了笑,掏出刚从日本兵口袋里搜出的奶糖,成功博得了小女孩的好感。

 

为了避免撞见援兵到来,他们在村口的马路边匆匆埋葬了明满的父母。

满崽似乎在一夜之间成长了,或是因为明台把枪交给了他,或是发现从此必须由他来照顾妹妹了,他咬着唇,但是全程没有再掉一滴泪。

 

明台和明满骑马回城区,在组织的城外联络点——一家柴火店里换上衣服带了证件。明台放生了马匹,把明满的妹妹暂时拜托给了柴火店的老夫妻照顾,打算等这事的风头过去了,再好好安置女孩。

 

两人入城后,明台叫了两辆黄包车,全程面色阴沉。明满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

 

“少爷,脸色很不好看啊。”

 

“你的脸色也和鬼一样。”明台反击。

 

“我们出来四天了,回去大少爷会扒了我的皮。”

想到明楼,明满突然一声哀叹双手捂住了脸。

 

“还有我的。”明台阴恻恻地接话。

 

“回去咱们就先道歉,二话不说就噗通给大少爷先跪下,你说怎么样。”

明满说:

“先发制人!”

 

“然后我们就会被他用皮鞭抽个满头满脸,不了,我宁愿被打屁股。”

虽然通过组织上的方式给明楼留了口信,但长兄如父,回去将面对什么样的狂风暴雨,明台想想都心有余悸。

 

无论如何,先卖乖吧。这么想着,明台换上了阳光乐观的招牌笑容,猛地推开了大厅门:

“大哥——我回来啦,有没有想我呀!”

 

“明小少爷终于回来了啊。”

 

明台僵在原地,冰冷的金属门把透过皮肤将寒意一点点地渗透进的血液里。

 

明公馆的大厅沙发上,两人相对而坐。

 

明楼阴着脸,吉川一夫正放下茶杯,朝明台露出笑容。


【诚台】烽烟何日靖(八四)ABO

评论 ( 20 )
热度 ( 132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