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番外一·上)

【诚台】The truth 1(现代AU,人工智能)


番外一·之后的世界(上)


我叫杰斐逊·杜尔,今年二十二岁,是星际时刊的实习记者。

我毕业于地球的普林斯特大学新闻系,一路过关斩将,终于在举世闻名的星际杂志编辑部混到了一个职位。

我向来优秀,一直是父母的骄傲,我的顶头BOSS也直言看好我的未来。尽管如此,我依然感到担忧——实习记者太多了,如果在实习期内我没有搞到一组像样的新闻,那我将有50%的几率会被杂志社淘汰。

谁都知道星际时刊是传媒金字塔的巅峰,有无数的竞争者在身后虎视眈眈。

 

但是,幸运女神明显非常眷顾我。

 

上个月,我跟随导师到G星系的尤里星进行一组跟队采访(当时尤里星正在进行星际篮球联赛)。完成采访后,导师回到萨卡星的星际时刊分部对报道进行整稿勘误。

我则留在了尤里星,试图到处转转散散心,然后,我发现了他。

 

两年前,历史上“星际终身成就奖”最年轻的获得者,却因放弃出席领奖会而震惊了全星际的电子学专业教授——明台。

如果按辈分来算,他大概大我十岁左右,而且还是我的校友。

 

在他放了星际联盟的鸽子后,一时间几乎被所有的媒体口诛笔伐。评价的词语无非是狂妄自大,年轻气盛,不知好歹。

但也是从那之后,这个男人从来没在任何公开场合露过面,甚至是他大哥——明氏集团董事长明楼的生日酒会,他也只是用电子卡片托去了祝福,让所有在场等候的媒体都扑了个空。

 

要不是他的研究报告还在不断问世,所有人都会以为这个年轻的天才已经去见了上帝。

令人意外的是,明台教授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居然为他招揽了大批量的粉丝,包括我自己在内。

我从没见过拥有如此天赋的人,他似乎完全不受世俗眼光的影响,全力以赴地为梦想而努力。这样的人,很难让人不心生好感。

正是因为我对他太过熟悉,曾经专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研究他的资料,所以才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他。

 

 

我们此刻都坐在尤里星特卡尔城一条商业街的咖啡店里,咖啡店是后现代的装潢风格,放着几个世纪前的轻音乐,气氛慵懒闲适。

他比我印象中的模样看上去要再大上一些,身材保持得很好,但眼角已有了细微的纹路。此刻,他穿着兔灰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牛仔裤,双手捧着咖啡杯,正在阅读摆放在膝盖上的科学杂志。

他的身侧,坐着一个看上去与他年龄相近的男子。男子身着棕色的西服,也在翻看报纸。他的咖啡明显已经冷却了许久,看上去一口未动。

 

我拿出微型相机,偷偷拍了一张照。

 

这个行为有点让我脸红,我看上去就像一个狗仔而不是一个真正的记者。但是如果我就这么冲上去,其实显得更不礼貌。

明台教授肯定遇到过大大小小的采访,他如果不愿意面对镜头,谁都没法逼迫他多说一个字。

 

但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按下快门的那一刻,穿着棕色西服的男子突然抬头看向了我。

我一惊,急忙把自己埋进了菜单中。

好在对方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甚至我觉得他们都没发现我在跟踪他们。


自我第一次发现明台教授,我就把酒店订到了他们所居住的民宅旁边,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偷偷跟了他们将近半个月。

 

那个穿着棕黄色西装的男子明显是教授的情人。他们会在每天早上的八点准时出门散步,到附近的公园逛上半个小时,然后再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菜不买多,但每次都挑着最新鲜的来。教授喜欢西红柿和西芹,他的爱人则好像完全不挑剔。

他们有时候会聊天,但大多数时间是安静的。

他们十指紧扣,就像所有的老夫老妻一般,偶尔出现个习惯性的亲吻。

 

明台教授在他的爱人面前,和我所知晓的形象根本不搭嘎。

这个名声享誉全星际的男人,根本就没有教授应有的沉稳和自觉。他像个学龄顽童,天天闯些不大不小的祸。

他的爱人也从不抱怨,教授怎么摆烂摊子,他就怎么收。似乎非常习惯教授的任性独行。

 

有时候偷偷观察他们,我的心都酥了不少。

这简直就是一对理想情侣最应该有的模样。

 

他们也有社交,我曾从酒店的窗户观察过他们和左邻右舍的相处。他们的邻居都非常友好,特别是隔壁A栋三楼有一个四岁大的金发小女孩,特别亲近教授和他的男朋友,几乎每次相遇都要到两人的怀里坐上一会儿。

而他们隔壁还有一对像是兄妹的亚裔,这对兄妹似乎是他们的熟人。周末他们会一起驾车出游,通常一整天都不回家。

 

半个月下来,我已经偷偷拍摄了几百张的照片,每一张都会是独家爆料。


【诚台】The truth (番外一·中)

评论 ( 29 )
热度 ( 233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