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九)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八)ABO


秋雨来得又急又狠。

明台将手里的那本《神曲》翻来覆去地看,拉丁文就像爬满页面的小虫,组合成一堆他无法理解的词汇。他身着睡衣,脚趾头却不安分地在沙发布上乱动。

他就要被活活闷死在家里了。

明台想。要这以后真的无所事事,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他小少爷宁可一头撞死在茶几上。

上海站已经保持静默了一个半月,而地下党的考核期也还没结束,组织不会派给他相应的任务。对于这时候的明台,安静无事简直就像在受刑。

自从他暴露了中转站的方位后,明楼就警告他不许再接近明诚。明诚这回住进了黎叔家里,如若再被发现,那将牵连到黎叔,所以明台不敢造次。

 

以往如这般的秋夜,都是怎么过的呢。

 

秋天是万物成熟的季节,天却冷得快,气温嗖嗖地降。明楼刚上班那会儿,都赶不上回来吃晚饭,大姐就会让阿香留点硬菜,给明楼回来时下酒。

大哥进屋时带着一身湿气,偶尔也会带些路旁买的花生、鱿鱼丝或地瓜。听见明楼回来,明台就会匆匆忙忙赶完作业,用各种借口下到客厅和兄姐待在一块。明楼总免不得呵斥他几句,但也不见认真。然后大哥生起壁炉,把地瓜用打湿的报纸包一包,丢进火里烤。

火总是烧得很旺,柴火噼里啪啦地响。阿香就会把温过的酒菜端上来,如果不够,再下一碗馄饨。

 

明台可喜欢这个时候,他能吃上半个烧得烫热的地瓜,也能蹭两个皮薄馅大的馄饨。

明楼和明镜压低了嗓门聊天,明台就在一旁看小人书,或者对着炉火打哈欠。等第二壶酒烫热,明诚也就该出来了。他的课业重些,但也能提早写完。

明诚出现,明台就更放肆了,大哥大姐他是不敢造次的,但阿诚哥打小就宠他宠得没边儿。抱腿让明诚剥地瓜皮烤鱿鱼丝泡果汁儿,作得明楼都看不下去。

直到小少爷困乏了,两眼皮直打架,也不愿从明诚身上起来。大姐就会让阿诚把明台背上楼。

阿诚哥边呵斥边伺候着小少爷洗漱干净,裹进棉被里。

 

明诚对他总是虚张声势的,现在想想,那不过也是阿诚哥表现情感的一种方式。

 

小少爷打了个呵欠团进沙发里,准备趁着晚饭前再小寐一回,却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惊得跳了起来。

 

“明台。”电话那头是明楼的声音,带着些晚秋的雾气,喘息沉重:

“大姐在家吗?”

 

“不在呀。”明台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家:“不是今早就去了印染厂吗?说下午还得回公司做事。”

 

突然,一阵寒意顺着omega的脊椎缓缓爬升:

“出什么事了?”

 

“你听我说,明台。大姐很可能被藤田芳政带走了。”

明楼声音压得很低,显然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打这个电话的:

“第三战区的战况暴露了我们,我这里早有应对的方案,但没想到藤田芳政会找大姐下手。”

 

明台眼前猛地一黑:“大姐被带去哪了?”

 

“藤田芳政今晚将赶赴南京,在南京提交报告后回日本述职。他的专列从上海总站出发,十一点钟启程,他的目的,就是逼我们现身。”

 

明台直觉得眼前泛黑:“他们凭什么带走大姐?和大姐什么关系?要带走也应该带走我——”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明楼的声音非常急迫,明台从未见过大哥惊慌失措的模样:

“大姐是明家的软肋,藤田芳政仕途不保,他根本就不会在意是否和新政府保持良好关系了。大姐这次如果被带离上海,一定凶多吉少。”

 

“当然不能被带走!”

明台急吼一声。

那是他的大姐,打小最心疼他最舍不得他的人。可以说如果没有大姐,就没有今天的明台。

就算是豁出性命,他都不能让大姐有任何的闪失。保家卫国,家都保不了,还怎么卫国!

 

“毒蝎,”明楼说:

“今晚十点半,上海总站,带足枪和弹药。正门有日本宪兵,从后门走。后门巷口几个监视你的家伙自行解决。”

 

小少爷站直了身子,这是他暴露性征之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收到。”

 

 

这一定是一场幻觉。

 

陈二躺倒在地上,他的胸膛开了个血窟窿,正汩汩地往外冒血。那血的流失量太快了,陈二觉得自己四肢都泛冷,他今晚可能就会死在这里。

 

三分钟前,他还在和搭档抽烟打趣,幻想这样的冷夜晚应该出去玩玩,运动一回。烟花巷是花钱,那能玩玩这栋楼里的小omega也是不错的。

自明台成了他们的监视兼意淫对象后,这样的玩笑他们不知道开过多少次。

 

没想到的是,这回omega还真的就出现了。

 

陈二发了会呆。

 

那完全不是记忆中一个omega应该有的状态。这男孩在夜里套了件皮夹克,收起了平日里战战兢兢的柔顺模样。

他身材挺拔,步履坚定,神色淡漠。

 

明家小少爷的个头有这么高吗?

 

陈二还在思考,枪就响了。

 

而陈二从来没见过这么准的枪法,他认识的所有人都达不到这样的水平。

 

那发子弹从他搭档的眉心里嵌了进去,把他的后脑勺炸开了花。

 

直到这个时候,陈二才觉得怕。他伸手去摸枪同时,第二枚子弹打进了他的左胸。

 

陈二笨重地仰倒在地,眼神都没来得及变换一下方向。

 

那个omega步履未停,如风一般跨过他们的躯体。

 

空气中似乎有一股淡然的薄荷气息。这就是陈二对这个世界的最后记忆。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十)ABO

评论 ( 17 )
热度 ( 182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