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十)ABO

原著的剧情是不是到此为止了?

烽烟还没有,烽烟会写到战争结束,和平时代的来临

番外也会有宝宝!=v=

所以!请继续关注烽烟谢谢亲们!!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九)ABO



上海总站。

藤田芳政严阵以待。

几轮交锋,他已经太清楚对手是如何狡猾且阴险,能够不动声色地蛰伏直至抓到破绽。南田洋子和孤狼都毁于那悄无声息的对峙中,而他也是——还没看清敌人的模样,就已被击中了要害。

致命要害。

 

所以他要反击,他不能让对手太轻易地获得成功。没有明确的敌人,那就将所有人都列为敌人。

这个老alpha已经年过半百,信息素里都带上了岁月累积下的浑浊气味。他的杀孽太重,平日里适当控制还好,此刻的威压却彻底地释放开去,深秋夜晚,明镜已是一身冷汗。

 

明董事长叱咤商场二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偏偏在今晚有了不详的预感。藤田芳政的目标肯定不会是她,他的目的,是要明楼明台的命!

这个东瀛alpha早就起了疑心,就算没有实际的证据,他也很可能要鱼死网破地搏一回。

明镜深深吸了口气——只盼时间过得再快些,好叫明楼明台发觉不到事态的变化,若她一人能换回明楼明台的性命,善莫大焉!

 

指针已过了十点五十分,警卫队员小跑过来通知藤田芳政准备发车。

 

藤田看了明镜一眼。只见明家大姐仰着下颌,目光却牢牢锁定了夜色中的铁轨,对藤田芳政给予的眼神丝毫不作回应。

藤田芳政发出声冷笑,明家人果然都是一般德行,死到临头了还得摆出一副清高架子。

 

“通知车站,晚些出发。我们要等贵客前来送行。”

藤田芳政开口,顺手指了指明镜:“你们几个,送明董事长去休息室等候。”

 

明镜猛地退开一步,清冷的眸子里第一次涌上了些怒意:

“藤田先生,您太客气了。我就在这儿,哪都不去。”

若是在现场,她和明楼、明台还有配合的机会,这要被带走,更成了一颗掣肘弟弟们的棋子,教明镜如何愿意。

 

“这还真由不得您了。”藤田的声音冷了下来。

他话音未落,几个警卫队的宪兵如狼似虎地扑向前,就伸手要去架明镜。

 

“放开我大姐!”

 

还有丝少年气息的嗓音亮起,列车喷出的雾气散去后,明台出现在站台的最末端。他手中持枪,眼睛死死盯着试图接近明镜的两个警卫队员。

看到情况有变,日本人匆匆忙忙拎起步枪,与不速之客对峙。

藤田则是一把拉过明镜,贴身的手枪枪口直直指向了beta的太阳穴。

 

“你的持枪姿势非常熟练啊,明小少爷。”藤田略带调侃的声音在夜色中异常刺耳:

“这也是你在香港大学学习过的技能?”

 

“我知道你要抓的是我大哥和我,”明台完全没被藤田的话题带走:

“为难女人算什么英雄!放我姐走!”

 

“你来做什么!”

明镜几乎要尖叫出声了,不是明楼,不是明诚,出现的偏偏是身为omega的明台。这是要明台活活送死吗!

大姐心都要碎了,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

 

“大姐你别急!”似乎瞅见明镜哭了,明台的声音也慌了起来:“我这就救你。”

 

“你给我走!走啊——!!”

明镜急得简直要跺脚了,明台孤身涉险,这不是有勇无谋吗!

若日本人此时朝明台开枪,omega是要生生丢掉性命的!

 

“把枪放下。”

藤田几乎要笑出声了,他就知道能成为毒蛇的伴侣,这个omega一定不简单。看来抓了他大姐真是一步好棋,才引得这小少爷方寸大乱。

 

明台听了这话,似乎犹豫了半晌。藤田立即将枪口摁近明镜的太阳穴。

omega几乎立刻就投降了,他挪开了枪口,在众人的监视下缓缓弯下腰,试图把枪放到地上。

 

就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藤田的枪口从明镜的太阳穴上挪开,对准了弯下腰的明台。

 

明镜眼前一黑,正要伸手夺枪,枪声响了。

 

但枪声却来自于他们身后——进站口的方向。

 

随着枪声连续响起,前一秒还在监视明台的三名警卫队员直接被打爆了脑袋。而弯下腰的omega猛地抬起身子,还没来得及放置于地面的手枪连连开火,将护在藤田身侧的另两名警卫员打成了筛子。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形势完全逆转了。

 

明楼从进站口的楼梯缓步迈下,他举着一只M1式步枪,面色沉静如水,却阴翳得可怕。

 

无比震惊的藤田死死勒住了明镜的脖子,他的军人本能在这时候救了他。他猛地转身将后背贴在了还没启动的火车车厢上,以防止身后露出空档。

他是去南京提交报告的,已经被卸除了职务的藤田根本没有多少人手陪伴在身边。原本想着捉住了明镜,明楼和明台绝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这两兄弟竟胆大如斯,竟在家人还受控的情况下就控制了所有的威胁因素。

 

穷途末路,困兽之斗,形容的就是这个时候的藤田。

 

“藤田,放开我大姐。”

既然已经完全撕破脸,那也用不着客气了。明楼的食指牢牢扣在了步枪的扳机上。

明台没有说话,但明显也非常镇定。omega配合着大哥一起,朝这个日本人逼近,缩小包围圈。

 

一个战士发起进攻应该有急有缓。

方才他们处于劣势,所以快准狠地杀光了藤田的人。可现在局面已经稳定,就要防止藤田放手一搏伤到明镜。

 

看着兄弟两从左右方逼近,藤田突然露出一个扭曲的笑:

“我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你大姐。”

 

话音未落,alpha猛地调转枪头,对准了正朝他逼近的明楼。

 

明台的心猛地一凉。

 

他果然小看了藤田!

藤田这家伙,非常清楚地知道谁才是他的最大敌人,谁才是日本政府的最大敌人。鱼死网破也好,这回他是要拉着大哥一起下地狱了!

 

omega提步往前冲,试图撞开藤田或者替大哥挡下这一枪,却见明镜已经一把推开了藤田,一转身率先挡在了明楼面前。

明台感觉世界都要崩塌了。

 

不要是大哥,不要是大姐!

 

别是他的家人!!

 

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明台才猛地明白了些什么。

他终于体会到了曾经听过的那些话。

为什么明楼会说,“你被疯子带走的时候,我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为什么大姐会眼圈泛红,一遍一遍地几乎用恳求的方式让他放弃奔赴前线。为什么阿诚哥连命都可以不要,只为护明家周全。

 

这是他的家人。

 

家人出了事,他就没有家了。

 

 

明台一阵耳鸣的同时,似乎听见玻璃破碎的轻微声响,或许是他的错觉,又或许不是。

 

也是在这一瞬间,藤田芳政紧紧靠着的那节车厢的窗户被打碎了,有人探出了身子,一把勒住了日本人的脖颈,将他死死地扣在车厢上。

 

枪声响了,但由于藤田遭到了突然攻击,他的子弹并没有放准。

 

明楼拉过了明镜,用身体护住了她。

 

那发不准的子弹依然击中了明楼,但避开了要害部位,只打到了明楼护住明镜的那一侧胳膊。

 

而从窗户里探出来的那个身影——是明诚。

 

明台反应极快,他看到明诚面带病色,手臂上原有的伤口因用力过猛而裂开,血在衣服上晕染开去。

藤田芳政在拼了命地挣扎,明诚就快制不住他。日本人看到了明诚,呲目欲裂。手里的枪已缓缓调转了方向。

 

明台两步上前,将枪口抵在了日本人的左胸前,毫不迟疑地扣下了扳机。

 

世界一瞬间重归于寂静。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明台才从愣怔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他匆匆去看明楼的伤口,却见大哥虽然脸色有些泛白,但精神状态还算良好。他又去看明镜,却得到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omega还愣着神,就被大姐猛地搂进了怀里。

明镜像儿时那般抱着他,明台不用抬头就知道,自己又惹大姐掉泪了。

 

最后,明台回过头。

 

明诚已经从列车上下来了,他远远看着这侧跪坐于地的三个人。面上也有丝劫后余生的放松。

 

“你该走了。”

明楼对他说。

 

明诚没有看明楼,他的目光紧紧锁在明台身上,一刻都不曾挪开。

 

“阿诚。”

 

明楼的话语隐隐有了警告的意味:

“枪声马上会吸引来巡捕,你是已死之人了,快点上车。”

 

明台才清楚,原来明诚转移时要搭乘的专列,竟然就是藤田芳政这一班。而在日本人的车上偷偷装满我方的军火,也真只有地下党才能干出这事儿了。

 

听到了这句话后,明诚才把目光从明台脸色挪开。

他身上还带着隐隐的血腥气息,缓步走近跪坐在地上的明镜和明楼,忽地跪了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明镜惊呼一声,伸手要来扶。明楼却是一脸肃穆,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二弟。

 

“大哥,大姐。”

明诚开口,眼角有些泛红:

“谢谢你们这十几年来的养育之恩。国难当头,此次一别,不知何日再相见。阿诚无法帮衬家里的时日,请你们保重身体。”

 

这话一出,明镜的眼泪又下来了,频频点头。

明楼一声轻叹,只回一句:“你也保重。”

明台觉得鼻尖泛酸,猛地扭过头不愿再看。他心里是有怨气的,却也知世事无奈。看这样的情境,就知道他与明诚要再见面,确是不易了。


“明台。”

阿诚哥唤他。

 

当着大哥大姐的面,omega也不能卖疯耍泼。只转过头,不声不响地瞅着自家alpha。

好在明楼和明镜知道要给两人留些道别的时间,都只当没有看见。

 

明诚牵了明台,两人躲到了站台的时钟柱后。

火车临行,蒸汽滚滚地拉响了汽笛。那个通知启程的警卫队员早已被明楼截杀在半路,列车长则是地下党成员,按时出发的火车才能避免被日本宪兵盘查,一刻都不能再拖。

 

满地尸体的车站并不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但吻依然炙热缠绵。

 

就像要将接下去的分离相思诉诸于行动一般,在绕过柱子的刹那,明诚猛地将omega摁压在柱子上亲吻,那力道似乎恨不得将明台揉入骨血一同带走。

 

一点点的怨气被这样的亲吻焚烧殆尽,明台睁着眼睛,试图把眼前人的模样摹刻进心底。

 

“听着,我求你一件事。”

Alpha的吻顺着明台的耳廓熨烫出热意:“算我求你。明台,就这一件事。”

 

我已经做到,你也要履行一样的承诺。

 

 

保护好自己。

 

 

活下去。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一)ABO

评论 ( 54 )
热度 ( 296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