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八)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七)ABO


明台确实没有哭鼻子,因为他还不知道明诚的调令已经下来。甚至,他还不清楚两个哥哥的真实身份。

但是他知道自己实实在在闯了个大祸——因为他的不谨慎,差点让阿诚哥、程锦云和于曼丽被日本人一网打尽。

所以,他给自己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剂(多半来自学生时代为逃学用的藏品),凌晨三五点在庭院小树林里光着膀子跑个通宵回来用冷水冲凉,都不敢有一点点的怨言。

omega的身子是极弱的,被他这么一折腾,当天就发了低烧。

而第二天,明楼和藤田芳政似乎是狠狠对峙了一番,明台被就押进了omega保护协会的监测室。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低烧和恶作剧药品的影响,他的体征指数倒真的降到了一个可信的监测范围内。让明家又漂亮地赢了一局。

明台穿上自己的外套,在暴露了omega的身份之后,他就一直小心翼翼地扮演好一个omega。

不能把脊背挺得太直,不能露出挑衅的神情,不能随意动手打斗,无法无天都得换一种方式。为了保护好他的家人,他把锋芒收进羽翼里。

 

一个负责监视明家的76号走狗正站在门口打量他,每次只要明台进了omega保护协会,那家伙的眼神里就会流露出贪婪的光。

明台对着那个肥头大耳的汉奸微微一笑。

 

操你大爷。

 

是夜。

明台首先出击,他绕着明公馆上下转了一圈,确保桂姨不在家,才下楼敲开了大哥的书房门,迅速躲了进去。

明楼倒是悠闲,每次交锋获胜,他总会给自己放个小半天的假期。

他给明台准备了一杯热牛奶,还拆了一袋子饼干。兄弟两个就在书房的会客厅里吃起了点心。

 

但明台没有吃完他手里的饼干,就被噎着了。

他有点不明白大哥是什么意思。但明楼方才确确实实告诉了他——他和明诚,竟还有一层身份。

两人同属于中共中央地下党,而明楼除了“毒蛇”的身份外,还有一层身份,就是明台先前在电报里频繁接触到的“眼镜蛇”!

 

明台心中热血激荡。他突然想起了在截获国民党的走私路线时,明诚劝慰他的那些话。

原来大哥和阿诚哥比他看得更远更明白,原来真的报国是不分身份、不分党派的。原来明楼说的那句话,竟是这个意思——无论在哪儿,我都是你大哥。

怪不得黎叔和程锦云在营救明诚的行动中,这么尽心尽力,他们不单是在营救合作伙伴,更是在营救自己的战友!

明台几乎立刻就想问问大哥,他是否顺利通过了中共中央的考核。他也可以像两个哥哥一样有着多重的伪装身份,明楼和明诚能做到的,他也可以!

 

但是,明台几乎忘记了,为什么明楼会选择在这个时刻告诉他真相。

 

“非常巧合的是,”

明楼在等明台消化下了这个信息后,继续开口:

“无论是军统还是地下党,都要求阿诚转移至北平,替换身份,继续进行情报工作。北平地区沦陷较久,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工作程度比起上海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确实需要可靠的同志长期驻守北平。”

 

明台僵住了。

他知道与明诚的分别终将来临,他也做好了准备。战火纷飞的年代,谁都身不由己。只要知晓彼此平安,就是慰藉:

“什么时候?”

 

“后天晚上的火车。”

明楼看了一眼幼弟,似乎很满意他此刻的镇定:

“中共中央这边有一车的军火,需要运到北平。阿诚跟着这趟车一起走,顺便押送军火。”

 

 

藤田芳政最近焦头烂额。

第三战区近来屡战屡败,一连丢失了七个重镇,军队死亡人数达万人以上。所有的补给路线几乎都被切断,七十门迫击炮和数千只各种型号的枪支被劫走。究其原因,竟是上海方面提供的情报失误,日本方面勒令藤田芳政在一个月内赶回日本述职。

 

事已至此,藤田芳政才知道自己算是被狠狠地摆了一道。

 

情报场上的交锋都是小打小闹,真损失也不过个把人员的牺牲。而对于战场来说,错误的情报是致命的,一个伪造的密码本,能决定一场会战的结局,能决定成千上万士兵的性命,甚至能决定一场战争的成败,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

 

而在这场情报交锋上,藤田芳政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对方几乎是分毫未损,却替换了千万日本将士的命。

藤田芳政如何能不恨?

这恨意滔天,几乎都要淹没了他的理智。

 

明诚!明楼!

这就像明明知道对方是敌人,却苦无证据不知从何下手。这要是在战场上就好了,藤田芳政想。战场上就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可以一枪就打死这些喽啰。

中国的命运早就定了,这些挣扎的人统统都要死!

 

藤田芳政马上就要离开上海,但是他不能放任明家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继续存活于此。他虽然没有证据动明楼,但明楼必须得死。

不管明诚和明楼是不是一伙儿的,这些高危分子一个都不能留!

 

在他藤田芳政离开上海之前,明家这个如同不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必须得铲除!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九)ABO

评论 ( 26 )
热度 ( 175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