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仲夏玫瑰(番外三)明台性转

【诚台】仲夏玫瑰(一)明台性转


【高亮,明台性转注意!误食概不负责!】


…………

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突然冒出《仲夏》的番外三

对,因为我之前真的忘记了……

这是收录在《仲夏玫瑰》本子里的,阿诚哥视角的番外三——光


个人觉得还挺甜的,拿出来给被truth梗到的朋友们缓一缓情绪




明诚十岁那年到的明家。

他是女仆的孩子,却常年遭受养母的虐待,饭吃不饱,衣穿不暖,比同龄的孩子整整矮了大半截。明楼发现他的时候,他正端着半碗只掺了盐的白面,蹲在明家巷子口狼吞虎咽。

那时明楼牵着只有五岁不到的嫩团子明台,小姑娘被养得珠圆玉润,睫如鸦羽,扑闪扑闪地瞅着阿诚,嘴里还含着一块糖。

阿诚有点慌,他是来等养母的,却没想会被主人家撞个正着。他端着还盛有汤面的碗,踉踉跄跄就要逃。明楼一声喊住他,大步上前与他搭话,圆滚滚的白团子就跟在大哥身后,抬头一声不吭地打量他。

彼时的明楼已经成年,目光如炬,举手投足间已隐隐有了当家风范。阿诚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交谈了两个来回,觉得腿上忽地一重。

阿诚低头一看,白嫩嫩的小团子已经趴在他满是伤痕的小腿上,抬着头一瞬不眨地盯着他。小明台面无表情,棕色的眼瞳却闪若星辰。

 

“小哥哥。”

她说,声音嗲美软糯,就像空气中散开的甜糖气息,直被阿诚吸入了心肺。

 

后来的事情似乎顺理成章。明楼发现了阿诚被虐待的真相,明家辞退了他的养母,收养了已错过了上学年纪的他。一周后,当他惶惑不安地坐在明家镂空雕花的红木座椅上,听家主明镜替他安排学业和生活,手心紧张得直冒汗时,忽地身边又蹿出个白团子,顺着座椅扶手再自然不过地爬上了他的腿。

明台三番五次地打断明镜的话,把她百宝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要送给阿诚。

 

这些事,自明台开始记事后,是打死都不承认的。

 

阿诚冠了明家姓氏,自此改名为明诚。他聪慧上进,又很有自知之明,在他成年之后,明家内务几乎由他一手包办。明家产众业大,三姐弟却操纵得如鱼得水,唯一让他们不省心的,是那个打青春期便开始作威作福,被宠得上天的明家小姐——明台。

明楼常说明台要不是明诚带大的,一定不是这么乖张的性格。这骨子里的小姐脾性,全都是明诚给生生惯出来的。


明诚只能赔笑——他无法反驳。


也许是从小女孩第一次抱住他的腿开始,也许是她发育抽高开始有了少女姿态之时,又或是日常相处中那毫无保留的依赖和信任,明台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割舍的重要部分。在这样的情感中,亲情占了大多半,却又多了丝旖旎不可言说的色彩。

 

但明诚从不敢承认。

身份的差异摆在眼前,他又生生比明台大了五岁。面对笑靥如朝阳的小姐,那么聪慧而耀眼的存在,任何一点带有欲望的念想都是亵渎。


明诚向来善于隐忍,那点少年时期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生理冲动,都被他一次次地压抑进灵魂深处。正是因为这样,明诚才能看起来文质彬彬,进退有度,毫无弱点。明楼曾感慨他是一台精密老道的工作仪器,连向来严苛的大姐也常劝他学业之余多多休息。

 

明诚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遇到了林妍。林妍是学校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她出身于书香门第,有大家闺秀之姿。她精通学业,知晓天下之事,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可她又小巧玲珑,清雅娇媚如水中白莲,笑谈之际,眉目之间竟与明台有三分相似。就这样一位奇女子,丢下一众追求者不理,偏偏对明诚情有独钟。

而在外人看来,这真真是郎才女貌、无比般配的一对,就连明楼和明镜也对这位准弟媳妇儿非常满意,只盼两人快些毕业,好促成这段姻缘。


只有明诚知道,他对林妍,是敬佩多于爱恋的。大约是爱恋都栓在另一人身上了,能匀出来的部分太少。林妍也是清楚的,所以从未勉强他,这令明诚更是心生愧疚。

这样一来两人感情极好,看上去竟真有些眷侣的味道了。


而全家上下对这段感情最不看好的是明台。

明小姐在听说明诚有了女友后,几乎各种手段脾气都耍了个遍。闹的全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尽管明诚知晓这只是明台对兄长的依恋,依旧哄得甘之若饴,甚至心中窃喜。

明诚曾觉得,能和林妍一路走下也挺好,将对明台的心思彻底埋了,也免得日后思而不得的尴尬与无奈。

 

然而命运之手却翻云覆雨。

那夜明台逃课狠摔了一跤,连夜发起高烧。明明不是太大的伤口,明台却在医院躺了五天没有苏醒。第五天的晚上,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那是明诚第一次彻底懵了神,脑中一片空白。他五天以来没去过学校,守在医院门口寸步不离。时间过得时快时缓,他的感知都有些错乱。

最后的结果,明台恢复了健康,而林妍在那五天里参与了学生的示威游行活动,被军阀的乱枪击中,当场死亡。

 

这事之后,明诚更加稳重,也更加沉默。而明台也像一夜间懂事了不少,不再胡乱发脾气,对待他也多了丝小心翼翼。

明诚想通了很多事。那晚之后,他对明台更加忠诚宠溺,却又保持了绝对的距离。他严格扮演好一个哥哥应有的角色,让洞察力十足的明楼都无法抓到把柄。

然而明台的每次成长,每个笑容,都像伸了爪的猫儿,一下下地挠在他心头。他不再逃避,也不奢望拥有,但至少让他能够永久陪伴。

 

很久以后,明诚觉得明台一定是受上天眷顾的孩子,才会被赐予那么多的灿烂与苦难,一生璀璨。


第二次差点失去明台,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绑架事件,这件事的后续报道连续一个多月都不曾在报纸上销声匿迹。


那时他和明楼已经在政府工作多年,国仇家难,对于不利国家的事情多少也了解,便和大哥一道携手布局,想将这作恶势力一网打尽。

没想到收网之际,却把自家小妹给搭了进去。


明台失踪的那些时日,一家人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关系四方寻找,得到消息后又层层撒网铺路,明台最终却还是挨了一枪。

 

那一枪简直像打进了他的血脉骨骼中。


虽没伤着要害,明台却因为失血过多,又在鬼门关前兜了一圈。女孩再次睁开眼睛时,明诚决定这一生要放手一搏。他再也不能忍受任何意外,他要把这颗星就此栓于身侧,再不放手。

 

“阿诚哥,阿诚哥……明诚!!”

明诚猛地回神,面前的女孩柳眉弯弯,正杏眼圆瞪,对他怒目而视。


“这是怎么了?”

明诚急忙站起身子扶住面前的女孩,彼时明台已身怀六甲,穿着宽布棉袍,行动起来极为不便。

他们婚后半年便搬去了美国居住,本是两地奔波,却在明台怀孕后硬是被明镜留在了上海,说是方便照顾。

 

“大哥喊你呢,老半天了你都不应声。”

明台嗔了一句,随即一下团上了沙发,动作敏捷得不像孕妇:


“你在整理照片呢?”女孩眼前一亮,伸手抓过明诚正在翻看的相册:

“我也来看看。”

 

窗外阳光明媚,草地青葱,又是一年仲夏正好。




评论 ( 17 )
热度 ( 209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