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台】海垩纪元03

【诚台】海垩纪元02


架空AU,科幻军旅向

军神冰山教官诚X官二代新兵台,程锦云性转


后来等明台和程锦云混熟了以后,程锦云曾私下怼过他好几次。说当时听到广播还以为是教官在喊话,没想到进入驾驶室才发现叫他的居然是明台,真当是撕了他的心都有。

明台和程锦云都在新闻报道和学校教材中看过被蛹感染过的丧尸体,明台还在家里的投影里见过全息式的怪物。但真正接触实体变异者,两个人都属首次。

明台感觉自己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恐惧和紧张让他的肌肉痉挛。上尉还在与丧尸争斗,此时正死死用手掌抵住那怪物的下颚,防止它的獠牙划伤自己。明台特意瞄了一眼上尉的肩膀,发现那丧尸第一口并没有咬透特殊材料制成的军装。

 

“你准备好!”明台看见程锦云已经落座,戴上了终端,便大声朝上尉喊话:

“我们要把方向扳回去了!”

 

话音未落,程锦云便和明台一起找回了飞船平衡。船舱里又传来尖叫和碰撞声,舱体内的仿重力装置再次启动,原本90°倾斜的飞船被拉回了原位。

上尉也借由这一瞬间的重力差,猛地把变异者撞向舱壁上的应急控制台。明台眼疾手快,一把踢开应急控制台下的柜门,上尉从里头勾出一把合金榔头,对着变异者的脑袋狠狠来了几下。墨绿色的血液溅上了驾驶座,明台注意到程锦云嫌恶地避开了身子。

 

“你不是有枪吗?”程锦云问上尉:

“为什么不毙了它?!”

 

“这家伙没有接触到蛹的实体却异化了,我得把它带回去做研究。谁要研究一具尸体?!”

上尉看上去心情还不错,虽然他前一刻才手持凶器砸开了一个丧尸的脑门儿:

“对我用敬语,你这个兵娃子!”

 

在程锦云和明台的互相协调下,飞船还算顺利地闯过了空间陷阱,平安到达了一尾星。上尉毫不留情地将两人赶回了客舱,单手拎着依然昏厥的变异者率先下了飞船。

一尾星不大,只是地球体积的1/400,重力却是地球的两倍,就算生活在Q星系主星上的明台也明显感受到了重力差——他知道为什么,这里是新兵受训基地,大重力有助于锻炼菜鸟们的基本体能。

 

虽然是军队的降落基地,场内也有普通的地勤人员。那上尉下了飞船就引来一连串的尖叫声。明台从窗户瞄见外边的人群像鸟兽一般迅速作散。而他身边的学员见他从驾驶舱出来,像生怕他身上沾染了病毒似的,自动离开他至少两三米的距离。

明台耸了耸肩,打开行李舱取出自己按规定携带的20kg行李包,头也不回地下了飞船。

 

他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剩下的人类只有十分之一,这个族群打心里觉得恐慌无助,前途晦暗。

当危机意识变得强烈时,人性的丑恶面就暴露得特别彻底,这是明楼打小就教过他的道理。

 

“去军队训练训练也好。”明楼这么说。

那天明台刚满十八岁,成年礼盛大而隆重。明楼忙着接待客人,只在入夜时分来到他的房间,为他倒了一杯酒。

那是一种暗示,从此明台便是成年男子了,应像明楼那般肩负起家族甚至社会责任:

“军队是最能锻炼意志的地方。在那个人的领导下,虽然粗暴无脑,但是简洁明朗,比政界干净多了。你这次去,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明台喝下杯中酒,只觉得入喉辛辣,流经之处火烧火燎,整个人很快就红了一圈。

他与明楼的关系不像与明镜那般亲密黏腻,明楼对他总是严格要求,期望中带着宠溺,又保留了敬仰所需要的距离感。

但明台知道,明楼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与军队势不两立,他也有一腔铁血和忠诚,如钢一般坚强的意志力。他遵循这个社会的准则,也愿意将胞弟送去所谓的敌对阵营。

这样的大哥,他越是了解,就越是崇拜。

 

所以,当他们这些菜鸟经过入境检验,完成身体消毒,并排站在入境大厅等待报道时,先前那叫做威尔逊的男孩不算很自然地站到了明台旁边。

“嘿。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想办法逃了兵役。”

威尔逊对他耳语:

“你作为明家人,竟然敢来军队服役,我真是打心底佩服你。”

明台莫名其妙地扫了他一眼。

“军队里都是恨明楼恨得牙痒痒的家伙。”威尔逊说: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明台以为威尔逊在开玩笑,但接下去的事情完整验证了那雀斑美裔的说法。

 

接他们入伍的下士姓洛斯基,在点到明台的名字时明显停顿了一下:“明台?”

“到!”

明台目不斜视,往前迈出一步应声,在回答完毕后退回队伍。

“让我猜猜,是明家的那个明台吗?”

“报告教官,是的!”

洛斯基点了点头,越过他继续往下点名。但是在众人集合完毕,打算离开入境大厅时,明台发现他的行李不见了。

男孩回头去找行李,最终发现他的行李包竟落在了安检处——先前他明明把包拎过来了。

他的包上全都是脚印,拉链也被破坏了,整齐叠好的衣物被踩得乱七八糟,几本限量版的书籍散落一地。

安检处的小姑娘望着他,满眼是同情。

 

明台沉默不语地将行李包捡起来,把东西塞回原位。大步跑去集合处。

 

军队宿舍是一个鸟巢形状的建筑物。根据上将明诚的要求,越是新生就住在越高层。

高达三十楼的建筑物只有三部长官用电梯,每个新生上楼都是一场体能训练,而对于还没适应重力的这帮菜鸟来说,爬到三十楼都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了。

每个人都筋疲力尽,明台也毫不例外。宿舍是二十人一间,每人只拥有一个睡眠舱和空间柜。

作为对菜鸟的奖励,最早上到楼顶的新生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铺位。

明台和程锦云之前经历了四个小时的高强度用脑,两个人的精神体力几乎都透支了,所以是最晚上到的顶楼的一批人。

程锦云全程没有和明台说一句话,明台自知理亏,也不敢吭声。最后的高低两个睡眠舱,明台安静地站在一边,等程锦云把自己的行李丢进了下铺位,明台才抬眼望了一眼自己的上铺。把脏兮兮的行李袋放进铺位旁的空间柜里。

 

当天晚上,鸟巢的广播室就传唤了他和程锦云,两个人被安排着做了一次精神力的测验。而后对飞船上发生的事情录了口供。

所有研究人员的表情都很严肃,明台知道这是为什么——变异的驾驶员先前并没有和蛹发生过实体接触,如果蛹已经可以通过精神力的终端来传播病毒,那对于人类社会而言又是一次灭顶的灾难。

 

一整天没有休息过的明台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宿舍,刚打算洗漱就听见了集结军令的声响。那声音像警报一样传遍了整个三十层,几乎所有人都一跃而起,穿衣套鞋,忙不迭地往楼下冲。

明台也只好跟上大部队的步伐,重新穿戴好刚刚脱下的行头,随着人流往楼下跑。楼梯非常宽阔,下楼比上楼轻松得多,所以几乎所有人的脚步都是一致的。


黑暗中,突然有人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明台一个重心不稳,倏地跌下了七八层的阶梯,摔在了过道上。

 

这下把他摔得头晕目眩,差点就叫出了声。

黑暗中无人停下来看他一眼,所有人都匆匆掠过他身旁,带着年轻人特有的匆忙慌张。

待到身上痛觉褪去,明台已经在地上趴了三分钟。在他挣扎着起身下到集合点时,全队只有他迟到了。

队伍最前方的下士洛斯基似乎发出了声冷笑:

“明台?”

“是,长官。”

“为什么迟到了?不喜欢这么高的楼?”

“不是的,长官。”

“还是你从出生开始就只会按电梯上的小钮钮,不知道怎么用腿来走楼梯?!”

“不是的,长官。”明台深深吸了口气。

“那你为什么迟到!!”洛斯基提高音量吼了一声,整栋宿舍楼似乎都在发抖。

 

明台闭上眼睛,轻轻把那口气呼出来:

“因为我摔倒了。”

 

集结的新兵群中传来一阵讪笑声。

 

“看看我们的贵公子,下个楼梯居然能摔倒。”

洛斯基中气十足,声音洪亮:“告诉你们!”

他转而吼向还在发出笑声的新兵队伍:

“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家世背景!不管你是不是一个到昨天还需要妈妈喂奶的熊孩子!到军队里来训练!就给我有点士兵的样子!现在!绕宿舍楼跑二十圈!”

 

“是!”

新兵菜鸟们几乎立刻肃静了,挺直脊背齐齐应声。

 

“而你。”

洛斯基转向一边的明台:

 

“你跑五十圈。”


【诚台】海垩纪元04

评论 ( 14 )
热度 ( 144 )

© 袁滚滚 | Powered by LOFTER