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9(现代AU,人工智能)

【诚台】The truth 8


未来平行AU,明诚(人工AI)X明台

人物大写OOC,阿诚哥黑化有,HE,本章节血腥情节提醒。


第二天明台起了个大早,顾不得全身酸痛的不适,拿着包踉踉跄跄地出了门。

今天的课排得很满,但明台一整天走神走得天南地北,被向来欣赏他的导师点名训了一顿。直到自由时间开始,他才躲进了小组活动室。

男孩开了三台显示屏的兆核电脑,迅速查阅小组目前的研究成果,把先前有疑惑的公式和编程统统调取出来,再做进一步的演算处理。

到了晚上十点半,同屋的几个人才察觉明台的不对劲。小少爷遇正事从不含糊他们是知道的,但他毕竟才大一,像今天这样聚精会神挖地三尺地研究数据,还真是史无前例。

 

“受什么刺激了?”

 

汪曼春点了炖品作宵夜,几个人捧着小瓷瓮在明台的电脑旁围成了一圈。

明台接过汪曼春递来的银耳汤。熬得透明的朵耳上漂浮着饱满的枸杞,散着清甜香气。

 

“有些发现想重新研究一下,”明台打了个哈欠:

“这栋楼就剩我们了?”

 

普林斯特大学百年来都提倡创意和钻研精神,为此,学校还给各社团小组专门盖了一栋活动实验楼。八层楼按院系划分,回字形的中庭还有趣味攀岩壁、网球场和两个篮球场。

 

“隔壁的机械材料研究组也在,”

程锦云翻了个白眼,应道:

“他们上星期刚从跳蚤市场淘换了一个S级AI——没有登记在案的那种,想拿来做新材料的试验。所以我估计这几天他们都得通宵了。”

 

机械材料组和他们关系向来不好,一个研究软件,一个研究硬件,经常会为一两个小问题争得面红耳赤。

 

“别管他们,”

梁仲春用手敲了敲明台电脑的屏幕,他嘴里还嚼着一个红枣,特别口齿不清:

“你在干啥呢?这些数据不都废弃了吗?”

 

他话音未落,明台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开始急促震动,嗡嗡敲击着桌面。明台拿起手机看了眼,一下关了屏幕和铃声。

 

“那不是阿诚哥的电话嘛?你长胆子了,不接啊?”

程锦云眼明手快,一下瞄到了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我觉得,AI拥有自主意识这个命题,早在几十年前就被证明并实现过了。”

明台没理程锦云,取下眼镜,眼白有些血丝:

“机器人的人工全智能,包括拥有自我意识和情绪,自动编程,自我修复和机能开启,这些困扰我们很久的问题,半个世纪前就应该成为了可能。今天的S级AI,不是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是有人人为地把这方面的数据抹杀了。”

 

屋子里一群人都呆了。

明台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不会有人比在场的几位更清楚。

 

“什么意思?‘越界行动’?”

汪曼春反应最快:

“四十年前,为了防止人工全智能和AI的自主意识出现,‘越界行动’真的处理了大量的机器人?”

 

程锦云接口:

“今天基本查不到‘越界行动’的有关资料,所有讨论这个话题的论坛和帖子都被关闭了。如果说‘越界行动’真的有能力抹杀言论,它的支持者的势力应该非常强大。”

 

“总会有人保留数据的,四十年前而已,不可能接触到这件事的人都死光了吧?”

梁仲春放下手中的汤匙,一屁股坐回他自己的电脑前:

“你们等等啊,我给几个朋友发邮件问问。”

 

几个人纷纷点头,明台舀了一勺微凉的甜汤,正打算往嘴里送,手机就又开始震动了。

 

“真不接啊?”程锦云低声问:“闹矛盾了吗?”

 

“不算吧。”

明台若无其事地再次关掉铃声。

他总不能和程锦云说,因为他和阿诚哥昨晚滚了床单,现在的他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哥哥,才一昧逃避?

或者告诉她因为在做爱的过程中他发现身为S级AI的阿诚哥有自主意识和自由行动能力,才留在学校研究这个课题?

 

“你再不接电话,我电话就要响了。”

 

“关机。”

 

“他联系不上我们俩,锦瑟就会来找你啦。”

 

“来了再说。”

 

程锦云耸耸肩,转身就去看梁仲春的电脑了。

明台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电脑的屏保——海洋分成了逼真的两个色层,随着光线上下浮动。一条灰白色的魔鬼鱼甩着尾巴,由远及近,最后稳稳地停在屏幕的最前端,与他遥遥相望。

 

再过三十秒。

明台想。

再过三十秒,他的屏保就会演变成全立式的环绕画面,将他包裹于其中。

 

 

一声惨叫划破了宁静的夜。

 

明台猛地晃动鼠标,屏保消失,房中四个人都是一惊,面面相觑。

那声惨叫太过凄厉,一点都不像是打破了烧杯或者毁坏了仪器而发出的声音——那是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发出的叫喊,满是声嘶力竭的绝望。

 

“什么声音?!”梁仲春抖了一下。


“是‘机械材料研究组’那边传过来的。”

汪曼春站直了身子。

 

“这,这大晚上的……”

梁仲春的声音开始发颤:

“什么事情叫成这样?”

 

下一秒,玻璃碎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尖叫换成了凄厉的哭声——有人在大喊救命。

 

明台一跃而起,顺手捞过一边的棒球杆,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汪曼春紧跟其后,程锦云也匆忙抓了手机,正打算要跑,被梁仲春喊住了:

“你们怎么都去了啊?!那边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这么去啊?!”

 

“师兄你不来吗?”程锦云看了他一眼。

 

“那个、我…”

 

“那我先走了。”女孩毫不犹豫转头就跑。

 

“哎??哎!!!”

 

梁仲春都快三十的年纪了,农村出身,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自觉不容易。

靠着助学贷款念完大学的他,没有门路,只能留校。他念的是IT系,研究过无数的程序和制造系统,却从没拥有过自己的AI。他向来很小气,也很惜命。

 

所以,梁仲春在事情发生了五分钟后,见没什么动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走廊的灯。

他启动了整层楼所有的清洁机器人在面前开路,终于亦步亦趋地来到机械材料研究组门口。


明台,汪曼春和程锦云都站在房间外,但是一动不动。

梁仲春往房里瞄了一眼。

那一瞬间,这个有着近十年社会阅历的男子冲到走廊上开始呕吐。

 

人间地狱。

 

机械材料组的组员——天天在食堂和他们扯皮对骂,争吵着谁把楼层电箱用到跳闸的学生们,变成了一地的碎肉块。

 

喷溅而出的血糊满了四周的墙壁。


【诚台】The truth 10(现代AU,人工智能)

评论 ( 28 )
热度 ( 22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