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The truth (番外三·上)

番外三·终·上

最后一个番外啦,从阿诚哥的视角把事情的细节再完善一下

然后!truth就真的结束了!!!!




2263年11月14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我睁开了双眼。

那年贵婉二十三岁,研究生在读。她没有任何的启动资金,没有投资也没有赞助。她凭借帮学校完成试验项目的机会寻得了我的主脑元件,花了半年的休息时间去每个金属回收站里寻找能用的机械材料。

她对IT和AI专业的热爱令大多数人难以理解,近700度的眼镜镜片下有着厚重的黑眼圈。她的袖口和衬衣常年沾满了机油,手臂也被锋利金属划得伤痕累累。

 

贵婉毕业后有段时间经济很困难,她的低血糖和胃病就是在那段时间种下的。后来她只能放下研究,先到AI直营店去打工。贵婉一生中制造了很多AI,包括我和王天风在内。部分S级AI只需要她改一个中枢程序,就能摆脱瑕疵品的标签而躺进高级贩售物的柜台中。

 

贵婉是那么热爱IT行业,每一个经她手贩售而出的AI她几乎都要做全程的跟进售后。即便是如此,她也依然没摆脱经济困境——她的父亲欠下了太多赌债,如果不能突发横财,她的天赋也无法拯救她。

 

作为她的第一个AI,我确实帮她完成了很多人类无法做到的试验步骤。我们住在二十平无采光的房间里,她靠营养剂为生的身子终于出了问题,医生诊断后要求她要像古时期那般一日三餐,蛋、肉、蔬菜都不可缺少。而贵婉是个真正的生活白痴,所以她给我安装了家用程序。我负责买菜、做饭,打扫房间卫生,她就在厅室并用的房间里敲敲打打,继续她的工作。

 

日复一日,她对我的依赖感也越来越强。

出门,要跟着,在家,就得在她身边。她安睡之前我必须坐在床头的椅子里与她聊天。参加任何大型的活动和会议,我也不能缺席。

贵婉的胆子非常小,怕鬼怕黑。以前在她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是绝对不敢看所谓恐怖片的。但后来的她一夜间变成了惊悚片达人。没事做的夜晚就会关掉电灯钻进我怀中,连续看上两部恐怖电影。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她的导师建议将我贩售出去。

我是典型的残次机型,缺乏最根本的情感机制,卖不到什么好价钱,这本是最好的拒绝理由。但那次贵婉发了冲天大的火,把她的导师扫地出门。也是在那晚,女孩抱着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属于人类眼泪的温度透过衣物黏着在仿真肌肤上,竟有些灼烧的感觉。

 

直到很后来我才知道,如果是人类,在那种时候至少应该给女孩一个拥抱。但那晚我就僵直地站着,任凭贵婉从小声啜泣直到嚎啕大哭,从暮色四合直至黎明降临。

十几个小时后,借着清早晨曦,我看到贵婉肿如核桃般的眼中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也是后来我才知道,那种情绪被命名为失望。

 

这件事之后,贵婉创造了王天风。

王天风给她带去了真正的荣誉。那个AI与我不同,是贵婉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它的问世一连夺得了十六个IT行业的奖项,也把贵婉推上了风头浪尖。

年轻女博士的才华被众人所肯定,甚至被聘为了特洛斯理工大学的硕士导师。她开始有了赞助和课题经费,也终于有钱治疗她的胃病。她带着王天风和我从二十平米的小房间搬了出来,住进了学校为她准备的宿舍。

 

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贵婉的研究变得受人瞩目,女孩把大量的精力都投放在如何完善AI的人工全智能情感这一命题上。她有自信,她是成功过的人,王天风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天风确实很聪明。

它也证明了十年多来贵婉对男性的品味确实发生了改变。它狡诈多疑,但也温柔体贴。它对贵婉是言听计从的,能捕捉到她的小情绪,也能给她带去惊喜。它的情感表达非常丰富,只要它愿意,它完全可以伪装成人类。

 

贵婉的试验越做越大,有时候一次性竟要动到上千万资金和百来个S级AI。贵婉并不拥有这些财产,每一次试验都是一次冒险。但也是这种高风险和高刺激,带给了贵婉更多的光环。她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其中最惹眼的就是那个出身名门世家的小公子——明锐东。

在他跟随着贵婉做了几个项目之后,我觉得这男孩的天赋是超越贵婉的。他非常聪明,善于怀疑与求证。他对AI给人类带来的效益从不带有盲目迷信,甚至,他把挑战贵婉的权威当成了一种乐趣。

 

事情的发展开始有点不受控制。

树大招风,贵婉的研究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人类开始对全智能AI的安全性表示质疑。贵婉的团队据理力争,他们列出了大量的事实数据,来证明AI的情感机制和自主意识只能给人类社会带来便利。但他们越是解释,社会舆论关于“阴谋论”的味道也就越重。

 

后来,由议会下达指令,贵婉必须暂停她的所有实验项目,直到国家考核小组提交调查报告。

 

那时的贵婉非常不服气,她有些试验只要停止一两天,损失就高达上百万。可是她不能去和国家争执这些,而也就是在这时,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

 

贵婉父亲的债主找上了门。

她的父亲被这些高利贷的流氓割掉了一个肾,切断了右手的小指。

那截断指寄来了贵婉的宿舍。因为贵婉太出名,所有人都以为她真的掌握了那么多的财富。但实际上,那些钱和贵婉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贵婉不能放弃她的父亲。

 

我可能是整个团队当中最无法体谅贵婉心情的人,但我也能知道最大的问题出在钱。

利滚利的欠款已经高达了四百多万,贵婉可以动用科研经费,但这样的事在国家调查期间发生,所有的实验项目和贵婉的全部心血将付之东流。

 

而就在事态陷入僵局的第三个夜晚,王天风出了门。

 

第二天清晨,它回到了贵婉的宿舍。衣服上全是凝结的鲜血。它慢条斯理地在贵婉惊恐的目光中脱下脏污的外套,还露出了一个邀功的笑。

它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杀光了那群高利贷的债主,砸毁了他们的赌场,把近五百平的黑赌坊烧得渣都不剩。王天风在放火前,用钢条拧死了赌场内房的房门。被大火活活烧死的,不单是那些放黑钱的债主,还有他们的妻孩。

王天风确实非常聪明,赌场附近全方位的高清监控探头中,竟完全没有捕捉到它一点点的影子。

 

王天风像往常给贵婉准备惊喜那般,一脸愉悦欢欣。

而我也是后来才意识到,贵婉那刻表现出来的呆滞,不单是因为吃惊,更多的,是深深的恐惧。


【诚台】The truth (番外三·中)

评论 ( 25 )
热度 ( 196 )
  1. 存粮处袁滚滚 转载了此文字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