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五)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四)ABO


“太频繁了。

明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台正脱下皮鞋递给阿香。

天又冷了些,但小少爷仗着年轻,只在衬衫外加了一件薄夹克。

只有兄弟俩知道彼此在说些什么。明台从大哥的眼里读到的不仅是提醒,还有一句“别这么兴高采烈的,你对外丧偶呢”的警告。

 

明台耸了耸肩。

他最近心情确实不错。明诚康复得很好,在明台不能前去照顾的日子里,郭骑云和黎叔会轮流帮忙,曼丽是24小时坚守在岗的,而程锦云也是医术可靠的盟友。

在这群人的帮助下,明楼和明台几乎可以做甩手掌柜了,特别是明台,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所事事。学校早不用去了,因为受着监视和omega保护协会的要求,面粉厂也重新过回明镜的名下。

 

自外间传闻明诚正法后,明家为了表明对新政府的忠心,硬是连白事都不曾准备。对外称明诚只是明家养子,在他试图谋害明楼后,早已被逐出家门。

明楼和明镜做出仁至义尽的模样,不用有什么情绪波动,倒是明台在外看来是个刚刚丧偶的omega,那从骨子里散出来的悲恸和绝望,若不尽心去表现,是很容易引人怀疑的。

 

看到明台兴高采烈地回家,明楼就觉得头大了一圈。

明台也瞄见了站在厨房门口,正向客厅方向不断打量的桂姨,几乎是立刻就换了个脸色和腔调:

“哥,我在家呆的难受。”

 

“兵荒马乱的,”明楼哼了一句,低头继续看报纸:

“不比你读书那时候,你也知道自己是个omega,别到处跑。”

 

明台应了声是,又说没胃口不吃晚饭了,便几步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房门——开玩笑,他刚和明诚两人吃了整只烧鸡和半斤猪油馅饼,哪还有肚子吃晚餐。

 

一进房间,omega就又自己乐上了。今天他清楚地看到明诚后背上的伤口开始结痂。手指也能堪堪握住鸡腿骨头了。虽然面有病容,但还是能打起精神和明台聊天。

程锦云是不让明诚吃这玩意的,但明台也嘴馋,就瞒着战友偷偷买了些,用油纸包着,两人躲在房间里大快朵颐。

 

而后为了交代失踪的时间,明台又抽空去看了明满。

那男孩虽是出身于乡下,但资质还行。被他堂兄明堂收养以后,就在寄宿学校读书。明台带了剩下半斤的猪油饼,又另外买了些奶糖和水果糖,在明满的学校呆了些时辰,才在监视者不耐烦的眼神中回了明公馆。

 

明台多少也猜到自这段时日后,他与明诚怕是聚少离多。但阿诚哥能活下来,他已是感恩戴德,不敢再奢求其他。

这么想着,心态也就平和了。小少爷拿着毛巾进了浴室洗漱。

 

就在水花声响起的一分钟后,明台的房间门被打开了。

 

桂姨轻手轻脚地走进男孩的卧室,她先听了听浴室里传出的声响,又悄悄带上房门。她已经到明台的屋子里搜过很多次,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

虽然这小omega没有什么破绽,但比起刺探明楼,从明台身上下手明显简单许多。

 

桂姨早已心生疑问。她这把年纪,老谋深算了几十年,很多事情有本能的直觉和经验。

明诚被捕被审被杀,这一切发生得都太顺利了。整个过程就像被精心策划过一般完美。何况现在虽传明诚已死,但根本就寻不见尸体。

她已经和汪曼春传了很多次的字条,但汪曼春似乎已经失去了对她的信任与耐心,那些质疑的消息全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也难得有回音吧,桂姨冷笑。她已听说在对明诚尸检的过程中,76号出了大岔子,行动处处长梁仲春被勒令写报告,而情报处处长汪曼春更是被牵连停职。

她现在是断了上线,一切只能靠自己了。她听说过藤田芳政,也知道日本人的务实。想得到他们的重用,必须得拿出点实际的成果来给他们看看。

 

桂姨把omega随身带着的单肩软包打开来,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除了银元和一些票据,还有备用的综合剂之外,没有其他发现。

沉默了一会儿,桂姨又伸手去翻明台换下的外衣,这一翻,还真叫她翻出了些东西——她从明台的夹克口袋里翻出了一张油纸,看上去像是吃完饼食随手一塞而落下的垃圾。

 

桂姨借着水声把那张油纸前后翻了翻,看到了这家饼铺的旗号——杨记饼铺。

桂姨默默将油纸又揉成一团,塞回了夹克口袋。

 

然后她悄悄合上了房门。

 

杨记饼铺桂姨是知晓的,在还没打仗的年代,这家饼铺在上海也算得上老字号,开了很多连锁店。

但是战时经济萧条,这些店铺关得只剩下了一家。那就是北街华青中学后的胡同口总店。

 

桂姨决定去碰碰运气。

 

第二天上午一清早,桂姨就借着要去给明镜补衣服的借口出了门。

杨记饼铺没那么早开门,桂姨也不打算打草惊蛇,她就准备去那饼铺附近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迹象。

明台作为一个omega,倒是从没有因为自己暴露了身份而减少在外活动的时间。明家小少爷虽然气质上弱了不少,但骨子里还是任性得无法无天。

杨记饼铺并不算出名,明公馆附近就有更美味的糕点铺,桂姨觉得,明台会一改平时的散步路线,专门到这个地方来买饼,肯定其中有些猫腻。

 

中年女子绕着这弄堂转了两圈,因为打扮朴素,倒也没什么人留意这张陌生面孔。

 

过了小半个钟头,桂姨在路口发现了一个面熟的人。

 

那女孩好像是明台的同学,桂姨曾见过她在明公馆的路口和明台聊天。当时两人看见桂姨走近,就匆匆散了。这回在这个地方看到她,决计不是巧合!

桂姨兴奋了起来,她悄悄站在胡同路口,见那女孩手提着菜篮,先是左右张望了一番,迅速抬脚,闪进了一扇红木院门中。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六)ABO

评论 ( 43 )
热度 ( 202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