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七)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六)ABO


桂姨恼羞成怒,她亲眼所见的一切,绝无捏造之可能。

难道明楼竟能神通广大到如斯地步,对76号所有人的行动都了如指掌?

这群没用的日本人,证据都呈到了他们面前,他们也能将人放跑,简直浪费自己一片良苦用心。

 

但是桂姨没有其他选择。她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享受过了荣誉和富贵,野心今非昔比。她把前半生的不如意,统统加著到明家头上。那无端的恨意似是一把加了油的火,将她的理智焚烧全无。

趁着月夜,这年过半百的女人竟独自一人来到北街弄堂的那间屋子。

她就不信匆匆撤走的明诚没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有确切的物证在手,任他明楼用一张嘴能翻了天,也只得俯首认罪。

 

桂姨撬开了红木院门。

她小时候裹过脚,走路的速度快不起来。但也正因为走路慢,落地轻,整个人的行动几乎能算得上毫无声息。

这个中年beta点起一盏煤油灯,先在那间打扫得非常干净的屋子里仔仔细细寻了一遍。破旧的草席,被虫蛀了的床板,桌上已落了薄薄的一层灰。

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桂姨又把丢在房间一角的报纸拿起来细细翻看,这回却教她发现了一点破绽。报纸右下角有一块泛棕色的污迹,不是特别明显,不仔细看压根就瞅不见。

但是这块棕色的污迹凑近细闻,却有股非常明显的药味。

桂姨把这张报纸小心折叠起来,又打开房门进了后院。

 

煤油灯上了灯罩,没有被夜风吹熄。桂姨捧着灯座在墙根的草垛下细细地寻。

这草垛在上午被76号的人拿刺刀戳得乱七八糟,但因为受了潮,还算成型。桂姨终是在草垛间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缝隙。

beta反应极快,她伸手把草垛沿着缝隙扒开,发现里头竟是中空的。

 

桂姨的心跳快了起来,她不敢把煤油灯拿得太近,怕点燃草垛,只能徒手伸进去摸。这一摸,摸到了一堆摆放得异常凌乱的玻璃瓶子。拿出来一看,是生理盐水的点滴瓶。

终于被她发现了!

大约是明诚他们撤离的时间太短,又有一堆这样的瓶子无法及时销毁,才匆匆忙忙都堆到了后院的草垛下。生理盐水的滴瓶上有药品出厂的日期。

这回是真的能证明,这个房间曾里有个行动不便的病人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桂姨取出一台小型的照相机,对着手里的瓶子拍了几回,又将草垛彻底扒开,朝月光下暴露的瓶瓶罐罐一顿拍。

当她收起相机,准备起身离开时,腰间抵上了一把枪。

 

桂姨没敢回头,却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是她大意了。

差一步就能击溃猎物的亢奋感击毁了她的理智,她本就不该手无寸铁地在这时候来到对方的地盘。

但是,她知道身后的是谁。

是明诚,是她的养子。她之前取得过他的谅解。现在这里完全可以装成一场误会……只要让她说上两句话。

 

然而,她没有说话的机会。

带着消音器的枪响了,子弹从她的腰后往上走,贯穿了她的心脏。

这个活了五十多年的躯体笨重地砸落在后院之中,血都没流出多少,生命消失得无声无息。


“我以为你会和她聊聊。”

程锦云背靠着墙根哼了一声。

原本她想自己动手,但这女人毕竟是明诚的养母,由她来杀不合适。而明诚现在身体状况又不佳,为了保证事情万无一失,她还是跟着来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

明诚道。枪口还冒着销烟。

他已经刮好了胡子,剪短了头发,也能自己站立行走了。虽面有病容,好歹也恢复了往昔政府精英的模样。

他和桂姨这一世的纠纷,随着那一枪子,终是落下了帷幕。很多矛盾不可调和,很多立场是你死我活,多拖时间,只能平添风险。

 

他们得到消息以后撤退得非常匆忙,只在门面上收拾了一番。但自从知道是谁告密之后,明诚就清楚事情不会简单结束。

就像桂姨了解他一样,他也了解桂姨。他知道这个养母是一头喂不熟的狼,一旦有了猎物的踪迹,不咬断对方的脖子,是绝不会罢休的。

所以明诚选择了这个时间等在了后院,因为经历了早上的无功而返后,桂姨一定还会再来。

 

“你其实没有必要杀她。”

程锦云说:“这样有点打草惊蛇,如果孤狼在这个档口上死了,就坐实了她提供的情报的真实性。”

 

“明台和大哥因为我的关系,都不会对她下死手。即便真下了,也会对我心怀愧疚。”

明诚收了枪,低头把桂姨翻了个身,检查beta是不是真的断了气:

“所以我必须亲自动手。”

 

“在这个时候动手,你的调令……到了?”程锦云挑了挑眉。

 

“对,”

明诚确认了桂姨已死,和程锦云打了个手势,两人合伙将这具尸体拖上了后院口等待的汽车后备箱里:

“所以我不可能留下这么个眼线在明家,特别是在我不能保护明家人的时候。”

 

程锦云再次返回后院,把房内染了药剂的报纸也替换了,带走了生理盐水的点滴瓶,明诚帮着她把草垛恢复了原样。

 

“去哪儿?”程锦云问。

明诚看了她一眼——按道理他是不该透露地点的,何况这一走,程锦云已不算他的下级:

 

“北平。”

 

“你家小少爷会哭鼻子的。”

程锦云笑了笑,转身上了副驾驶。

这间屋子今早已被查封,虽不是什么高等级的监视地段,76号的眼线也会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情况,正门上的锁刚已被桂姨撬断,他们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你知道他不会的。”明诚发动了汽车。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八)ABO

评论 ( 17 )
热度 ( 19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