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06

【诚台】海垩纪元05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明台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举止大气,喜形不于色早已是他的处世准则。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没难堪多久,他也渐渐平静下来。

淋浴房里传来了水声,明台看了眼时间,又看了一眼通讯器——只有大姐发来的一通简讯,提醒他要去办理军籍以证明服过兵役。

虽然没有任何的未接来电,但明台知道这不代表他就没事了。没有未接来电,是因为他在军队内没有朋友,没人知道他的号码,就算知道——也没人会给他打电话。


明台翻身下床,捡起掉落一地的衣物,望了一眼镜子——还好,虽然梁仲春是个小人,但变妆机质量不错,隔了一夜依然保留了他的微凸的颧骨。

明台没有正式交往过的女朋友,所以这对他来说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这么给了个不知名姓的陌生人,虽不至于捶胸顿足,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但是,他又无法承认这种不舒服。

拜托,十八岁还是处,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在蛹病毒爆发以前,星际的人口就出现了逆增长。

倒不是因为生育技术跟不上,而是人类思想观念的改变——照顾婴幼儿实在是太麻烦了。在这个高度自由、人类寿命近150年的时代,人类在一生中很少从一而终。然而,婴儿是需要有稳定的成长环境的,要抚育后代,就等于你要牺牲至少二十年的时间去维持一个家庭。

在结婚率和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的海垩纪,星际联盟明里暗里地鼓励早婚早育。

十三岁的孩子就在学校接受性成熟的普及教育,十五岁就有社会公益团体来校发各种提高生育率的手册。你在学校谈恋爱,老师家长都是不插手的,甚至有些老师还会把有暧昧传闻的学生座位排在一起,生怕你们之间擦不出火花。

在这样的情况下,年轻的父母特别多,星际联盟提供给新生儿完满的社会福利,甚至有些穷人家的夫妻单靠生孩子就能养活一家人。

在这样的外界环境里,十八岁还没有性经验的明台,简直就是一朵奇葩。


所以,在那臀部包着一块浴巾就在屋里的男人问出“你该不会是第一次?”的时候,明台觉得自己十八年来从未有哪一刻这么羞耻过:

“当然不是!”

他脸红脖子粗地吼了一声。

男人了然地看了他一眼,但没有拆穿男孩显而易见的谎言,只是说了一句:

“放心,我不带病。”

明台脸更红了,但他知道这男人确实足够敏锐有洞察力,这种说法清楚地削减了局面的尴尬。

既然明台又不是第一次,他也不带病,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次意外完全可以当做萍水相逢、露水情缘。

见明台还盯着他不放,男人笑了笑:“要留联系方式?”

明台猛摇头,说不用了。

他发现男人的眼睛是深棕色。是啊,他当然有印象了,毕竟昨晚两人在床头大汗淋漓地纠缠不休时,这双琥珀色的瞳孔紧盯着他,就像一个逼人沉溺的巨大漩涡。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还有需要,欢迎给我打电话。”

男人说,那表情和姿势像极了——如果明台见过——牛郎店的小哥。

明台忙不迭地接住男人递来的名片,这完全是他的下意识动作。名片上用相当呆板正直的字体写着“戴维·马尔斯”,职业是军队私人顾问。

“马尔斯?”

明台哼了一声,这个姓氏他之前从未见过:“战神马尔斯?你真姓这个?”

那男人正在穿衣,听到问话停了下来,别有深意地看了明台一眼:“知道地球纪的希腊神话?”

“小时候当故事书看的。”明台收起了名片,打算一出门就把这玩意儿丢进垃圾桶。

这个年代,敢称自己为战神的男人,除了狂妄自大的傻逼以外,唯一有资格的就是上将明诚了。

但明显这个马尔斯只可能是个傻逼。


明台离开了酒店。


回到宿舍的明台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正好赶上集合点名。而正因为他没什么朋友,甚至没人发现他昨晚没有回宿舍休息。


新兵在正式编入队伍前,要求并没有那么严格。所以荒唐的一夜情没带来更大的麻烦,明台趁着集合解散后躲进盥洗室,里里外外清了个透彻,差点把自己搓下了一层皮。


他得好好休息,入伍才短短几天,却恍如隔世般漫长。文化考试已经结束,休假后的第一天就是野外拉练。


在一尾星的重力系统下,明台他们将一人负重5KG的包裹跑完10公里的路程。10公里的路程包含了上下坡加速、障碍攀岩,并需要他们在通电铁丝网下匍匐前进。

测试是为了分班,但那些在规定时间内无法抵达终点的士兵,未来三个月的时间里将要增加一倍的训练量,这样的威胁摆在眼前,就算是体力不佳的威尔逊,也硬着头皮死死跟在明台身后。

说到威尔逊,明台也觉得很有意思。

这个满脸雀斑的男孩子虽然是班里第一个和他搭话的人,但明显没打算在明台被孤立后站在他这边。可威尔逊似乎又对明台很是钦佩,经常有事没事就在他边上瞎转悠,见明台要开口,却又像动物一样消失了。

明台也就任着他去,特别是10公里拉练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地停下来等等这个男孩。

即便是这样,明台也遥遥领先。

在所有队伍的成员中,能和他维持一样速度的,只有先前在篮球赛场上被他狠狠扣了篮的库尔德了。

库尔德和他的小跟班们前前后后地跑在第一梯队,等明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他们彻底包围了起来。

男孩顿时生出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他正想加速避开这群人,却被左右两个高瘦男生一架,差点被绊倒。

问他们想干什么,那也太蠢了。

明台非常安分地跑在这群人中间,还趁着被架起的机会稍稍休息了一把。大概五六分钟后,他看到了铁丝网地带。

年轻的士兵们必须趴匐在泥泞的红土上,用关节使劲,支撑躯体穿过这块泥地。

明台从小就没经历过在泥巴里打滚娱乐的时光。克服了一定的心里抗拒后,男孩解下背包,把包带在手背上绕了两圈,俯趴下地开始爬行。

明显库尔德一行人打算在这里使坏。

毕竟上有铁丝网,下有泥地,抬个头都会让头发被缠住的地段,选择在这里把人痛揍一顿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所以明台在这里和库尔德那群人狠狠打了一架。血气方刚的男生打架的理由只需要“看不顺眼”四个字,再加上明台在篮球场上的表现,“教训教训”一词变得更理所当然。明台虽然算不上坏脾气,也绝对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入伍之后发生的一切也让他满腹怨气,这帮赶着上趟的小喽啰也成为了明台发泄的对象。

男生赤手空拳的群架,凶狠但不致命。几人纠缠扭打着穿过铁丝网,一身泥泞几处见红,明台借着空间有限难以被围殴的优势,一连踢开了好几个纠缠者。他抓着负重包,顶着被薅掉一块发的脑袋,特别艰难地度过铁丝网区。

等重见天日的那一刻,明台回头将支撑铁丝网的电子柱猛地踹断,第二梯队的还没跟上,但第一梯队已经接近终点的家伙们一片惨叫——铁丝网是通了微弱电流的,落在身上就像针扎一样刺痛。

顾不得伤及无辜,明台起身往前追逐。

库尔德的小弟都被他留在了后方对付明台,而库尔德本人看上去是要争第一名的位置了。

明台才不会让他如愿。

男孩一把将负重包甩上肩膀,溅起淤泥一片。他弯腰重新绑紧鞋带,挑了块还算干净的袖口擦了滴进眼里的汗。

10公里负重跑最后的项目是攀岩。明台远远就看见了库尔德已经爬上了三分之一的岩壁。

明台气喘吁吁地赶到岩壁下,在电子控制仪上输入个人信息,开启反重力保护系统。然后他沾了一手的镁粉,深吸一口气,开始攀登。

攀岩也是明家自小的娱乐活动之一,原本遥遥领先的库尔德惊诧地发现那个亚裔公子哥竟然在直线攀爬!

明台根本用不着支点,他的双臂就是最有利的工具,只要岩壁还有缝隙,他用两个指头都能吊住自己的身躯!

库尔德觉得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股强烈的不甘和愤怒席卷了他。明台的优势都来自于他的家庭——如果库尔德也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一定比眼下这只弱鸡强一千倍!

这么想着,库尔德从裤腿里摸出了一把伸缩匕首。

爬到一半的时候,明台朝下瞄了一眼,发现大部队已经通过了铁丝网带而聚集在岩壁之下,争先恐后在电子仪上开启反重力系统。

而一部分比较灵活的学员已经开始攀登。其中有库尔德的马仔,程锦云,甚至还有威尔逊。

但也就是这一走神,明台听见了不详的玻璃碎裂声。他抬起头,发现身边竟然是库尔德。

那大个子铂金发色的男子趁他不注意,居然往下滑了一段距离,来到明台的右上方,用伸缩匕首刺碎了明台的反重力系统。

男孩正打算呵斥,库尔德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肩头。

原本就重心不稳的明台直接被踹松了手,碎裂的反重力系统在刚开始还起了点作用,然而只是几秒钟,明台就直直坠落下去。

这下死定了。

明台在空中惊出一身冷汗。他大概已经爬到了五层楼的高度,这个地方落下去,不死也是半条命。

就在他闭眼等待撞击的那一刻,有人拉住了他的手。明台睁开眼睛,发现死死抓住他的人竟然是威尔逊。

那个最早和他搭话的雀斑男孩,此时涨红了脸牢牢拽着明台的胳膊,他的反重力安全系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吱声。

明台反手扣住威尔逊的手腕,但离岩壁还有一定的距离。男孩挣扎着试图用钟摆原理向岩壁靠近,却听见威尔逊发出了撑不住的呻吟。

就在两人都要绝望的那刻,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明台的背包,将他猛地一把推向岩壁。

这个角度让威尔逊瞬时松开了手,但这无关紧要,明台已经重新回到了岩体上。

明台回头,才发现推他的那人是程锦云。


“拉电网的仇,下次再和你算。”


那男孩这么说。

【诚台】海垩纪元07

评论 ( 7 )
热度 ( 10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