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五)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四)ABO


即使沈家夫妇没有跪着请求,明台也决定去赴约。吉川一夫明显是冲着他来的,抓走沈妹子只是一个要挟他的手段罢了。

今天的晚餐时间,军统方面将有一批处方药经吴淞码头运往抗日前线。这批药明台收集了很久,也花了大价钱,甚至还动了明诚留给他的小金条来周转。这批药的运输本不用明台亲自盯梢,但吉川一夫选在今天发难,让明台不得不警惕。


“启用备用码通信‘毒蛇’,要求更换暗码本,取消千爱路的联络点。在暗码本更换前,要求所有联络点保持静默,若有紧急情况,去‘安全屋’面谈。”

面粉厂的办公室内,明台低声交代郭骑云。


“明白,那码头的行动要取...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四)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三)ABO


后来的明台噩梦里总是有这么一幕。

吉川一夫化身为暗夜里潜伏在阴影中的兽,用食肉动物的眼神紧紧盯着炮火纷飞的中国。它的獠牙尖锐而锋利,似是要放手一搏,吸干这个古老国度的最后一滴血。

等明台回过神,吉川一夫已经走出了阴影。他脚步微坡,右手撑着拐杖,脸上已敛去了方才的笑意。见他出面,包括福田在内的那群日本宪兵立刻原地站定,动作一致地行了军礼。

明台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于曼丽也朝他身后躲了躲,白了脸色,明显有点发抖。


威压。

吉川一夫释放出的alpha威压几乎让在场所有人的脚下都生了根。围观的平民百姓甚至有几个人当场就昏了过去。就连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三)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二)ABO


【高亮】※本文七十章后出现的人物纯属虚构


明台当然知道吉川一夫是什么人。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将主要精锐部队全线调往太平洋战场。随着美帝被卷入战争,反法西斯同盟成立,中国战局终于进入胶着状态,人们喘上一口气,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


吉川一夫是典型的日本军人。

他早年就读于日本皇牌的江田岛海军学校,后在美国从事情报工作。美日两国开战后,吉川一夫入伍作战,被打瘸了腿,原本打算退役回国,但他早年的老师土肥原贤二出面找到了他,力排众议地将他调来了上海特高科从事情报工作。

比起藤田芳政和南...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二)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一)ABO


无论生活出了多大的变故,日子还是得照过。

大姐明镜拒绝了明楼试图把她送回苏州老宅的建议,理由是明楼和明台已经被汪精卫政府怀疑了,如果在这个关口把明镜送走,汪伪只会觉得他们在转移家属,对地下工作的展开更不利。

况且随着战时金融市场的一再动荡,货币贬值得厉害,物价飞涨。原油煤炭被日本人全部垄断,连油米粮面也限价限量,明台的厂子断了两次货源,那些明家扶持了近三十年的供货商接连倒闭,明镜忙得焦头烂额,根本离不开上海。

明家的铁矿和锡矿都停了业,遣散了人。因为所有的矿业已被日本人控制,火药雷管都成了一级管制物。这让明台手下的军火黑作坊也停了工。

民国政府鼓...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一)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十)ABO


这是事隔N久的更新,争取早日完坑……!


20世纪的四十年代初。

上海滩头,十里洋场,弄堂巷尾,都不是什么安生地儿。就连寻常的住楼、店辅、报社、银行、也会突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血肉横飞。

二战陷入僵局,欧洲纳粹横行,东亚日寇肆虐,问偌大的中国何去何从,不说芸芸众生,就连那些看透世事者,也缄默不语。


“乱世难逸迹,”

明楼俯身落一子:

“看透的多,作为的少。”

黑色棋子恰恰挡住了白子的唯一出路,占了棋盘上的半壁江山,大势已去。


“那就莫要说莫要做,岂不落得轻松?”

与明楼棋盘上博弈的正是明台,omega此刻被大哥...

【诚台】烽烟何日靖(七十)ABO

原著的剧情是不是到此为止了?

烽烟还没有,烽烟会写到战争结束,和平时代的来临

番外也会有宝宝!=v=

所以!请继续关注烽烟谢谢亲们!!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九)ABO


上海总站。

藤田芳政严阵以待。

几轮交锋,他已经太清楚对手是如何狡猾且阴险,能够不动声色地蛰伏直至抓到破绽。南田洋子和孤狼都毁于那悄无声息的对峙中,而他也是——还没看清敌人的模样,就已被击中了要害。

致命要害。


所以他要反击,他不能让对手太轻易地获得成功。没有明确的敌人,那就将所有人都列为敌人。

这个老alpha已经年过半百,信息素里都带上了岁月累积下的浑浊气味。他的杀孽太重,平...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九)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八)ABO


秋雨来得又急又狠。

明台将手里的那本《神曲》翻来覆去地看,拉丁文就像爬满页面的小虫,组合成一堆他无法理解的词汇。他身着睡衣,脚趾头却不安分地在沙发布上乱动。

他就要被活活闷死在家里了。

明台想。要这以后真的无所事事,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他小少爷宁可一头撞死在茶几上。

上海站已经保持静默了一个半月,而地下党的考核期也还没结束,组织不会派给他相应的任务。对于这时候的明台,安静无事简直就像在受刑。

自从他暴露了中转站的方位后,明楼就警告他不许再接近明诚。明诚这回住进了黎叔家里,如若再被发现,那将牵连到黎叔,所以明台不敢造次。


以往...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八)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七)ABO


明台确实没有哭鼻子,因为他还不知道明诚的调令已经下来。甚至,他还不清楚两个哥哥的真实身份。

但是他知道自己实实在在闯了个大祸——因为他的不谨慎,差点让阿诚哥、程锦云和于曼丽被日本人一网打尽。

所以,他给自己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剂(多半来自学生时代为逃学用的藏品),凌晨三五点在庭院小树林里光着膀子跑个通宵回来用冷水冲凉,都不敢有一点点的怨言。

omega的身子是极弱的,被他这么一折腾,当天就发了低烧。

而第二天,明楼和藤田芳政似乎是狠狠对峙了一番,明台被就押进了omega保护协会的监测室。


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再加上低烧...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七)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六)ABO


桂姨恼羞成怒,她亲眼所见的一切,绝无捏造之可能。

难道明楼竟能神通广大到如斯地步,对76号所有人的行动都了如指掌?

这群没用的日本人,证据都呈到了他们面前,他们也能将人放跑,简直浪费自己一片良苦用心。


但是桂姨没有其他选择。她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享受过了荣誉和富贵,野心今非昔比。她把前半生的不如意,统统加著到明家头上。那无端的恨意似是一把加了油的火,将她的理智焚烧全无。

趁着月夜,这年过半百的女人竟独自一人来到北街弄堂的那间屋子。

她就不信匆匆撤走的明诚没留下任何证据,只要有确切的物证在手,任他明楼用一张嘴能翻了天,也只得俯首认罪...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六)ABO

【诚台】烽烟何日靖(六五)ABO


在汪曼春停职之后,桂姨寄出的信件就像石沉大海。没有一封得到过有效的回复。

汪曼春也不会再约她见面,这点桂姨心里是知晓的。但她的上级可不是汪曼春,她的上级是76号的情报处处长。在汪曼春停职后的第三天,“孤狼”的信件就直接摆到了高木的办公桌上。

高木这段时间非常郁卒,明明已彻底打击了军统的上海情报站,也切实拿到了第三战区的密码本,但获胜的过程曲曲折折,结果也并没有大快人心,就像好事进行了一半,却没什么高潮迭起,收尾还出了岔子。

战时军医本来就是宝贵的资源,而明诚尸体被劫走的那晚,他们至少损失了三名beta出身的医护人员。

要不是连他一起操办的话,76...

1 / 9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