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四)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三)ABO

来一个温情篇



他似在此间沉睡了很久。

在脱离了无休无止境的审问强光和吵闹、肉体的折磨终于结束后,他的意识才彻底归于黑洞般的沉寂中。

他能感觉alpha的体征开始又一次尽心尽责地拯救他,强而有力的细胞在不断的分裂新生,试图修复那些破损的肌肉和神经。他太过于疲累,也不想苛求自己。环境的改变让他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能够放一放,即便他不知道那种安逸到底是被拯救亦或者终于死亡。


他的求生意识仍然强大,他可以牺牲,却更留恋这个不算美丽的世间。

 

在明诚沉睡了整整七天后,第一次睁开了眼。


他会永远记得那个苏醒过来的午后,阳光还算灿烂,透过脱了漆的窗框斑驳了墙面。空气中是浓重的药味和消毒水的气息,掩盖了一丝信息素的香甜。

明诚静静地躺着。

他还是迟钝的,嗅觉、视觉,包括神经的感知,都在重新归位。但他也是平静的,因为他的意识几乎一片空白,身上的疼痛和陌生的环境,都无法使他感到焦躁。

 

为什么会这么安逸呢。

明诚想。

 

然后他知道了原因。

 

他包满绷带的右侧胳膊旁,有个毛绒绒的脑袋正伏在床边沉睡。

明台看上去也非常疲累,泛凉的青石地板上只铺了一层蓝灰色的被褥,小少爷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臂弯里,睡得不算踏实。

而令明诚感到舒适安逸的,正是omega散发而出的信息素。温暖平和,在这样阳光充裕的午后,竟能令人生出岁月静好的错觉来。

 

是错觉。

阴翳几乎立刻伴随而来。

明诚知道明台为什么能这么肆意地释放信息素了。以男孩谨慎的性格,即使是在确保安全的环境中,也不会忘记使用综合剂的。

但是,明台现在不用综合剂——因为他不需要用了。


他是一个omega,这个身份已经彻底暴露了。


这是明诚亲手选择的结果,为的是弃车保帅。如果在性征和性命中选一个,暴露明台的性征而保住他的性命,这样的选择根本不用做多考虑。

而明诚知道,即使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保下了一条命,也绝无可能在战时回归明家了。他必须和组织取得联系,远离上海。可能还要保持沉默一段时间。

 

可这样一来。已经暴露性征的明台又由谁来保护?

明诚伸出手,用没有受伤的手指轻抚omega的头发。

 

小少爷几乎立刻就惊醒了。他猛地直起身子看着病床上的人,头发凌乱,睡眼朦胧。

 

两人沉默对视半晌,omega才喏喏问了声:

“阿诚哥,你要喝水吗?”

 

见明诚点头,omega手脚灵活地爬起身子,却因为长久一个姿势瞌睡而踉跄了两步。明诚伸手要扶,却牵动了伤,把他疼得倒吸口冷气。

 

“你别动!”

明台慌慌张张地给明诚调了枕头,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门,到院子里的煤炉上找水壶。看上去睡意未褪,手脚笨拙。

一分钟后,他端着一个青花瓷杯回来,直接捧着杯子给alpha喂水。

 

明诚心下好笑,从小到大,让明台伺候他这还是第一回。

只见omega睁着眼睛,傻乎乎地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看得明诚一阵冲动,只得强迫自己挪开了视线。

omega的信息素气味香甜,午后的阳光仍带着丝暖意。明诚伸出手,明台便乖巧地贴近他身侧,重新趴回了先前瞌睡的位置上。

 

“曼丽给你熬了粥,在炉子上暖着。一会等你喝完水,我给你盛些。”omega小小声地说。

 

他们避而不谈先前发生的所有事,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还没体会劫后余生的庆幸,也还没互述相思之苦。

他们彼此依偎,在初秋的暖阳中,一点点的平和时光都弥足珍贵。

 

明诚喝完了水,转身想把杯子搁在床头。却见明台趴在床侧,双眼紧闭,睫毛上似是凝了泪。

alpha迟疑片刻,伸手将那一点点水珠擦去。

这一动却仿佛打开了开关,omega不曾睁眼,泪水却喷薄而出。明台侧身伏在床沿上,双肩抽动,哭得肆意放纵,也无声无息。似是要将这段时间以来的惶恐、委屈和焦心宣泄殆尽。

 

整整一个月。

自明诚被捕到平安救出,已过去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来策划营救时的焦虑,明家上下被监视的愤怒,自己被日本人带走登记并检查时受到的屈辱,以及对明诚安危无时无刻的挂心,早就足够摧毁一个omega的所有勇气。

明台已经整整一个月没睡过一次好觉。

即使和明楼经常会研究策划行动到后半夜,他也只能睡上两三个钟头。

尽管不断为自己坚定信心,但omega的本能随时都在提醒他——他即将失去他的alpha。明诚会死,而他会和所有丧偶的omega一样,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可以忍受没有明诚的生活,前提是,明诚必须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没有标记就好了。

如果明诚一直拒绝他就好了。

没有标记,没有在一起,明诚就不会替他去扛这样一次苦难。

他是死间计划的棋子,但明诚不是。

 

这一个月下来,明台几乎咬碎了牙才挺过了所有几近崩溃的时刻。

有时候他根本不能去想如果计划失败了,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

如果这是一个没有明诚的世界。

那即使日本人败退,和平时代到来,对他来说也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在坚持了整整一个月,明诚已经平安躺在他身边的时候,明台终于允许自己崩溃了。

omega哭得嘴唇都开始颤抖,从一开始的悄无声息到喘不过气来的哽咽。

他很怕alpha在此时开口安慰。

但明诚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用没有受伤的胳膊轻轻抚弄omega的发稍。


那柔软触感,就像初秋收下的第一朵棉。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五)ABO

评论 ( 32 )
热度 ( 225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