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三)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二)ABO


转眼入了秋,雨下得狠,一天比一天冷。上海的冷是湿的,融进风里,吹在身上只觉得遍体生寒。

但这样的天气程锦云是满意的。外科医生大都这样,宁可天寒地冻,也不愿那春夏的热气滋养细菌,伤口的并发症经常会要了人的命。

女孩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顺手调整了一下吊瓶的位置,检查了一下液体余量。她左手边的书桌上趴着于曼丽,正将脸埋在臂弯中熟睡,呼吸均匀而绵长。女孩的身上盖着一件厚重的呢子衣,看上去没有醒来的迹象。

程锦云和于曼丽已经在这个屋子里呆了六天。

除了采买必要的生活用品和食物外,她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间屋子是黎叔出面租下的,在一个中学后门的弄堂里,小门小户。于曼丽在这儿踩点已久,花了三天时间收拾出了两间房,作为病房的那间朝南,通风采光都好。黎叔每天晚上会过来一次,为治疗搭把手。

她们的病人伤的很重,送过来的时候,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皮肉。程锦云无处下手,只得喊上苏医生,姐妹俩一起才把这人好好收拾了一番。错位的骨头要重新敲开,深可见骨的伤口要清创缝合。两个医生在于曼丽这个并不专业的临时护士的帮助下,用简陋的工具把这个受了重伤的alpha包成一个木乃伊。


她刚刚给明诚换了药,并检查了一下伤口的情况。

事实上,只要不是致命伤,皮外伤对于alpha体质的人而言都是小意思。alpha是伤痕体质,多数alpha以疤痕为荣。

伤痕是一个alpha的勋章,说明他能争善斗,可以提供给omega安全优渥的生活环境来抚育他们的后代。但是,明诚的伤已经完全超出了“荣誉伤疤”的范围。

虽然身体在好转,可自被营救出来已过了三天,明诚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根据程锦云抽取的血液样本,她确定明诚被注射了迷幻剂之类的药物,这类药物对神经的损伤是永久性的,四天过去了,程锦云不能确定这alpha还会不会苏醒。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自言自语。

 

这话其实她已经问过一次了,在营救活动的那天晚上。

那晚他们截杀了赶赴76号的军医,抢了车和证件。然后他们迅速改造了证件,趁着76号人手不足顺利混了进去。

在把明诚接出来后,他们先利用军医车上的抢救设施和药物对明诚的伤做了紧急处理。

当时程锦云就觉得这男人可能会死于失血过多和伤口感染,但令她动容的是,明明呼吸都断了两三回,心跳也骤停了一次,可明诚似乎总是能缓过劲来,把身体体征恢复到平稳水准。

 

“求生意志强的可怕啊。”黎叔也不禁感慨。

大多意志不坚定的伤者,在失血体温下降后会陷入昏迷状态,一旦昏迷,全身器官就开始衰竭。

在医疗条件不完善的情况下,这样的伤患很容易死亡。

明诚虽然也是意识不清,但程锦云能感觉到他在竭尽全力不让自己陷入彻底的昏迷。

虽然清醒状态将承受伤口带来的痛楚,但分泌的肾上激素能够有效延长他的生命。

 

在解救行动成功后,明诚就被安置到这所院落中。

程锦云工作的医院正好因为缺乏药物而停业,她就和于曼丽两人轮流在这盯梢。

两个女孩的脾气都算不得好,刚开始两天摩擦不断。后来两人达成一致协定,医疗方面听程锦云的,于曼丽照做就行。但生活上的事情由于曼丽独当一面,程锦云闭嘴。

好在她们一人是alpha,一人是omega,散发的信息素还算合拍,三四天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程锦云轻轻走出病房,打算给自己倒杯水。就在这时,大门被叩响了。

alpha顿时收敛了气息——这不是黎叔和苏医生的敲门方式,但是这个时间还会有谁过来?

程锦云屏息细细听了一番外头的动静,确认不是日本人在大规模地进行搜捕工作,才提了裤摆跨过木质门槛。

她往身后看了一眼,于曼丽已经醒来,正从客厅橱柜的抽屉里摸出一把枪。

程锦云这才转过头,取下了院门上的木闩,拉开一条小小缝隙。

 

门外的是明台。

omega戴了顶爵士帽,还贴了假的胡须,架了一副宽厚的眼镜。程锦云只觉得他比一星期前见得更瘦了些,瘦得两颊都凹陷了下去,衬得一双桃花眼扑闪扑闪。

没有迟疑,程锦云侧让明台进了门,然后她探出身子,左右确认了一下无人跟踪,才合上院门重新落了闩。

 

确认处境安全后,明台立刻丢了爵士帽,拿下眼镜撕了假胡须,把随身书包里的几瓶药物统统掏给了程锦云。

“不愧是小少爷,”程锦云感慨:

“缺什么药都能找到。”

明台给程锦云的那些药物,是明诚现阶段的必须品。放眼整个上海,除了日本医疗部外,估计剩下的全给拿到了这间小小的院落中。

于曼丽给明台倒了杯水:

“看你这喘的,要去后面看看他么?”

 

明台微不可见地僵直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明诚终于是救出来了。

按着明楼的说法,这回的死间计划几乎如有神助:

 

“把我们预计付出的代价降到了最低。”

 

大哥如是说。冷静,犀利,就像明诚受的罪是上天给予的宽恕和礼物。明台理解大哥的想法,明楼和王天风是一样的。他们认为,干革命是一定要牺牲的,似乎没有牺牲,就不能稳妥踏实地获得胜利。

但即便是理解,明台还是满心愤懑的。

如果那天不是明诚出手,明台也不知道一旦被捕,自己能不能撑到被成功营救。但想想这半个月下来的心路历程,他真宁愿当时被抓到的是他。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明诚的屋子被打扫得非常干净,空气流通,阳光明媚。

 

程锦云和于曼丽非常体贴地没有跟进屋子,明台就在床沿边上坐了下来。

明诚的头发长了许多,胡子拉碴,因为受了太多折磨,即使是在睡梦中,眉头也是紧蹙着的。

他面色蜡黄,胳膊上全是绷带。一靠近就是浓重的药味。

明台把他细细打量了一番,似是要将这副景象牢牢记住。

 

“别急着醒来,阿诚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omega哑着嗓子说,用食指沾了些水,轻轻按揉alpha已经干裂的唇瓣:

 

“我就在这里,你好好睡。”



陈二自三年前开始就为76号工作,他从来无所谓旁人怎么说,汉奸也好,卖国贼也罢。

这年头,能把自己的肚子喂饱才叫实在。只要能发下些银元,供他吃喝玩乐抽大烟,管他上头是汪精卫还是日本人呢?都一样。

但是陈二觉得现在自己的情况有点不太妙。他奉命盯梢的那个omega,好像已经失踪了三个多钟头。

陈二虽然是个beta,却也是看不起omega这个性征的,他觉得这世间所有的omega都应该生而为玩物,不单是alpha能玩,偶尔也得让beta试试。

据说omega的身体柔软,那地儿也特别紧。叫得好听。肯定比他家里头那天天只懂得打牌的糟婆娘好得多。

特别是他最近盯梢的这个omega,那可真是贵家少爷出身。细皮嫩肉,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虽然是男孩子,但那长腿,那腰肢,看得陈二心猿意马。

虽然是明家少爷,但是盯梢一个omega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陈二从来就没把盯着明台的任务当真,天天和搭档开着低级玩笑,幻想什么时候能趁着没人注意,把这个小少爷绑去个没人的地儿,解开裤头好好玩一玩。

但这回,omega是真的不见了。

陈二知道这个omega每天都有去中林公园散步的习惯,偶尔他也会远远跟在后面,但那男孩安分得很,总是会准时准点地回来,但今天他找遍了整个公园,都不见那omega的影子。

陈二狠狠啐了一口,想着这回得往上上报了。扣奖金不说,一顿狠批是少不了的。

陈二正打算叫人,却见他一直盯梢的omega正坐在公园池边的凉椅上。他的脚下绕着一只三五个月大的小京巴狗,一人一狗玩得正欢。

平常也不见这omega养狗,看来是今天撞上了别人家的宠物,忍不住玩了几个钟头。omega果然就是omega,一个男人喜欢和小奶狗玩,什么娘希匹的爱好。这种狗长得再大,也没几斤肉可以吃,有钱人才养的废物。

陈二远远地看了一会,才又啐了一口,摇摇晃晃走回了自己的车旁。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四)ABO

评论 ( 29 )
热度 ( 196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